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滚去洗澡

滚去洗澡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被姜含卿一个抱枕直接砸到脸上,整个人被骂懵了。

    她震惊的看着对方,完全不敢相信刚才那一句粗鄙之言是从自己‘妻子’口中、一个如此美丽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的。

    人不可貌相,老祖宗诚不欺我。

    阎默看着姜含卿气白了的脸,自觉理亏,想把掉在地上的抱枕捡起来还给对方,但被姜含卿两眼一瞪,吓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她不是以前的阎默,也根本不了解自己这些话对现在的姜含卿会造成多大的伤害。

    姜含卿气得眼眶发红,拼命克制才没让眼泪掉出来。

    天知道她刚才听到阎默说这种风凉话,看见对方一脸,这一切都‘与我无关’的表情时,差点蹦出想要和她同归于尽的想法。

    阎默见姜含卿的脸色着实不好看,不仅脸色发白,指尖也微微颤抖,这才发觉自己把人气狠了。

    “你没事吧?”她担心的问。

    姜含卿扔完抱枕之后,感觉心口有些发疼,她再不想和对方废话,于是一言不发的去浴室洗漱。

    阎默没有得到回应,一个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反思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

    她以为姜含卿是真的不希望自己对她的私事多加管束,所以刚刚才会那么说,多少也带了些赌气的成分,但她没想到自己这句话会对对方造成这么大的伤害。

    她们毕竟结婚十年,虽然阎默暂时还无法对这段感情感同身受,但她本意并不想伤害对方。

    她想,等到姜含卿洗完澡,自己还是好好道个歉吧。

    趁着姜含卿洗完澡的功夫,阎默快速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搬进了姜含卿所在的主卧室,状似乖巧的坐在床边等她进屋。

    姜含卿洗完澡后本想轻轻松松的往床上一躺,结果就看见害得她生气的元凶此时此刻正坐在自己的床边。

    阎默对着姜含卿眨了眨眼,一反刚才的‘盛气凌人’,乖巧的坐在那里。

    “你洗完啦?”她问。

    姜含卿现在一看见阎默就一个头两个大,只想好好清净一下,于是挥手要把人赶走。

    “你最好现在、立即、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姜含卿不知道自己忍耐的极限在哪里。

    万一对方再‘口不择言’说出一些让她生气的话,她真的不知道会做出哪些惊人的举动。

    “家里菜刀呢?”她作势就要去厨房找菜刀。

    阎默见姜含卿气得狠了,也有些急,“对不起”

    “我”她刚才不是故意的。

    “我以为你是真的不愿意让我管你的任何事”所以才会那样说。

    其实说出那种话,阎默自己心里也不好受。

    “对不起,含卿,是我赌气了。”

    如果姜含卿真的有了新的感情生活,阎默根本不确定,她是不是能像她嘴上说的那么好听,完全不干涉对方的行为。

    姜含卿听到这声道歉,心里终于舒坦了一点,但仍然不打算这么快就原谅对方。

    至少今晚,她希望对方滚出去,别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

    “所以呢,你把东西搬进来做什么?现在道完歉,你可以滚了。”

    阎默知道自己惹人生气了,也不敢过于理直气壮,只小声道:“不是你之前说的,让我从今晚开始就搬进来和你一起睡吗?”

    “虽然,我也觉得现在就睡在一起,发展速度有些过于快了”

    姜含卿无语的抽了抽嘴角,伸手指向门口,阎默猜到她想说什么,于是立即赶在她说话之前握住了那只手。

    “虽然速度有些快,但一切都是为了综艺。”她说的义正言辞,好像完全不带任何私心。

    “为了我们的综艺能够顺利过关,这个发展速度,我也是可以接受的。”她小心翼翼的握着对方的手,时不时讨好的戳两下,眼神充满了‘弱小’、‘无辜’、‘可怜’。

    姜含卿被这眼神看得头皮发麻,沉默了半天,最终冷漠的抽回手。

    虽然她今晚是真的不想见到阎默,但对方已经把东西全都搬进来了,这时候再叫人滚出去睡似乎也有些不近人情。

    于是,姜含卿只能在心里咽下这口气。

    “那还请阎总晚上睡觉的时候做好自己的本分,不要俞距,也别想趁机占我便宜,东摸摸西摸摸的。”

    什么叫东摸摸西摸摸?

    阎默眼睛瞪得多圆,“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这不是赤|裸裸的耍流|氓吗!她堂堂阎氏集团的总裁会做这种耍|流|氓的事吗?

    姜含卿最见不得对方这幅仿佛自己很无辜的样子,嗤笑一声,“你以前这种事做的还少了?”

    “也不知道以前是谁,一到晚上手脚就不老实”

    两人结婚十年,成人模式都不知道解锁到多少集了。

    结果现在可好,一朝失忆,直接回到新手村。

    阎默沉默了一会,终于道:“一定是以前的那个我干的,和现在的我完全没有关系。”

    她已经开始区分‘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了,试图把‘耍|流|氓’这件事和自己撇清关系。

    她信誓旦旦的保证,“现在的我,是绝对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俞距的举动的。”

    姜含卿压根就没打算相信,敷衍道:“哦?是吗?”

    在姜含卿眼里,阎默就是再失忆,本质里还是那个老|色|痞,‘以前的她’和‘现在的她’又有什么区别?

    姜含卿随手拿过一个毛毛虫玩|偶横在两人中间,“反正床也挺大的,咱们就井水不犯河水吧。”

    “要是半夜让我发现你偷偷越线”姜含卿冷笑一声,后面的话没有说完。

    阎默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她举起双手保证,“我不会,我没有,你信我。”

    姜含卿懒得和她多费话,直接爬上|床,把干净的浴巾丢给阎默。

    “赶紧去洗澡,出去一整天,身上脏兮兮的也敢往床上坐。”

    “以后没换衣服不许上|床。”

    阎默又被老婆嫌弃,委屈巴巴的看了对方一眼。

    姜含卿冷漠的扭过头,继续研读她下一步戏的剧本,再不分给对方一个眼神。

    可怜的阎总拿着干毛巾走进浴室,只觉得自己今后的家庭地位十分堪忧。

    她幻想中,自己在家里一呼百应,下班后老婆立即上前对她嘘寒问暖的画面压根就没出现过。

    姜含卿短暂的温柔,全部用在了当时那个还在病床上的自己身上。

    出院之后,她阎默就是一棵草。

    一颗随风飘零的野草!

    野草阎总狠狠的关上浴室的门,以表达自己的不满。

    姜含卿听到动静,微微皱眉,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浴室喊了一声,“不满意就滚出去睡,弄那么大动静给谁听呢?!”

    阎默闻言,心一跳,小心翼翼的从浴室探出一个头。

    她委屈巴巴的解释,“含卿,门是风吹的,我没有不满意”

    姜含卿一看见对方那个没出息的样,心里更气,烦躁的挥了挥手。

    “滚去洗澡!”

    ※※※※※※※※※※※※※※※※※※※※

    阎默:委屈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