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姜含卿经常赶在凌晨拍戏,因此一向起得比较早。

    她一睁眼就看见一条细长的胳膊正毫无章法的搭在自己的腰上,不由得眼角一抽。

    转头看去,果不其然,身旁那人睡得正香。

    昨晚还说什么绝对不会对自己动手动脚之类的屁话

    姜含卿忍不住笑了一声,轻轻把那人的胳膊放下去,又贴心的替对方掖好被子。

    算了,反正她一开始也没相信过。

    她起床去给对方做早饭。

    虽然两人昨天刚因为‘约法三章’的事情吵了一架,但姜含卿不至于真在这种小事上和对方计较。

    无论是谁做饭,或是谁做家务,她都是可以接受的。前提条件是阎默能好好和她说话,不要用那副好像别人都欠她五百万一样的臭脸。

    通过这两天的亲身实践,姜含卿已经很了解自己的真实做饭水平了,也不指望自己能准备多么丰盛的早餐,因此只简单煮了几个加鸡蛋,热了两杯牛奶,等着阎默起床,和她一气用餐。

    经纪人孟晚中途打了个电话,和她谈了谈关于过几天的那个综艺。

    她问:“阎默没出什么大事吧?”

    毕竟也是自家艺人的爱人,并且还是那么粗的一条金大|腿,孟晚对于阎默的身体健康状态还是十分在意的。

    姜含卿:“她能有什么事,医生已经让她出院了。”不仅活蹦乱跳,还差点把她气进医院。

    孟晚以前是老狗仔队长了,后来才转行做了经纪人,她第一时间从姜含卿的话里嗅到一丝不对劲,敏感的问道:“你们吵架了?”

    阎默可是出了名的宠老婆,以往姜含卿提到对方的时候,话里话外都是满满柔情,还有总也化不开的爱意,但今天这个说话的语气

    怎么有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姜含卿也意识到自己说话的态度有些恶劣,于是赶紧补救了一句,“我们没事。”

    “她人也没事。”

    孟晚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下周一的综艺,你和阎默是可以正常参加的吧?”

    之前姜含卿请假请的急,也没说具体什么时候回归。孟晚怕临时出问题,这才提前问一声,万一真有什么事,她们也好提前做好公关准备。

    姜含卿:“综艺没有问题,我们可以正常参加。”

    孟晚这才彻底放下心来,笑着说:“我带过的艺人里,只有你最努力上进。含卿,只要你保持目前这种拼劲,我敢保证,你今后的发展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孟晚最喜欢的,就是姜含卿的谦虚谨慎。

    不像她以前带过的某些艺人,火起来后就开始目中无人,整人都飘得不知道去了哪里。

    姜含卿也笑了笑,“那就借你吉言了。”

    孟晚又继续给她讲了些关于这个综艺的注意事项。

    因为目前大家的生活节奏普遍都很快,因此节目组专门挑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古镇,让各位嘉宾体验一下慢节奏的生活状态。

    姜含卿问:“这次和我们一起参加综艺的同性|爱人,除了我和阎默之外,还有谁啊?”

    圈内的同性|爱人,尤其是公开宣布结婚或恋爱的,其实并不多。

    虽然现在国家已经认可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但介于艺人这一职业的特殊性,至今为止,姜含卿还真不清楚,除了自己和阎默之外,还有哪几对同|性|爱人。

    孟晚在电话那头微微一笑,“虽然提前告诉你这些是违规的,但如果你好奇的话,我也可以偷偷给你透露一点。”

    孟晚语气夸张道:“这里面还有劲爆新闻哦!”

    姜含卿的一颗八卦之魂整个燃了起来,她催道:“别吊我胃口了,谁不知道孟姐你以前是狗仔队一姐啊!”

    孟晚哈哈大笑,“我说了你可别惊讶啊。”

    “季景月。”

    “就是那个年仅二十岁就拿了金扫帚奖的影后,季景月。”

    “她谈恋爱了!”

    不仅如此,还要带着恋人一起参加这档综艺!

    节目组一共留了两个爆点,姜含卿和阎默这一对要来参加综艺的消息是很早以前就被节目组放出消息,用来吊观众胃口的。

    至于影后季景月和她的那个神秘恋人,节目组至今也没放出任何消息。

    孟晚说:“我这算是偷偷给你泄密了,这个事情千万别说,节目组后期要留着做爆点的。”

    有季景月和姜含卿在,这次的综艺,估计要大火了。

    至于剩下的两对爱人,就比较普通了。

    孟晚:“我记得其中有一位是很早以前就退休的老导演,年轻的时候拍过很多不错的电影,也是属于拿奖拿到手软的那种。只是后来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突然息影不干了,也不再拍摄任何短片。”

    “这一对年纪比较大,她老伴就是她以前的助手。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国家甚至还没通过同性婚姻法呢。”可以说是宝藏级别的一对伴侣了。

    至于这最后一对

    孟晚露出一丝厌恶的表情,“里面有个叫徐冉的,你到时候离她远点。”

    姜含卿没太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问道:“是处于正在上升期的小明星吗?”

    因为姜含卿自己也是从一个十八线小糊星慢慢走到今天的,一时好奇便多问了句。

    孟晚之前见过徐冉,知道对方是个为了往上爬不择手段的人,因此并没有什么好感。

    她提醒道:“让你家阎默也离她远点。”

    姜含卿一愣,有些不明所以,“怎么回事?”

    能进这个综艺的,要么就是已经结婚的,要么就是有恋人的。怎么听孟晚的意思,这个叫徐冉的人??

    孟晚说:“她根本就不是同性恋,只是为了蹭这个节目的热度,故意装的。”

    这么一解释,姜含卿就懂了。

    她微微皱眉,“那她的那个恋人”难道也是假的吗?

    前·狗仔队一姐·孟晚,顿了顿,道:“这倒不是”

    “我知道徐冉不是同性恋,她之前榜过好几个大老板,还打过胎,有过破坏别人家庭的前科。”

    “但和她一起上节目的那个小歌星,好像确实挺喜欢她的,在徐冉参加这个综艺之前,一直在追求她。”

    说得好听点叫追求,说的难听点就叫卑微舔狗。

    想到这,孟晚还觉得有些可惜,“那个小歌星唱歌还挺好听的,只可惜看人的眼光不怎么样。”如果她一定要和徐冉绑在一起,那么今后也不会有什么星途。

    姜含卿表示了解,“我知道了。”

    她倒是不担心阎默。

    阎默从以前起,鉴婊这一块就没输过,还常常把人气的半死。

    那个叫徐冉的人要是敢厚皮脸凑上来,姜含卿保证对方得哭着下节目。

    她唯一担心的

    “孟姐。”姜含卿叫她。

    孟晚应了一声,“怎么啦?”

    姜含卿装作不经意道:“你知道季景月的恋人是谁吗?”

    孟晚一愣,没想到姜含卿会对这种事感兴趣,“含卿你还挺能八卦啊”以前没看出来。

    但很可惜,孟晚也不清楚。

    “影后的女人,那藏得可严实啦。”就算她孟晚是狗仔队一姐,也没能挖出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等到综艺那天,你就见到了。”

    姜含卿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挂断电话后,她打开手机的电话簿,找到了一个已经很久没有联系的号码。

    备注是:月亮。

    ※※※※※※※※※※※※※※※※※※※※

    事后很久,阎总才发现,她棒打的鸳鸯打错了。

    一如既往求灌溉,求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