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卿卿觉得可以吗?

卿卿觉得可以吗?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和姜含卿最先按照地图找到了目的地,并且优先挑选了一栋条件最好的小平房。

    虽然节目组号称这是豪华宾馆,但那也要看跟什么比较。

    要是跟外头的十星级宾馆相比,这里还不如人家一个茅厕条件好,但要是跟其余三个破破烂烂的砖瓦房相比,她们这一栋两室两卫一厅、向阳又通风的大平房,还真算得上是非常豪华了。

    阎默心情颇好的拉着小娇|妻的手搬进这栋大房子里。

    虽然她敏|感的察觉到‘两室两卫’这个设定似乎有什么问题,但目前她也不知道节目组要耍什么花样,只能先暂时观望一下。

    第二个找到宾馆的队伍是季景月和她的恋人温娜。

    温娜的性格和她的名字十分不匹配,一点也不温顺可人。

    她像一只永远感觉不到累的小麻雀,赶了那么久的路依然精力旺盛的可怕,叽叽喳喳的在季景月耳边叫个不停。

    季景月被她吵得头疼,忍不住道:“你能不能稍微安分一点。”这女人究竟有多少话要说。

    若这不是在综艺里,而是在家里,季景月恐怕更愿意直接把人扔到床上,身体力行的让对方知道什么是累。

    “你真是一点也不像她。”

    如果是姜含卿那样温柔似水的人,此时此刻一定只会温言细语的在一旁关心她,而不是像温娜这样,只会吵得自己头疼。

    温娜觉得季景月简直不可理喻,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那位白月光身上。

    “都说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你怎么跟人反着来?”

    她叹了口气,幽幽道:“还是别人碗里的更香呗”

    季景月脸都黑了。

    她环顾四周,见周围并没有摄像师跟拍后才把人拽到墙角,一只手紧紧扣着她的手腕。

    她咬着牙,小声道:“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综艺,不是在家!不是你想说什么就能说什么的地方!”

    这人在家的时候那张嘴已经够不饶人了,没想到上了综艺之后还这么不知收敛。

    “你别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只不过是带着她上一次综艺而已,还真的以为能飞上枝头,变成她季景月的恋人吗?

    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季景月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一时冲动,带着温娜这么一个□□上综艺了。

    温娜并非真的不知轻重,见季景月气的急了,她眨了眨眼,用另一只还自由的手拍了拍对方的手背,示意她放开她。

    她可怜巴巴的望着对方,指了指自己已经被捏红的手腕,“景月,我疼”

    季景月这才反应过来,松开手。

    温娜的细嫩的手腕被她嘞出了一道红痕,季景月吓了一跳,眼里是她自己也没意识到的关切和担忧。

    “你没事吧”她下意识的张嘴替她吹了吹手腕,“对不起。”她也没想到自己手劲会这么大。

    温娜这种时候又脾气极好,十分包容。

    她反过来安慰对方,“我没事啊,你别自责。”

    “都怪我自己不好,以为你带着我上了节目,就是承认了我在你心里的位置。”

    她垂下眼帘,一副悲伤到不能自已的表情。

    “是我没有看清自己的地位。”

    她自嘲的笑笑,“毕竟我只是一个替身,又怎么能和你心里的白月光相提并论呢”

    明明温娜说的全部都是事实,甚至季景月以前还经常喜欢用这些话来刺激对方。

    可这次不知为何,此时此刻,她竟然觉得这些话听起来如此刺耳。

    季景月掩饰住心里的一丝不痛快,嘴上还逞强道:“这些话,你心里清楚就好,不用总提。”

    温娜耳朵动了动,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季景月:“这里是综艺,艺人的任何行动都会被节目组放大,切忌谨言慎行。”她可不想自己的名声因为一个无足轻重的替身毁掉。

    温娜难得乖顺的点头,“我知道了,我从现在起不会再说话了。”

    季景月满意的点点头,又安抚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这才乖。”

    温娜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

    //

    紧接着到达的是夕阳红恋人组,两位老人本就对房子要求不高,本想随便挑一个地方住就好,谁曾想节目组是真的狠。

    最后那两栋房子,其中一栋里面结满了蜘蛛丝,甚至连门都是坏的,房顶缺砖少瓦的,根本就没办法住人,于是两位老人只得选择条件稍好些的那栋房子。

    至于这最后一栋房子给谁住

    只剩下徐冉那一对恋人还没有来到宾馆,答案不言而喻,根本没得挑

    但这个房子根本不像是能住人的样子。

    阎默和姜含卿作为第一个到达宾馆的伴侣,已经把这周围的环境摸了个透,知道这四周除了这里有四栋空房子外,并没有多余的宾馆。

    节目组当然不可能这么狠,让那个根本没法住人的房子里住人。

    那么唯一的可能

    阎默和姜含卿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想到了自家的两室两卫一厅,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微妙。

    感情好,节目组这是把主意打到她们头上来了。

    等到徐冉带着周星星姗姗来迟,看到那栋漏风的砖头房时,果不其然,瞬间黑脸。

    徐冉不敢相信的问节目组,“这是给我们准备的房子?”这里真的能住人吗?节目组不会在玩她吧?

    她甚至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得罪过那个大佬,被人在综艺里这么戏弄。

    总导演很抱歉的点了点头,“这就是最后一栋房子。”他只说这是最后一栋房子,但没说一定要求她们住在这里。

    这下可好,导演的话刚一说完,就连一向好脾气的周星星也忍不住了。

    周星星之前在一个歌手节目里出道,但因为沉默寡言,不擅交际,热度过去之后,就慢慢消失在众人眼中。

    她向来不会说什么重话,但看到节目组这么欺人太甚,以及徐冉已经难看到不能再难看的脸色,终于忍不住站出来,道:“这里没有办法住人。”

    她态度强硬的摇头,“节目组这样做是违规的。”虽然综艺的潜规则是可以变着法子折腾艺人的,但让艺人住这种连床都没有的房子,绝对是过分了。

    周星星这话一出口后,在场得诸位艺人包括导演组都愣了。

    其实最先到达目的地的三组情侣在看到其中一间豪华宾馆内是带套间时,就已经猜到,节目组最后肯定是会让最后一对到达的情侣,和第一对到达的情侣合住在一起,人多也好制造话题。

    谁曾想这次竟然遇到两个笨蛋,想不明白其中的套路也就罢了,其中一个还这么较真,居然直接在节目里就说节目组是违规的

    网络风声一边倒,也跟着她们一起骂节目组。

    总导演的脸色难看极了,之后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正当众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季景月突然站了出来,打破这尴尬的场面,“我把我的房子让给你们住吧。”

    所有人,包括徐冉在内,都齐刷刷的看向她。

    徐冉一脸狐疑,她自问和季景月第一次见面,也没有多大的交情,对方怎么会无缘无故对她这么好?

    果不其然,季景月话锋一转,眼神突然看向姜含卿。

    “我记得阎总选的那套房子里还有一间多余的套房。”

    她收敛而又克制的对姜含卿笑了笑。

    “卿卿觉得可以吗?”

    ※※※※※※※※※※※※※※※※※※※※

    姜含卿:卿卿觉得可以你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