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人生介入游戏 > 第67章 注意,这不是勒索

第67章 注意,这不是勒索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人生介入游戏 (ie)”查找!

    “麻烦你等一下。”

    胖子放下手柄,走到陈述身边。吸了吸鼻子,像在寻找着什么气味。

    陈述有些疑惑,不明白他在干什么。

    胖子闭上眼,深呼吸了一下,安静地在陈述身边站了将近一分钟,接着,又从陈述身边走开,站到二楼客厅的角落。

    “好奇怪啊。”他感叹道。

    陈述心想:“你确实很奇怪。”

    那胖子又重新走回陈述身前,站了一会,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怎么了?我似乎没有配送超时。”

    “不是,你坐这里吧。”胖子指了指地上的懒人沙发,说道:“你坐下陪我打会游戏。”

    陈述偏了偏头,反而向后退了两步。

    “对了,我叫张高谊。”胖子说道,他摊了摊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

    陈述皱了皱眉,愈发有些奇怪。

    张高谊向前走了一步,露出一副友善的表情。

    “是这样,我发现,站在你身边,就会一点点……变得……”

    他似乎不知道怎么形容,一边说一边抬了抬手,像是在讲解。

    “心情会一点点变得畅快,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是我能感觉到。”张高谊又说道,“我认为你有一种特质,虽然我不知道这种特质是什么……也许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陈述忽然反应过来。

    是系统给自己的能力,这种能力应该是能让人的心情缓慢提升。

    但既然是缓慢,应该不会这么明显。

    或许是这个张高谊的感知特别敏锐。

    他想着这些,张高谊又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说着,张高谊伸出了手。

    “陈述。”

    陈这没有伸手,只是点点头,说道:“不好意思,我还要送餐。再见了。”

    他向楼下走去,张高谊追了两步,在楼梯上问道:“也许我们可以合作?”

    陈述已穿过这幢别墅的一楼玄关,走了出去。

    系统带来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他暂时并不想添更多的麻烦。

    林小彤的画面里,林宇达已经到了林子石家,一家人刚吃完饭。

    陈述站在林子石家门外,安安静静地等着。

    他在脑中思考着系统分配任务对象的因素。

    分析每一个任务对象,可以肯定的是,“距离”是因素之一,但不是绝对。

    除此之外,应该还有自己与对方的熟识程度。

    也许,对方此时的心情好坏也会影响。

    比如,邱倩被确认为任务对象时,夏昀也在菜市场里,那时自己和夏昀是很熟悉一些,但那时邱倩的心情显然比夏昀差……

    陈述正想着这些,林宇达推开门出来。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宇达看到陈述,愣了一下。

    陈述没有回答。

    他脑海中系统正问道:“请问,是否接受系统任务?”

    “接受。”

    “新手任务(五)开启,任务目标就近搜索中……”

    陈述看着眼前的林宇达。

    他没有完全的把握,但希望这次的任务对象会是林宇达。

    “目标已找到。”

    “姓名:张高谊。”

    “当前快乐值:54。”

    “目标快乐值:75。”

    “达成奖励:可获得‘让任务对象心情缓慢提升(中级)’能力……”

    陈述苦笑了一声。

    也许这个破系统选择任务对象还有一个因素,自己越想选、它越不选。

    哦,那时能选到赛狗,它应该没这么坏……

    那边林宇达神色变得有些郑重起来,走到陈述面前,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我警告你,你离我家远一点!”

    陈述显得比他轻松得多,笑问道:“我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吗?”

    林宇达一愣,脸色有些僵。

    当然发生过很多不愉快的事。比如陈述和邱倩的苟且,比如他派人抓过陈述,比如那笔赎金……

    但这些都是暗地里的事,不好拿出来说。

    林宇达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城府竟然比不上眼前的年轻人,这让他有些恼怒。

    “你想要做什么?”

    “你怕我做什么?”陈述问道。

    林宇达又是神色一僵。

    在他看来,陈述拿到那两百万的赎金,只会认为是绑匪藏起了剩下的两千八百万,不应该想到赎金只有两百万。

    ——但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

    “过来再说吧。”林宇达指了指路边的一个亭子。

    陈述道:“我不过去。”

    “我和邱倩已经离婚了,你们爱怎么样那是你们的事。还有,三千万的赎金是你们拿走的吧?你到底还想要什么?”

    “三千万的赎金?”陈述反问道。

    他的神情让人看不透,给林宇达带来了很大的心理压力。

    “不然呢?刑查已经告诉我了,是你们拿走了赎金。”林宇达说道,“看在我和邱倩夫妻一场,这件事我已经不在追究了。你别再纠缠我不放,否则别怪我心狠。”

    “但,并没有三千万赎金。”

    林宇达故意愣了一下,讶道:“怎么可能?那剩下的钱呢?”

    “剩下的钱?”陈述像是有些疑惑,“你知道‘剩下的钱’?我说的是‘没有三千万赎金’,林老板认为‘剩下’了多少钱?”

    林宇达神色更僵,上下打量了陈述一眼,担心他带着录音笔。

    要是陈述录了音,交给林子石,他就麻烦了。

    “陈述,你到底要干什么?!”

    陈述抬起一只手,说道:“这个数。”

    “什么意思?”

    “我要五千万。”陈述笑道:“不然,你成林公司董事长的位置保不住。”

    “你在勒索我?”

    “没有,我只是说,你给我五千万,我帮你保住董事长的位置。这是一个商业报价。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商业顾问。”

    林宇达目光中迸出狠意,抬起手,指着陈术,咬牙道:“我放过你一次,你不要不识好歹。”

    “来。再派人来对付我。但你想清楚,这次我盯上你了,事情要是捅出去,不止是你这董事长的位置,整个成林集团你都保不住。”

    “你疯了!我上哪去搞五千万?你知道这是多大的数目吗?!”林宇达压着声音,低沉地吼道。

    陈述笑了笑,压迫感又重新逼到林宇达这边。

    林宇达心里明白,什么狗屁五千万根本就是狮子大开口,陈述要的最多就是让自己把那两千八百万再吐出来。

    “我告诉你,一分钱你都休想从我身上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