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我也可以很喜欢你

我也可以很喜欢你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没出息的阎总磨磨唧唧在浴室里洗完了澡,之后就再没了动静。

    姜含卿听见浴室里的水声早就停了,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出来,不免有些担心。

    她放下手里的剧本,试探着朝浴室门喊了一声,“阎默?”

    浴室里没人答应,姜含卿的心咯噔一下,赶紧从床上爬下来,敲了敲浴室的门,又问了一声:“阎默,你在里面吗?”

    阎默这才闷闷的应了一声,“嗯”

    刚才问话的时候没人答应她,姜含卿生怕这人在洗澡过程中出什么事。这会听见人没事,她又不由得生起气来。

    “早就喊你,怎么不见答应我一声?”光知道让人担心!

    阎默又不说话了。

    姜含卿眉头一挑,怎么着?还开始和她玩冷暴力这一出?

    姜含卿感觉心里的火‘突突突’往外冒,气的直接要开门进去,“磨磨唧唧在浴室干嘛呢”

    结果阎默大喊一声,“别进来!”

    含卿吓了一跳,还以为对方真出了什么事,这才小心的问了一句,“怎么了默默?出什么事了?”

    阎默这才扭扭捏捏道:“我刚刚进来洗澡的时候忘记带换洗衣服了”

    姜含卿:“”所以现在这是光着身子不好意思出来了?

    她揣着一肚子火又给对方找了一身干净的睡衣,对着浴室门道:“把门打开!”

    浴室的门锁‘咔’一声响起,开了一个缝。

    阎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走姜含卿手里的衣服,生怕被对方看见什么不该看的,占自己便宜一样。

    姜含卿:“”怎么回事,失忆还会连带着降智是吗?

    她怎么感觉阎默这不仅失去了和自己相爱的这十年记忆,就连智商也下降了十岁不止呢?

    “搞得跟防贼一样”她姜含卿是她阎默名正言顺的妻子,她是贼吗?

    被看光又怎么样,她还能占到什么便宜不成?

    再说了,以前又不是没看过

    姜含卿故意对着浴室的门‘自言自语’,“搞得好像谁爱看你光屁股一样,又不是没看过,身材也没那么好,年纪大了肚子上还有赘肉”

    “看了十年早就看腻了!”

    阎默:“”

    她默默对着镜子,看了眼自己的肚子。

    岁月在她的身上同样留下了痕迹,姜含卿说的没错,她的肚子上确实有一点嘟嘟的赘肉,她再也不是年轻时候那个怎么吃也吃不胖的阎默了。

    而姜含卿的身材

    因为是演员,所以姜含卿对身材管理一向非常严格,阎默之前在医院抱她的时候‘一不小心’摸到过对方的腰,确实非常纤细,没有一点赘肉。

    被对方沉重打击了身材的阎总,沉默的穿好衣服,一言不发的打开浴室的门,下定决心从明天开始减肥,晚上再不乱吃东西。

    姜含卿见这人终于舍得从浴室出来了,瞪了她一眼,关掉大灯,只留下一个小小的床头灯。

    阎默诧异,“才十点半,你这么早就睡?”

    姜含卿冷笑,“被你气的头疼。”

    阎默只好再次闭嘴。

    她小心翼翼的爬上|床,尤其注意不碰到那条横在床中间的毛毛虫玩|偶。

    床上只有一床被子,姜含卿先前也不知道对方今晚要过来和自己一起睡,就没准备多余的被子。

    她心里还生着气,不愿意和对方盖一床被子,于是故意挪走大部分被子,只留给阎默一个可怜的被角,和自己高冷的后脑勺。

    阎默:“”

    弱小、无助、可怜。

    为什么她会娶姜含卿这么一个性格霸道的妻子啊!

    阎默酝酿了一会,寻思着事情是不是还有回转的可能,于是开口道:“我觉得这个被子”

    姜含卿用后脑勺对着她,道:“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阎默:“”

    好吧!

    她认命的躺回床上,抓起那个小小的被角,盖在自己有赘肉的小肚子上。

    今夜,注定是冰冷的一夜。

    姜含卿虽然放了狠话,但过了一会,还是重新给人盖上了被子。

    阎默本来已经闭上了眼睛,但当带有姜含卿体温的被子覆盖到她全身时,她还是忍不住睁开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对方。

    “我就知道你舍不得让我一个人冻着。”

    姜含卿有些不自然的别过脸,“别想多了,我只是看在你刚出院的份上,怕你晚上感冒了。”

    毕竟h市已经进入深秋,晚上确实是有些冷的。

    阎默的嘴角带着一丝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她笑着点点头,“我知道。”

    她知道她的小妻子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嘴硬心软。

    也不知是不是黑夜给了她勇气,阎默在被子里摸索着找到姜含卿的手,小心翼翼的挠了一下。

    姜含卿微微皱眉,心道:这老色|痞果不其然一到晚上就开始犯事。

    她刚准备出言警告对方,要是再动手动脚就滚出去睡,阎默已经先一步将她的手包在掌心里。

    “对不起。”她认认真真对姜含卿道歉。

    “虽然之前已经道过一次歉了,但我觉得你当时在气头上,可能也没有听进去。”

    “所以我想再重新对你道歉,对不起,含卿,请你原谅我。”

    姜含卿的心在一声声道歉里,终于有些软化的迹象,于是默许了对方摸自己小手的‘流|氓行为’。

    阎默见对方没有再像之前一样咄咄逼人,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继续解释道:“我不知道那句话会给你造成那么大的伤害,我心里其实并不是那么想的。”

    “我当时就是有点赌气,以后一定不会再说了,你可以原谅我吗,含卿?”

    姜含卿维持了一晚上的坏心情终于在对方诚恳的道歉中消散。

    其实再生气又能怎么样呢?

    还能离咋的?

    凑活过呗!

    姜含卿叹了口气,“行了,原谅你了。”既然阎默都已经知道错了,她也不想抓着这件事不放,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僵。

    阎默不放心,又捏了捏她的手,“真的不气了?”

    姜含卿抬手扔掉横在两人中间的毛毛虫,“真的。”

    “但是如果你以后再说这种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阎默就已经信誓旦旦的保证道:“一定不会说的!”

    早知道那句话会让对方这么难过,她一定不会说的。

    “我其实”

    没了那条碍事的毛毛虫,好像挡在两人心间的那道隔板也随之不见了,阎默怯生生的往姜含卿方向靠近了一点。

    姜含卿明知道对方的小动作,但是也没有再抗拒。

    阎默怕再惹到对方生气,也不敢靠的太近,只偷偷挪到一个离对方不是太远的位置就停了下来。

    姜含卿问:“‘你其实’什么?”

    阎默抓紧她的手,竟然有些紧张。

    她想说,她其实有一点喜欢她。

    哪怕对于她而言,姜含卿仅仅只是一个认识还不到三天的‘陌生人’。

    但这并不妨碍她疯狂滋生的好感,和无法控制的爱意。

    就好像姜含卿一个瞪眼,她就能被吓得定在原地。

    尽管这并不是什么很有面子的事。

    “‘以前的我’一定非常喜欢你吧。”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以前的自己和姜含卿曾经那么恩爱过,阎默突然酸溜溜起来,莫名有点嫉妒。

    姜含卿一听这酸溜溜的话,就忍不住在心里翻白眼,只当这人是老毛病又犯了。

    她警告道:“想清楚再说话,我好不容易心情刚好点,你大晚上的别再惹我。”

    阎默立即住了嘴。

    过了一会,姜含卿的呼吸声慢慢平稳下来,好像是睡着了。

    阎默又大着胆子,离对方更近了一点,直到两人的手臂紧紧贴在一起。

    她感受着独属于姜含卿的温度,看着对方留给她的、绝情的后脑勺,悄悄把手搭到了她的腰上。

    她在心里想,她并不是在耍流|氓,她只是想知道,对方的腰上有没有赘肉。

    这样一想,阎默瞬间心安理得多了。

    她看着对方的后脑勺,小声嘟囔了一句,“其实我也可以喜欢你的。”

    比以前的那个自己更喜欢你。

    可惜姜含卿已经睡着了,没有听见。

    ※※※※※※※※※※※※※※※※※※※※

    羊羊:还离婚吗?

    阎默: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