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因为社畜阎总还要去公司上班的缘故,把喵喵带去阎默爸妈家的任务就落到了姜含卿的头上。

    姜含卿自己有车,不过平时停在车库里也不经常开,大多数时候都是阎默接送她,或是阎默找司机接送她。

    临走前,阎默再三叮嘱道:“把喵喵送完就立即来公司找我哦。”她怕姜含卿又偷偷跑去和霁娇娇开小灶不带她。

    大约是觉得自己暗示的有些明显,阎默又装模作样的捂着脑袋,“今天感觉头有点疼呢,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出院后遗症啊”

    “所以你还是尽量都待在我身边比较好。”

    姜含卿虽然看出这人是装的,但是又怕万一真的有什么出院后遗症,于是答应送完喵喵后就立即去公司找她。

    阎默这才安心的把人放走。

    上车前,阎默把脸撅到姜含卿的车窗前,疯狂暗示。

    姜含卿一脸莫名其妙,轻柔的给了她一巴掌,把这张碍事的脸推到一边,“干嘛?”

    阎默震惊的捂着脸,委屈的不行,“我听周助理说,他每次出门上班前,他老婆都会给他一个祝福吻。”

    怎么她不仅没有这个待遇,还得了一巴掌?

    姜含卿用一种诡异的眼神盯着阎默看了一会,最后不咸不淡道:“你不是说我们只是‘室友’关系吗?”

    她似笑非笑,“还是说,阎总对待自己的‘室友’一向都是如此热情?”

    阎默立即辩解,“你别瞎说,我不是,我没有。”她恨不得穿回昨天,打死那个说她们是‘室友’的自己。

    “我”她低下头,紧张到抠手手,小声道:“我现在改变主意了。”

    姜含卿挑眉,觉得这种小媳妇样的阎默简直难得一见,忍不住想多逗逗她,“哦?你改变什么主意了?”

    阎默仿佛下定了什么重大决心一般,双手扒拉上对方的车窗,郑重道:“含卿,我感觉我还是想跟你好好过日子的。”

    姜含卿听着这话总感觉哪里不对味,微微皱眉,“你的意思是,你之前不打算跟我好好过日子?”

    被戳中心思的阎默吓得一抖,连连摇头,“没有”

    “之前”她咬牙道:“之前也是想好好过日子的”

    也不知道周助理那份离婚协议准备好了没有,要是没准备好,就让他赶紧停掉,别搞了。要是准备好了,那可得赶紧毁尸灭迹。

    这东西要是被发现,那可就不得了了。

    得发生家庭重大危机。

    姜含卿看了眼时间,阎默上班快迟到了,于是也没再逗她。

    她挥了挥手,示意对方凑近些。

    姜含卿摇下车窗,在阎默震惊的眼神中,探出一个头,亲在了她的嘴角处,还轻轻咬了一下。

    “行了吧。”她把已经惊呆了的某个没出息的人推到一边,然后无情的摇上车窗,直接开车走了。

    撩完就跑真刺激。

    而被亲懵了的某位纯情总裁还呆呆的愣在原地,手指轻轻碰了碰刚才被姜含卿亲到的地方,似乎有些回味无穷。

    她原本只是想让对方亲一下脸颊,没想到她的小妻子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更奔放一些,直接咬上了她的嘴唇。

    阎默微微勾起嘴角,心情颇好的开车去上班了。

    今天她也得到了来自妻子的‘祝福吻’,等会上班,终于有资本可以向周助理炫耀一下了!

    //

    撩完就跑的姜含卿载着喵喵,心情颇好的上路。

    她发现失忆后的阎默比以前要可爱多了。

    虽然没有以前那个阎默贴心周到,也少了一点成熟稳重,还经常把自己气的想砍人。但好在,无论是以前那个阎默,还是现在这个阎默,眼里心里,都是自己。

    只要知道这一点,姜含卿就安心了。

    她甚至,会更喜欢现在的阎默多一些。

    以前的阎默虽然贴心周到,将自己牢牢保护在她圈好的领地里。但偶尔,姜含卿还是能够感觉到她们之间隔着一层厚厚的隔板。就好像那人的内心,其实从来没有对自己敞开过一样。

    但现在的阎默不同。

    兴许是因为少了一部分记忆,她的心态和性格也发生了一部分变化。

    现在的阎默,比以前更加开朗,待人也更加真诚。

    想到阎默刚才委屈巴巴向自己索吻的表情,姜含卿忍不住笑了一声。

    真可爱。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姜含卿因为正在开车,也就没注意看来电显示,直接点了接听键。

    她以为是阎默不放心她一个人来送喵喵,又打来电话‘查岗’,因此语气多少带了些笑意。

    “喂?”

    电话那头沉默良久,没有声音。

    姜含卿这才觉得不对劲,飞快的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是‘月亮’。

    她嘴角的笑意一点一点冷下来,声音也变得冰冷起来,“请问哪位?”

    那边还是没有声音。

    姜含卿冷笑一声,“不说话我挂了。”

    季景月终于出声,“卿卿,是我。”

    姜含卿一瞬间被恶心的不行,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季大影后。”

    她握紧拳头,“别这么叫我,我们没那么熟。”

    季景月假装没听见,继续装傻道:“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一声,下个月的综艺,我们一起参加,到时候见。”

    姜含卿气笑了,“麻烦季大影后搞清楚一点,下个月的综艺是我和阎默一起参加。”

    “至于你。”她顿了顿,道:“你和谁一起参加,与我无关,也没必要告诉我。”

    “奉劝你一句,抓好自己身边的人,别吃着嘴里的看着锅里的,还想夹别人碗里的。”

    季景月在电话那头微微皱眉,“卿卿,你非要这么和我说话吗?”

    “就算我们曾经我还一直当你是朋友的。”

    “现在,就算是朋友之间的问候也不行了吗?”

    姜含卿冷哼一声,没有回话。

    季景月突然话锋一转,又带了些期冀的问:“还是说,你至今没能放下?其实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姜含卿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放下你|妈

    她忍不住在车里爆了句粗口。

    季景月曾经是她年少时期的光,也是她所追逐的方向,甚至于姜含卿曾经那么拼命的想要通过演技证明自己,也是因为这个人。

    但这竖光,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灭了。

    在那个人,对她的劈腿对象说出‘那个小糊星吗?我不过是玩玩而已’的时候。

    这竖光,在姜含卿心中,就已经彻底灭了。

    正巧遇上红绿灯口,姜含卿翻出手机,找到那个曾经备注‘月亮’的联系电话,果断把备注改成了另外两个字。

    ‘傻|逼’。

    然后,删掉了那个电话。

    这么多年,她之所以留着这个电话,也不过是年轻时的自己心里憋着一股不服输的劲,想以此激励自己,爬到和对方一样的高度,然后再狠狠把对方踩到脚下。

    但曾经这种幼稚的想法,在姜含卿和阎默结婚之后,早就不知道被她抛到哪里去了。

    现如今,她想要努力提升演技,再也不是为了任何一个人,而是为了她自己。

    至于季景月。

    对于一个曾经劈腿,践踏别人真心,还嘲讽自己演技的‘前任’,姜含卿实在是提不起好感。

    甚至听到对方的声音,都让她觉得恶心无比。

    她之前不知道季景月也要参加这个综艺,如果早知道对方要参加,她是说什么也不会愿意和她站在同一个屋檐下,呼吸同一片空气的。

    只是

    季景月刚才打来的这个电话让姜含卿有些莫名担心。

    但想到这人现在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恋人,她此次上综艺,应该不会搞事情吧?

    原本还挺高兴能和阎默一起去综艺里体验生活的姜含卿瞬间就不高兴起来。

    只希望大家都能各自安好,别在综艺里出什么幺蛾子才好。

    ※※※※※※※※※※※※※※※※※※※※

    阎默:所以我真的搞错了小鸳鸯?

    每天一求营养液!

    没有营养液的宝宝给评个论也行啊!评一个标点符号也行啊!

    卑微作者在线嘤嘤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