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这档综艺的地点定在一个不知名的古镇。

    虽然山清水秀,但显然还有待开发,并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商业体系,倒像是一个与世隔绝的桃花源。

    阎默是商人,一下飞机后就立马嗅到了这里的‘商机’,小声嘟囔着:“这次倒也不算白来。”

    姜含卿见对方一直东张西望,好几次差点开着车跟丢节目组,忍不住道:“你还能不能好好开车了!”

    阎默像是没听见,只兴奋道:“这里的商业链如果能完全开发,绝对是一个极佳的旅游胜地。”

    阎氏集团还没怎么插手过旅游业,没想到节目组带她们来的地方,倒是给她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投资想法。

    恐怕这次的综艺也只是表象,节目组真正的目的是借着拍综艺的由头,把这个古镇推到全国人民的视野里,吸引广大投资商前来这里投资,以此谋得更大的利润。

    姜含卿见这人满脑子都是投资赚钱,显然没法正常对话,只得无奈道:“现在还没正式开拍,你随便怎么样都行,等一会大家都到齐了,可把你这幅掉进钱眼里的财迷样收一收。”

    她小声道:“明明自己都已经富得流油了,还那么见钱眼开可怎么行。”

    阎默不赞同的摇头,“这是不一样的。”

    “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赚钱”

    “就好像你拍戏也不完全是为了赚钱,而是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得到你自己的认可。”

    “我也是同样的心情。”

    “更何况”阎默打量了一圈这个古镇的环境。

    古镇临水,其实应该算是个水镇,现在她们还在外围绕,没有正式进入镇内,等正的进了镇内,恐怕船只才是主要的交通工具。

    尽管环境优美,但却并不富裕。

    她们刚刚在路上看见了许多行人,他们用一种惊异的眼神看着她们这些外来户,身上的衣物破旧,不难看出生活清苦。

    阎默说:“如果能有外资注入,在不破坏这里环境的情况下帮助他们打通和外界的联系,增进贸易往来,这里的人日子应该能更好过些,这里的孩子们也能接受更好的教育。”

    姜含卿惊讶的看着阎默,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这种话会是从这个自己结婚十年的伴侣嘴里说出来的。

    她一直以为,她的爱人,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至少她们曾经在一起的那十年,阎默一直是这样表现的。

    姜含卿沉默的盯着阎默看了一会,仿佛像是第一天认识这人一般。

    阎默被她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忍不住开口道:“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姜含卿失笑的摇摇头,“没有没有。”

    “你没有不对,是我不对。”

    阎默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哪里不对?”

    姜含卿不知为何,突然有些心虚,甚至羞于启齿,“我好像”

    “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亦或是她根本没有真正想要去了解对方。

    明明两人已经结婚十年,她却在对方失忆之后才得知,阎默和她家人的关系竟然冷淡到如此地步。

    明明两人本该是这个世上最了解对方的人,但姜含卿却是第一次从阎默口中得知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曾经的阎默隐藏起那些灰暗,只留给她幸福的假象。

    类似于今天这样的话,她也从未对她提起过。

    姜含卿的职业性质注定两人聚少离多,更多时候,是她心安理得的接受着阎默对她的好。

    而她自己,却从未想过试图了解对方,走进对方的心里。

    她在这一刻,恍然间意识到,自己这个妻子,做的有多么差劲。

    阎默从后视镜里看见姜含卿的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有些苍白,吓了一跳,“怎么了?哪里难受?”

    难道是水土不服,晕车?

    她赶紧摇下车窗,给车里透透气。

    至于姜含卿刚才说的那句话,阎默并没有放在心上。

    姜含卿也不知道自己在担心什么。

    阎默突然的失忆就像是不小心打开了某一个机关,被她看清那些曾经没有看清的真相。

    姜含卿人生中最苦的那段日子,就是和霁娇娇一起在地下车库租房子、跑龙套的日子。

    可自从遇见阎默之后,她的人生就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曾经那些腐朽的时光,在这人带给她的无尽宠溺中终于消失殆尽。

    以至于后来,姜含卿很少再想起曾经那些为生活疲于奔波的日子。

    因为她知道只要有阎默在,她永远不会让自己再回到过去。

    可这种自信究竟是哪来的呢

    阎默用十年编织了一个温柔陷阱,将她牢牢绑在里面,以至于姜含卿现在才看清一点。

    并不是阎默无法离开她独立生活。

    而是她根本无法离开阎默。

    在明白这一点后的姜含卿忽然有些心慌意乱,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像昨天晚上那样,对着阎默毫无保留的发脾气。

    阎默停下车,终于转头看向自己脸色苍白的妻子。

    她柔声问:“怎么啦?”刚才还好好的说着话呢,怎么突然间就变成小兔子了?

    她大着胆子,上手摸了两把兔耳朵。

    嗯,不错,手感很好。

    和含卿的小手一样好摸,都软软的

    姜含卿的耳朵被她摸得有些痒,但还是难得乖巧的任人揉捏,没吭声。

    小怂逼阎总被对方这幅乖巧的模样吓到了。

    “含卿”

    她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我们有话好好说行吗?你这样,我害怕”

    姜含卿:“”

    她原本还想和阎默好好谈谈,以后再也不对她又打又骂了,结果这?

    可能有些人天生就是欠收拾。

    于是含卿毫不留情的拍掉了阎某人放在自己耳朵上的狗爪子。

    人和人相处总不可能十全十美,即便是夫妻之间也是如此。

    曾经阎默的好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以至于她被照顾的太好,并且心安理得的接受这种好。

    可是现如今,她已经意识到了,并且想要做出一些改变。

    姜含卿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些,对着阎默挥了挥手。

    “你头过来。”

    终于要来了吗?小娇|妻终于忍不住要对自己出手了吗?

    阎默听话的把头凑过去,又伸手捂住脸,试图讨价还价,“能不能别打脸”

    好歹也是要上综艺的,多少也得在意点自己的形象。

    “万一被人拍到我脸上青一块肿一块的,他们该以为你家暴了。”

    “谁说我要打你了?”姜含卿无语的翻了个白眼。

    “把眼闭上。”

    阎默“嗷。”了一声,听话的闭上眼睛。

    姜含卿看着对方这幅奶狗模样,忍不住笑了一声。

    她伸手轻轻扯了扯阎默的耳朵,大约是觉得手感不错,又忍不住揉捏了两下。

    这回换阎默被撸耳朵,只觉得耳尖痒痒的,甚至开始往外冒热气。

    “含卿”她忍不住喊了一声,“有点痒”

    姜含卿终于停手,变魔术似的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

    是一对便携式耳夹。

    她侧过身子,把那个和阎默气质明显不符的美羊羊耳夹带到对方的耳朵上,又给自己带上一对暖羊羊耳夹。

    “好了,睁眼吧。”

    阎默感觉到自己的耳朵上多了什么东西,于是勾头凑到镜子前看。

    在看到那个笑得一脸白痴样的美羊羊耳夹后,阎默简直嫌弃到尖叫,“这什么东西!”为什么要给她带这么幼稚的东西啊!

    姜含卿看着这副明显和对方气质不搭的耳夹,在心里偷笑,但面上还是不显,一本正经道:“是节目组给我们的,代表伴侣身份的‘物证’。”

    她指了指自己耳朵上的暖羊羊,“和我这个是一对。”

    阎默原本还极不情愿,但一听到自己这个和姜含卿耳朵上的是一对之后,马上安静了下来。

    她对着镜子左照照右看看,忽然傻笑道:“哎,你别说,其实这还挺好看的”

    姜含卿:“”

    是吗,你开心就好。

    她轻轻推了阎默一下,“赶紧下车,和节目组汇合了。”

    阎默连忙答应。

    下车后,姜含卿站在原地不动,阎默奇怪道:“怎么不走啊?”不是刚才还急着说要汇合吗?

    姜含卿对她伸出一只手,“把手给我。”

    阎默立即秒懂!

    作秀是吧,她俩拿的肯定是‘恩爱’剧本。这些综艺套路她简直再懂不过了!

    于是欢天喜地的牵起了姜含卿的小手。

    姜含卿握紧手里的手,又看了眼对方耳垂上象征着‘自己所有物’的耳夹,心情颇好的勾起嘴角。

    “我的。”她冷不丁冒出一句话。

    阎默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什么?”。

    姜含卿却又不理她了。

    ※※※※※※※※※※※※※※※※※※※※

    含卿:我的,都是我的(不管是耳夹还是人)。

    突然感觉小娇妻也霸气十足,似乎可以反攻一下呢嘿嘿嘿。感谢在2020-10-18 16:51:51~2020-10-19 19:29:5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孤人奏山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只想采你这朵花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