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 > 第二百七十五章 遗体被动手脚

第二百七十五章 遗体被动手脚

 热门推荐:
    【】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亿万婚约前妻别改嫁 (ie)”查找!

    倩儿非常苦恼,最后也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只能将他们自己之前调查出来的一些事情告知,因为还没有办法确定就是他们做的,倩儿吩咐:“他们真的不是你一个人可以对付的,你若是自己跑去的话,只有死路一条。”

    “嫂子将你看的很重要,你确定你要去复仇?”

    她口中的嫂子,当然是乔堇。

    辣娘子看着陆栖寅:“我知道他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

    “阿姨,你为什么就那么固执呢,栖寅哥哥的确会好好的照顾嫂子,但是嫂子将你当做家人看待,如今这个事情,我们都不敢给她知道,就怕她受不住刺激。若是你再出事的话,那要怎么办才好呢?”

    “你想 过嫂子会怎么样吗?”

    辣娘子想到自己之前看到的乔文雄的样子,身子摇晃了一下,若不是倩儿及时将人扶着,估计整个人都要摔倒在地上去的。

    “等她稍微好过一些,我再去动手。”

    他们所不知道的事,在倩儿劝说辣娘子的时候,就有一个人在暗中窥视。而在他们极力隐瞒的当下,乔堇那边收到一张照片。

    她一开始在家里来回的转悠,非常焦虑,想要出门离开,想要去医院处理父亲的后事。

    陆栖寅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正在她非常烦躁的时候,看到手机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条信息,她点开 一看。

    是一张照片。

    乔文雄的遗体被人从冰柜里面拿出来,脸上被刮花,面目全非。

    “不……”乔堇一下子哭出来。

    罗江云听到乔堇的哭声之后急忙跑过来,见到人坐在地上,哭的极为伤心,她走出来之后,两个孩子也跟着走出来。

    两个孩子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妈妈哭的那么伤心,突然看到这样的画面,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下直接哭出来。

    两个孩子一起哭,乔堇原本就非常难受,听到孩子的哭泣声之后更加无法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起身走过去将孩子抱着,哭的更是大声 。

    罗江云一看到这样的画面,瞬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一个劲的在旁边问:“太太,你这是怎么了?哭什么呢?”

    罗江云知道乔堇的父亲死了,只是昨天死的,一晚上都没有哭得那么凄惨,怎么现在反而哭的那么凄惨了呢。

    她猜测应该不是因为乔文雄的事情。

    看了一眼门口站着的两个保镖,她猜测:“是不是因为先生不给你出去?因为这个事情的话,没有必要哭的那么难受,我来帮你出去"

    其实并不完全是。

    乔堇只是摇头,说不出话来。

    两个孩子哭得厉害,罗江云手忙脚乱的,安抚好了这个又安抚那个,一边还要劝说:“太太,你哭的 话,孩子们也会因为受到惊吓而哭泣,你看看这小脸蛋哭的都已经红了,还有这两眼睛。”

    “我,我知道。”乔堇的情绪波动太大,完全没有办法收敛。

    “那就不要哭了。”

    乔堇点头,一边说:“罗姐,我的,我的爸爸,遗体,遗体被人弄坏,我的心里好痛,到底是谁,是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好恨啊。”

    话说到这里,罗江云已经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实在是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的。

    不管是谁,拿死者的遗体来做手脚的话,这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妥当的事情。

    “太太,那你现在……”

    “我要去医院。”乔堇现在必须要去医院一趟,就算是去给父亲道歉都好,一定要去的。

    “我帮你出去。”

    片刻之后,乔堇已经从二楼阳台上滑落,罗江云帮她拿着用被单跟衣服拼成的绳子,滑落到地上,偷偷摸摸溜到车库,开了车子就跑。

    半分都不给人家机会抓到她。

    保镖发现乔堇开车出去之后,急忙通知陆栖寅。

    此刻的在医院里的陆栖寅,接到通知后,急忙给乔堇打电话,在听到人家这是在车子里的时候,他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让人掉头:“回去。”

    乔堇根本就不愿意跟陆栖寅说话。

    他肯定知道这件事,却不给她知道,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给她知道。

    陆栖寅一看到电话被挂断,心底很清楚,知道这是因为她生气,他也十分无奈,不断打电话,乔堇不接。

    一直到乔堇到了医院之后,两个人才见面。

    乔堇见到陆栖寅的第一句话就是在问:“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堇儿,我们回去。”陆栖寅装作不知道乔文雄的遗体被毁坏的事情。

    “你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我爸爸的遗体,为什么会那样的?这一家医院,不是你的医院吗?你是这个医院的投资者,不是吗?”乔堇不知道自己可以怪谁,最后直接只能将这一份不满,怪罪在陆栖寅的身上。

    “堇儿,冷静一些。”

    “你让我怎么样冷静的下来,那是我的爸爸。”

    陆栖寅非常清楚,乔堇已经知道这件事,他非常好奇,这到底是谁说的:“谁告诉你的?”

    “我不知道。”

    “堇儿,不要任性。”

    乔堇气极反笑:“你说是任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嫂子,你不能这样说栖寅哥哥,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啊,尸体放在太平间 ,谁都可以去碰,再说了,对伯父的尸体不尊重的人,肯定带着别的目的,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

    乔堇看着倩儿站在陆栖寅身边,她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你们现在已经完全是形影不离的状态了吗?那你喊我嫂子做什么?”

    “你什么意思啊?”倩儿像是完全体会不到乔堇的难受一样,皱眉“你就不能顾全一下大局吗?你现在闹起来的话,这只会给人提供机会,让他们来对付你。”

    乔堇冷笑:“那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对我如此照顾?”

    “你为什么阴阳怪气的?”倩儿皱眉。

    陆栖寅看着这两个人越聊越不好,赶紧将人两个人给隔开:“好了,都不要说话。”

    乔堇转身就走。

    她现在只觉得身心疲倦,满腔都是悲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