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 每天都在恐怖世界卖房子[无限] > 林中小屋4

林中小屋4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每天都在恐怖世界卖房子[无限] (ie)”查找!

    祝盛笙出了房间,跟着威廉一起叫其他人起床,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在她之前已经有几个人被威廉叫醒了,他们分别是在祝盛笙右边房间的珠珠,老黄,胖子,林岳四人。

    他们几个站的位置都离互相有一段距离,估计还是在相互猜忌谁才是查理,祝盛笙已经预见到这种场面,当威廉说查理就在他们之间的时候,他们这群本就不熟悉的玩家之间的关系就会之间瓦解。

    在她朝他们的方向走过去的时候,祝盛笙明显感觉到几个人打量的眼神,倒是林岳往旁边让了一步,似乎是在邀请她站过去的意思。

    祝盛笙倒也没有拒绝就走到他旁边,主要是现在也没有说过查理到底会做什么,就算对方真的是查理,在现在也不会对她做什么。

    “睡得好吗?”林岳主动问道,他的声音和他的长相一样,是那种介于男人和少年之间的声音,这么问的时候他还露出一个笑容,若是放在之前的蓝星,这大概是个十分讨喜的男生。

    祝盛笙听懂他话里的其他意思,也笑眯眯道:“非常好,以前从来没有睡过这么熟过。”她觉得对方应该可以明白她的意思。

    林岳闻言果然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笑道:“好巧,我也是。”

    不知道为什么,祝盛笙总感觉他们几人的皮肤比昨晚比起来要更加暗沉一下,就像一夜之间就被笼罩上了一层阴霾似的。

    他们是更靠近楼道的房间,看样子威廉是按照从外到里的顺序依次去叫的。

    可是在威廉主动叫人之前,后面房间的玩家没有一个是主动起来的,祝盛笙觉得有些奇怪,难道就没有自己醒来的吗?她再回想起昨晚睡着的事情,猜测估计是有什么特殊的办法让他们睡着。

    就是不知道他们昨晚有没有遇到那的黑色的蠕虫,想到这里祝盛笙又看似随意道:“这里确实挺不错的,可是就是有一点,我刚才还在和威廉说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森林里的原因,房间里会进一些脏东西。”

    在她说到脏东西的时候,他们四个都看向了她,尤其是林岳他现在的表情相当复杂,好像是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似的,至于其他三人他们的表情各异暂时还无法分辨。

    祝盛笙现在没办法直接问林岳,只是在心里打算一定要找空闲的时候问一下对方。

    “还好威廉说会给我解决的,对吧?”祝盛笙不能再继续问下去之后就又开始cue威廉,没别的,她就是想要试探对方的容忍度到底有多高,才好钻规则的空子。

    这时候威廉已经站在祝盛笙左手边那间屋子的门前敲门很久了,可是对方到现在还是没有回应,也没有来开门。

    听到祝盛笙的话,威廉的脸上有一闪而过的戾气,但是等转过头来之后,又是那个公式化的笑容:“您说得对,可是现在这位客人还没有起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祝盛笙总觉得他的笑容里隐藏着许多的恶意,似乎是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似的,

    “这间屋子里的是谁?”祝盛笙盯着威廉的眼睛问道。

    威廉看她紧张的表情,终于露出了一丝舒心的笑容:“我记得是一位带着眼睛的先生呢,您看现在怎么办呢?”

    唯一带着眼镜的,祝盛笙还记得对方的长相,代号就叫眼睛,除了介绍自己之外对方就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普通得毫不起眼,看威廉现在这个表情,对方大概是凶多吉少了。

    “您觉得现在该怎么办嫩?”威廉又问了一遍,似乎是在挑衅一一般,看样子祝盛笙实在是把他得罪惨了,才会得到他这样的针对。

    祝盛笙却翻了个白眼:“威廉,我只是个客人而已,你居然问我该怎么办,我真的有点怀疑你的专业技能了,要不然,你问问看查理吧,就是不知道查理现在是谁的模样呢?”

    她说完之后,威廉的表情变了又变,似乎是十分艰难地维持住那个公式化的笑容:“您说笑了,我也不知道查理少爷现在是什么模样呢,啊,那要不然这样吧,我去楼上拿一下备用钥匙,麻烦各位客人帮我把其他的客人叫醒,可以吗?”

    “那你去吧。”祝盛笙随意地冲他摆摆手,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气得威廉转身就走。

    眼看着威廉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祝盛笙这才对着其他四个人说:“先敲门。”

    其余四人见她这副模样也没有怠慢,分别走到不同的门前,这时候祝盛笙一边敲门一边问:“你们现在不用这么紧张,在规则还没有宣布之前谁是查理也没关系,我猜眼镜估计是已经出事了,我们就是要大胆的交流信息,才能尽快把查理找出来,不然谁也不能保证自己会是下一个眼镜。”

    这段话祝盛笙说得很快,也没有管他们有没有听懂就继续道:“昨晚你们在房间里有没有看到过什么?”这句话是先对着林岳说的。

    林岳一边敲门一边回忆道:“我昨晚醒来过,那时候我的床上…全都是黑色不明的东西,像是某种蠕虫又有点像淤泥,还有些往我的皮肤里钻。”

    说道后面的时候他似乎是回忆起了那个场面,表情难看得可以,还好像下一秒就要吐出来了一样。

    祝盛笙在他说的时候一直注意着其他人的表情,见珠珠脸色苍白有些摇摇欲坠的模样,问道:“珠珠,你也看见了吗?”

    “嗯,嗯……”珠珠点点头像是回忆起恐怖的东西似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见犹怜的模样。

    可惜这时候没有人有心情心疼她,珠珠咬着下唇继续道:“好多好多,好像要把我淹没了,我,我,我当时一直在叫,然后那些东西在我的身上缠绕着,没一会儿就自己走了。”

    祝盛笙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没有听到过任何声音,也不知道是她睡得太死还是这些房间隔音的原因。

    “老黄,胖子,你们两个呢?”祝盛笙又问道。

    却见他们两个面色难看的摇摇头:“我一觉睡醒之后就已经是今天早上了。”他们可不会以为是他们运气好房间里没有出现那些东西,他们毫无察觉,更能解释的原因是——他们睡得太死!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不知道拿东西对他们做过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两个人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为什么没有醒来呢?祝盛笙想了想不同的地方只有一处,那就是——

    在祝盛笙还没有说话的时候,林岳问道:“你们昨晚吃过牛排之后的负面效果是什么?”

    听到林岳的问题,祝盛笙就知道他和自己想到一处去了,他们五个人当中,要非说不同的话,那就是吃牛排的时候,她,珠珠和林岳还有那个叫苏苏的妹子是没有吃过牛排的。

    “是,是……”胖子犹犹豫豫地正要说出来的时候,老黄突然阻止了他:“等等,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从刚才到现在我们都在被你牵着走,你们三个都是没有吃过的,现在大家都看到了,吃了牛排的很有可能会出现问题,要是我们告诉你们负面效果,要是你们利用这个把我们推出去怎么办呢?”

    老黄说完之后,果然本来还准备说出来的胖子也立刻就闭嘴了。

    祝盛笙看他这副模样就知道后面是问不出来东西的。

    所以说祝盛笙最讨厌和老黄这种中年男人打交道了,这种人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又一副自己很懂的样子,你和他讲道理也是说不通的,他心里有自己的一套逻辑链,还全天下唯我独醒,总之就是极为不好相处。

    以前祝盛笙做房屋销售的时候碰到这种人就是头疼。

    这时候他们敲过门的屋子也纷纷打开,祝盛笙不再关注老黄这边,而是仔细观察每个人的表情,其中只有苏苏似乎表情不大好看的样子。

    估计是苏苏也在夜晚醒来过,见到过那种黑色蠕虫,看样子至少关于牛排这个猜测对的。

    ※※※※※※※※※※※※※※※※※※※※

    这个副本会稍微长一点,不是恐怖向的,所以不用害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