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萌宝小大佬 > 第50章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萌宝小大佬 (ie)”查找!

    陆晨霖没好气得抽过信,一目十行看完了之后,气的英俊的小脸儿都发青了。

    时雪萱伸出小爪子,从他的手中拽出了被他捏成一团的信,快速的看完之后撇了撇小嘴,塞到了陆忠的手里。

    时维炀:“陆拾,你回去告诉那个混蛋,我不同意,我的宝贝闺女凭什么冒这样的险,还想让我闺女给他当干姑娘,让他做梦去吧,你告诉他,他儿子从现在开始不是他的了,是老子的了。”

    说完气话之后,一手一个抱起两个孩子转身就走,还十分愤怒的用脚踢上了门,哐当一声巨响,显示了他心中的恼火。

    陆拾看着被摔上的门,脸上满满的都是无奈,他就知道这一趟的差事不好办,可是谁让他是最小的那一个,而且还是猜拳最笨的那一个。

    看完了信的陆忠,虽然心里很不满也想发火,可他一直铭记着自己的身份,真不能像时维炀那样可以毫无忌惮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陆忠:“没有其他方法了吗?陆拾,你也看到了,雪宝才多大,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让她去冒这样的险,我……”

    陆如莲和陆如菊两姐妹面面相觑,她们张了好几回嘴,想要问问需要多大的女孩,如果可以的话,她们愿意替妹妹去。

    陆拾:“忠哥,要是有其他方法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儿呢?这根本就是丧良心的事儿。

    小雪宝要是没有任何危险平平安安的回来,大家的日子都好过,可是她要是有任何的闪失,我们这辈子都过不了良心的那道坎。

    可是现在如果君王不能带出去一个孩子的话,受到的将不是国内这些人的抨击。”

    剩下的话不用他说,相信忠哥都明白,这可是当初训练他们的人,是他们这群兄弟名副其实的老大。

    陆晨霖:“既然是这样,为什么不是我去?我才是他的儿子,就算是有任何的危险,也是我应该去面对的。

    为什么要让雪宝替我去,就算不是雪宝,其他人也不行,我一定要亲自去。”

    时维炀已经在尽力阻拦这小子往外冲了,结果,一不小心没捂住这小子的嘴就让他吼了出去,其实,时维炀非常清楚,他的雪宝是最适合的那一个,可他真的舍不得也不放心。

    时维炀:“陆晨霖,你不要忘了你是你爸爸唯一的儿子,是焱国未来的君王,你身上的担子有多重?难道到现在你还没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吗?

    是,这一次让雪宝去我也很不满意,但我知道这是她的任务,不管我满意与否,与是否心甘情愿,她必须要去。

    之所以让她去,不单单是因为她的年纪合适,更是因为她的身手以及她有一些你们所不知道的能力,可以说只有雪宝去,才能保证去的人能活着回来。”

    天知道,时维炀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心有多疼,让这个在面对生死的时候都没有任何畏惧的汉子忍不住浑身颤抖,就在这个时候,一双柔软的小手紧紧的握住了他满是老茧的大手。

    时雪萱:“爸爸你放心吧,我会带着毛毛一起去的,我一定会活着回来的,而且还是健健康康的回来。”

    时雪萱从炕上站起来,伸出两条小胖胳膊紧紧的抱住了爸爸的脖子,说实话,如果可能的话,她也不愿意跟爸爸分开,可是这一次所谓的各国王室继承人培训,背后所代表的意义非常重大。

    现在的她虽然不知道背后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她知道那个伯伯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就是必须去,而且必须是她去,换成其他人或者是不去都是不行的。

    陆晨霖:“我……”跟你一起去。

    时雪萱:“你闭嘴,你忘了我爸爸刚才所说的话了吗?你是未来的君王,你肩上的担子很重,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抓紧时间学习,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成长起来,回去帮你爸爸分担他的重担,而不是这个时候心怀愧疚的在这儿说什么要跟我一起去。

    陆晨霖,我虽然年纪比你小,但是在外面的这几个月我见识到了很多东西,是你从来没有见过的,哪怕是你早就已经开始执行任务了,也不可能见到比我见到更多的事情,所以我是比你更适合的那一个。

    陆晨霖,我们两个人都要努力,我希望我回来的那一天,看到的是一个顶天立地,可以独当一面的哥哥,而不是一个虽然年纪比我大个子比我高,但是心理上还是一个奶娃娃的小p孩儿。”

    这完全是大人的说话语气,让时维炀忍不住嘴角抽搐的同时也是一阵的心酸,如果他跟妻子都没出事儿,一直陪在孩子的身边,现在的她还是一个天真可爱,只知道每天吃了睡睡醒了玩儿的小宝宝,怎么可能会懂得这么多。

    时维炀:“雪宝……”

    时雪萱:“爸爸你放心吧,你别忘了我的宝贝。”

    时维炀看着这么懂事的宝贝闺女,什么也说不下去了,将宝贝闺女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时雪萱很快就感受到了肩膀的湿意,她知道爸爸哭了,爸爸担心她舍不得她,她又怎么舍得离开爸爸呢,可是她知道,如这一次自己拒绝了,也许那位伯伯不会说什么,可是这件事儿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很可能成为别人对付爸爸的把柄。

    她要做爸爸最贴心的小棉袄,最强有力和信任的助手,而不是拖爸爸后腿的人。

    陆晨霖眼睛红红的,他也想哭,可他努力忍住了,雪宝说的对,他明白自己身上的责任,他要尽快成长起来,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当他们三个人打开房门出来的时候,三个人像是兔子一样的眼睛,让所有人都心酸地低下了头,陆拾觉得他就是一个畜生,一个拆散相依为命两父女的恶人。

    看着羞愧的低下头的陆拾,时维炀的嘴角抽了抽,这样的人是怎么待在那家伙身边保护他安全成为他暗卫的,这也太感情用事了一点吧?

    那个人身边的人都应该是冷冰冰的机器,没有这么多的感情才行,否则的话很容易出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