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不完全是坏事

不完全是坏事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起床后发现床上空无一人,简单洗漱后,她走到客厅,见姜含卿正盯着手机出神,便问了句:“一大早的发什么呆呢?”

    姜含卿不动声色的关上手机,指了指微波炉,“里面有热好的牛奶,你自己拿出来喝。”

    过了一会,又说:“刚才孟姐,就是我的经纪人,给我讲了一点关于综艺的基本事项。”

    阎默曾经投资过这类综艺,也算是熟悉里面的套路,“怎么?她给你拿剧本了?”

    姜含卿摇了摇头,“没有。这个综艺原本就是想揭秘同性恋人之间的日常生活,自然一点就好,太假就过了。”

    阎默笑了笑,故意逗她,“那我可要把你爱吃大猪蹄子的事告诉广大观众朋友们了?”

    姜含卿一记眼刀飞过来,“你敢!”

    大概是觉得自己语气太凶了,姜含卿稍微收敛了一些语气,“我爱吃草莓、蓝莓”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还有山芋。”

    阎默:“山芋吃多会放屁,你上了综艺少吃点。”

    姜含卿:“”

    她强忍着要把手里的勺子甩在对方脸上的冲动,在心里默念:冷静下来,冷静下来,我不生气,我不生气。

    毕竟马上就要上综艺,万一自己对阎默又打又骂的态度被人看到,回头再被广大网民说她家暴阎默

    姜含卿忍住气,提醒道:“你上了综艺别什么话都往外说。”毕竟还是一个公众类节目,不像真的在家里这样,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阎默从来没参加过此类节目,姜含卿担心她会出错。

    阎默点头,“我刚刚逗你玩呢。放心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前段时间爆火的几个综艺里都有她阎大总裁的投资。

    当然了,她和姜含卿一起参加的这个名叫‘爱人的甜蜜旅行’也是一样。

    阎默作为投资人爸爸,又是综艺里的特邀嘉宾,节目组想毕也不敢在她身上搞事情。

    这么一想,姜含卿稍微放下心来。

    从刚才起就一直蹲在她身边的喵喵适时“嗷呜”叫了一声,提醒这两人还有自己的存在。

    阎默和姜含卿这才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因为下个月她们要一起参加综艺的缘故,于是家里的喵喵就没人照顾了。

    姜含卿给了阎默两个选择,“要不把喵喵送到娇娇那里养一段时间?”这个综艺没有十天半个月,恐怕也回不来。

    阎默表示坚决拒绝,并且发表占有欲十足的的霸总演说,“它是我的猫。”

    它阎默的猫,放到‘敌军’手里算什么样子!

    再说,原本就还没怎么养熟,万一去了霁娇娇那里,等她们回来,阎喵喵就该直接改姓叫霁喵喵了!

    姜含卿早料到对方这幅占有欲十足的表现,于是又给出她的第二个选项。

    “要不,放到爸妈那里养一段时间?”

    阎默的父母年纪也不算很大,替她们养一只小猫的精力应该还是有的。

    这一次,阎默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拒绝,只是沉默了一会,问:“就没有第三种选择?”

    姜含卿摇头。

    “既然我们已经决定养它,那它就和我们的女儿没什么区别。”

    “把它放到外人那里养,你放心吗?”

    阎默刚想说,要不要把喵喵丢给周卫国养一段时间。但被姜含卿这么一说,又感觉‘自家闺女’送给那个糙老爷们养,怎么想也不像话。

    于是终于妥协道:“那你打个电话问问爸妈,他们愿不愿意帮我们养一段时间。”

    姜含卿点了点头。

    阎默父母早就退休了,每天的生活除了和楼底下那一群老大爷老大妈一块跳跳广场舞,平时也没什么事干。

    听到姜含卿说要给他们送一只猫养养,于是高兴的答应了。

    阎妈妈问:“下个月就去综艺,这么急的吗?今天就是29号,那也没多少天了啊。”

    她最关心阎默的身体,“她刚出院就参加综艺,身体能吃得消吗?”

    因为姜含卿点的是外放,因此阎妈妈的话,阎默都听得清清楚楚。

    她没想到,母亲竟然是真的在关心她的身体健康。

    看来姜含卿说的没有错,在被她遗忘了的这十年记忆中,她和父母的关系的确早就已经和解了,变得像天底下所有正常的母女和父女一样。

    既然曾经的自己都能够和父母和解,那么现在的自己没理由不能。

    于是阎默鼓起勇气,示意姜含卿把电话给她。

    接过电话后,阎默不自觉的有些紧张,她尽量稳住声音,道:“妈,我身体没事。”

    阎妈妈听到这声‘妈’微微楞了一下,眼眶有些发红。

    这么多年来,虽然阎默对他们的态度不再像最初那样冷冰冰的,但也很少喊她一声‘妈’。

    “哎。”阎妈妈沙哑着嗓子应了一声。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阎父之前一直支着耳朵在一旁偷听,见阎默叫了一声‘妈’后,不由得也有些眼红,于是直接抢走了妻子的电话,对着话筒道:“不行就不要硬撑了,我们阎家家大业大,又不是赔不起那点点违约金。”

    阎妈妈被抢了电话,气的要命,打了阎父一下,“死老头干嘛抢我电话,我和默默还有话没说完了!”

    阎父理直气壮,“我也有话要说。”

    “你说什么说!”

    “天天就念叨着什么家大业大,阎氏集团幸亏没落到你手里,不然还不给你全败光了!”

    阎默张大嘴巴听这两人在电话里就要吵起来,不知道到底该帮哪一方。

    后来也不知出了什么事,电话那头发出一声‘巨响’,电话就被挂断了。

    阎默怀疑那两人得打起来。

    她狐疑的问姜含卿,“我爸妈一直都这个样子吗?”

    要知道,在阎默看来,她的父母从来没有如此交流活跃的时候,更多的时候是冷漠。

    如非必要,那两人可以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和对方将一句话。

    现在这个发展趋势虽然有些诡异,但也恰恰说明,那两人的感情比以前好了很多。

    嗯,打起来总比不说话强。

    看来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比起阎默惊讶于父母的变化,姜含卿则更加惊讶于阎默的变化。

    要知道,就算是以前的阎默,虽然和父母的关系有所好转,但是也从未主动开口喊过一句‘爸妈’。

    然而现在的阎默,兴许是因为丢失了那十年的记忆,也搞不清楚自己和父母的关系究竟恢复到何种程度,因此反而愿意开口去叫那个曾经她不愿意叫的称呼。

    姜含卿忧心的同时,又有些欣慰。

    她忽然间觉得,阎默失去了这十年的记忆,或许也不完全是一件坏事。

    ※※※※※※※※※※※※※※※※※※※※

    求爸爸们灌溉营养液,多评论,虽然不会每条都回,但是每条都会看的!看了我就动力满满,更得更多了!

    每天被曲式分析搞得焦头烂额。

    想起一个表情包

    【贝多芬:你还在分析我的作品吗?我只是随便写写】

    对啦,明天晚上不更新,压一下榜单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