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一定要幸福

一定要幸福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两人到达集合点的时候,其他三组来参加节目的恋人已经到齐了。

    分别是,影后季景月和她的恋人温娜。十八线小糊星徐冉和她的卑微舔狗宋星星。以及一对老年夕阳红组合,老导演顾信芳和她的助手兼爱人袁怡冰。

    节目组见人都到齐后,便开始讲话。

    “这次的节目有幸请到众位嘉宾,希望大家能在这场综艺里玩的愉快,也希望你们能给关注本次综艺的观众朋友们带来各自最为真实的生活态度。”

    “大家也看到了,我们这次综艺的选地较为偏僻,这里还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商业链”

    导演顿了顿,露出一个坏笑。

    “这也就意味着,支付宝微信等我们平时常用的支付手段,在这里,是无效的。”

    阎默露出一个‘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

    果不其然,导演接着道:“接下来,我们即将正式进入古镇内。”

    “在此之前,我想先和大家说一下‘游戏规则’。”

    导演看了眼她们背后带来的大包小包的行李,摇头道:“每个人只能从行李里挑出三样贴身物品带进古镇。”

    “至于其他一些生活必须用品,节目组已经提前为你们准备好了。”

    “此外,我们还为本次游戏最先到达目的地的优胜者提供了‘超级豪华宾馆’。”

    说完,导演给在场的每对伴侣发了一份地图和一个大箩筐。

    阎默偷偷往大箩筐里看了一眼,是一些新鲜采摘的蔬菜瓜果。

    导演:“箩筐里的新鲜蔬果是节目组给你们准备的‘基础物资’,你们可以任意选择如何处理里面的东西。”

    他提示道:“比如卖掉换取路费。”

    众人原本还搞不清楚节目组的套路,在听到原来是让她们‘卖菜’之后,都松了一口气。

    卖菜还好,属于综艺常规套路,她们能应付得来。

    但随即,导演又坏心眼的炸了眨眼,“不过如果卖掉的话,接下来的几天,你们可能就得饿肚子了。”

    众人脸色瞬间都不好看起来。

    徐冉最先忍不住,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箩筐里的东西,就是我们之后几天的食物?”

    开什么玩笑,这个综艺可是有整整十五天,箩筐里的东西能够吃几天?之后难道让她们饿死吗?

    亏她还铆足了劲和经纪人争取到这个综艺,谁知道这个节目组这么折腾人?

    导演脸上还挂着标准式贱贱的微笑,“如果对节目要求有任何不满的话,现在还有机会可以退出。”

    “不过退出是演员自己的责任,违约金可是还要照常付的哦。”

    徐冉脸色难看至极,虽然不满,但总归也没再说什么。

    不得不说,节目组这一操作,靠着制造综艺演员和节目组之间的矛盾,第一天就成功被影后的粉丝们送上了热搜。

    节目组在此之前并没有透露出影后季景月会参加的消息,结果节目播出的第一天,影后季景月和她的恋人温娜,连带着这个综艺,一起被送上了热搜。

    月月的老婆:不是吧,不是吧!女神居然恋爱了!我失恋了

    月神的老婆粉:那个温娜是哪路神仙?姐姐居然带着她一起上综艺???!!!

    jjywan:我靠,节目组有病吗,姐姐去你们综艺是给你们脸,结果你让姐姐去卖菜?

    吃瓜路人:粉丝们都冷静点,这难道不是综艺的常规操作吗?认真你就输了。

    不得不说,节目组这一波操作虽然老套,但还是成功收获了一大批观众,准时准点的守在手机前等着综艺开播。

    导演见其他人都没什么问题之后,开始没收她们的行李。

    “只能带三样贴身物品进镇,大家选择前要仔细想清楚。”

    阎默一直没说话,闷不吭声的选了手机,一个皮夹钱包,一支口红。

    姜含卿见对方居然浪费难得的机会选了一支口红,惊讶得一逼,“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美了?”

    印象里,阎默一直是精英形象,除了偶尔出席晚宴的时候会化妆之外,平时基本不怎么碰这些化妆品。

    阎默把口红塞到姜含卿手里,献宝似的,“给你的,是你常用的那个色号。”

    “我喜欢看你化妆。”她补充了一句,“漂亮。”

    姜含卿哭笑不得的接过那只口红,嘴上气她白白浪费一个机会,但手却紧紧抓住那只口红不放,倒也不像是不喜欢的样子。

    “我怀疑你当初娶我,就是看上了我的脸。”这个老色|痞,果然还是见色起意吧!

    阎默也不否认,哼哼唧唧的转过头,不说话了。

    季景月在一旁看着这两人甜蜜互动,心里简直酸的冒泡。

    原本姜含卿的笑容是只属于她的,可现在,却毫无保留的给了另一个人。

    早知道如此,她当初

    温娜看热闹不嫌事大,毫无眼色的凑上去膈应季景月,“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酸吗月月?”

    “………”

    季景月用毫无温度的眼神看着温娜,嘴唇轻轻蹭过她的耳畔,动作却像是在和人亲昵的说悄悄话。

    “管好你自己的事,别忘了,你只是一个替身。”

    温娜好像一点不介意自己的爱人心里还有别的女人存在,毫无芥蒂的抱起对方的胳膊,没心没肺道:“没事,咱俩也秀恩爱。”

    季景月下意识的看了眼姜含卿,眼神无意中对视,她避嫌似的挣开温娜的手,好像生怕被误会一般。

    姜含卿心里觉得好笑,默默移开了视线。

    温娜被甩开手臂也不气,只不咸不淡道:“你确定你这个态度,是我的‘恋人’?”

    季景月终于想起这是在综艺里,不能对自己的‘恋人’表现的太过冷淡,于是在挣开对方的手后,又主动牵住了温娜的手。

    温娜微眯着眼看着她笑,像一只达成目的的小狐狸精。

    徐冉见她们有意无意的都在秀着恩爱,心想着自己也不能输给她们。

    经纪人给她的剧本是‘宠妻’,要是能在这档综艺里靠着‘宠妻人设’圈一波粉,今后自己在娱乐圈的路或许能再好走一些。

    想到这,徐冉难得对周星星露出一个笑容,亲昵的挽起她的胳膊,嘘寒问暖,“星星赶了一天路,累了吗?”

    周星星当了那么久的舔狗终于转正,本来还不确定徐冉究竟是不是真的想和自己在一起,但在看到对方温柔的笑脸后,就仿佛被为了迷魂汤一般,整个人晕晕乎乎起来。

    “我不累。”她回握住对方的手,又问:“你呢?”

    徐冉忍住一身的鸡皮疙瘩,硬着头皮摇摇头。

    天知道她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只是为了上这个节目,硬生生和周星星装成情侣,她快要恶心死了。

    虽然她也算是利用了周星星一把,但对方那么喜欢她,能和她谈一次恋爱,就算是假的,对方也应该心满意足了吧。

    原本徐冉还对周星星有些愧疚,但很快就想通了。

    她甚至还觉得,能和自己这个‘女神’谈一次恋爱,是周星星莫大的荣幸,她还应该感谢自己给她圆梦了呢!

    四对伴侣分别选好了自己要带的三件贴身物品,然后拿着导演组给她们的地图,开始凑进镇的路费。

    导演组还算有些良心,把她们召集起来的地方人流量多,时不时就有赶集的市民路过这个路口。

    如果真的要卖菜的话

    除了阎默以外,其他人都把视线放到了那个大箩筐上。

    箩筐里的这些物资根本不够她们支撑半个月,他们也不相信导演组真的会让他们饿那么久。

    眼下最要紧的是根据地图找到他们居住的‘宾馆’。并且听导演的意思,最先找到的人,居住条件会更加优厚。

    这样看来,似乎卖掉这些新鲜的蔬果,也不失为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那可不就是比谁卖菜卖的最快了!

    徐冉在出道之前,家里就是开的小蔬果店的,因此对于吆喝定价的业务,可以说是相当娴熟了。再加上有周星星这么一个卖力的舔狗在,不一会倒还真让她卖出去不少物资。

    季景月从一出生起就是天之骄女,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干过这些事,因此眼看着徐冉赚了个盆满钵,而自己这边还一样都没有卖出去,不由的有些着急。

    不仅季景月着急,她的粉丝们在网上也快炸了。

    节目组有病:抱抱我家姐姐,心疼!节目组有病吧,这么折腾人。

    月月冲:天啊,小姐姐被我们捧在手心里,可不是让她去卖菜的啊,节目组有点心吧!

    莫慌,我来了:我靠,这个路口好眼熟,这不是我家附近吗!月姐等我!我去给你送钱去!

    季景月影后的名气也不是白来的,既便是在这样一个闭塞不通的古镇,依然还有她的粉丝。不一会,路口就被住在这附近的粉丝们围住了。

    不得不说,有些人天生就为吸引别人目光而存在的。

    热情的粉丝们买走了季景月箩筐里的菜,还带来了他们自己的礼物送给对方。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季景月不仅卖掉了箩筐里的新鲜蔬果,而且还多了许多粉丝送来的其他礼物。

    她耐着性子给每一个人签名,看着手里一被塞了大把的钱,有些哭笑不得。

    “钱已经足够了,真的非常谢谢大家!”

    粉丝们是为了季景月而来的,顺带着,也关注到站在对方身边的恋人温娜。

    温娜是中俄混血,立体精致的五官让她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可爱的瓷娃娃。

    粉丝们不禁惊呼,“天啊,这也太般配了!”

    “这就是神仙眷侣吧!”

    “呜呜呜一定要幸福啊!”

    季景月原本并不喜欢别人将她和温娜联系在一起,但不知为何,听到这些发自真心的祝福和赞叹后,心中某一个角落莫名欣喜。

    不知是不是受了这些粉丝们的影响,她竟然头脑一热,当着众人的面牵起温娜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谢谢大家,我们会幸福的。”

    夕阳红老年组选择的贴身物品之一是拍立得相机,两位老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动这框物资,而是借着影后的这波东风,替粉丝们和他们的偶像拍照。

    即拍即得,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趟下来,倒也赚够了路费。

    众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生财之道,各自安下心来。

    这时,不知是谁提了一嘴,“姜小姐那一组人去哪了?”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姜含卿和阎默不知何时,已经悄悄不见了。

    ※※※※※※※※※※※※※※※※※※※※

    咩咩:去哪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