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我去你*的

我去你*的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在一瞬间想起之前被‘清水面条’支配的恐惧,忽然觉得自己这个让姜含卿做饭的提议并不是很好。

    她试图退让一步,“其实如果你愿意承包所有家务”她也不是不可以勉为其难的承包家里做饭的任务。

    姜含卿想也不想就拒绝,“你别想着把家务活全都推到我一个人身上。”

    其实,还有一个更加轻松便捷的办法,两人都想到了。

    “你可以把阿姨再请回来。”姜含卿说。

    姜含卿本人没有什么领地意识,并不介意找个阿姨解放一下她们本就繁重的生活。

    “当初要把阿姨赶走的人是你。”姜含卿顿了顿,有些拿不定阎默究竟是怎么想的。

    “我知道你平时工作忙,如果你觉得家里没有人做事,可以把阿姨再请回来。”这样也省的自己总被这人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挑刺。

    姜含卿真的非常讨厌阎默这幅公事公办、冷着一张脸喊她‘姜小姐’的样子。

    阎默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其实对于她们而言,请一个阿姨在家打扫卫生、照顾她们的起居生活,其实是最好的选择。按理说,她应该会很愿意才对。

    可她偏偏沉默良久,没有接话。

    不知为何,心里的另外一种情感,固执的不愿意让除姜含卿以外的人,打扰到她的生活。

    阎默掩饰性的咳嗽一声,“一个你在就已经够我头大了,家里再来个外人”

    “我刚刚出院,不习惯和陌生人接触。”

    这和出没出院有什么关系?

    姜含卿虽然疑惑,但既然阎默不愿意,她也没有强求。

    “那你今晚想吃什么?”

    她很少进厨房,对于调料的位置也不知道在哪,找了好一阵。

    阎默其实想吃顿好的,但考虑到姜含卿小菜|鸡的做饭水平,于是自觉大度道:“那就来个西红柿炒鸡蛋吧。”

    做起来方便,也不长胖。

    这样的话,姜含卿晚上还能陪她一起吃饭。

    姜含卿信心满满的应了一声,开始自己在厨房捣鼓起来。

    阎默本来想进去看看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但被这人推了出来。

    姜含卿理直气壮道:“是你说的,要和我分得清清楚楚,要是让你进来帮忙了,那这顿晚饭算谁做的?”

    阎默噎了一下,总算是感受到了小妻子伶牙俐齿的程度。

    她其实也不是真的那么小气,非要把两个人之间分得那么清楚。

    她只是不想动摇。

    不想在正式离婚之前轻易动摇自己的心。

    因为她已经隐隐有些察觉到,现在的自己,正在不受控制的开始喜欢姜含卿。

    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

    姜含卿的做饭水平果然和那碗清水面条一样,发挥的十分稳定。

    真的仅仅只是熟了而已。

    阎默在挑出第四块碎蛋壳后终于忍无可忍,发出灵魂拷问:“你做的是西红柿炒鸡蛋壳吗?”

    姜含卿老脸一红,“我觉得还挺好吃的啊”她强行夹了一块西红柿,勉强咽下去。

    阎默实在看不下去了,抢走那一盘菜,“算了,别吃了。”鸡蛋壳十分均匀的分布在每一块蛋花里,根本没法下咽。

    姜含卿放下筷子,又羞愧又难受,“对不起。”她也没想到自己做的饭竟然会这么难吃。

    这都要怪以前的那个阎默!

    她本来做饭的次数就少,那家伙还总是一口不剩的吃个精光,不给她品尝自己手艺的机会,这才导致她对自己的做饭水平产生迷之自信。

    也正是现在这种情况,姜含卿才真的意识到,以前那个阎默对她究竟有多好。

    和现在这个只会嫌弃她的阎默,一点也不一样!

    她真的很想让以前那个疼她爱她的阎默回来。

    至于现在这个?

    该死哪去死哪去吧!

    阎默听见姜含卿道歉,心里也有些不舒服。

    尽管她的本意只是害怕对方吃这种饭菜会吃坏肚子,但多少,语气中也还是带了些责备的意思。

    她只能尽量扯开话题,“你以前在当小明星的时候”

    “呃,就是我们还没有结婚的时候,没有自己做过饭吗?”

    按理说,像姜含卿这种‘穷人家的孩子’应该早当家才对,做饭这种小case难道不应该手到擒来吗?

    姜含卿没想到阎默会突然问起自己以前的事,微微一愣。

    其实她们结婚太久了,这么多年的幸福生活早就让姜含卿忘了以前那些于她而言并不算很美好的回忆。

    “在剧组拍戏的时候都是跟着大家伙一起吃盒饭的。”也没得挑。

    “至于没戏拍,住在地下车库的时候”

    姜含卿想了想:“大多数时候吃泡面吧。”省钱又省力。

    “再说了,有娇娇在,她几乎也不怎么让我自己单独做饭。”这么多年来,姜含卿亲自动手做饭的次数还真是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阎默警觉地竖起耳朵,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信息,“你和霁娇娇以前一直都住在一起?”

    姜含卿反问:“两个人一起租房子,房租费也能省下一笔吧。”

    “这有什么问题吗?”

    她看着阎默越来越绿的脸色,又不怕死的补充了一句,“更何况我和娇娇之间,原本也不分彼此。”

    不分彼此?

    什么意思?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阎默一时间有些捉摸不透姜含卿口中的‘不分彼此’是什么意思。

    难道周助理说的都是真的?

    霁娇娇就是姜含卿的‘前女友’,那只被自己中途棒打的小鸳鸯?

    阎默酸不溜秋道:“那还真是委屈你和我在一起了呢”

    要不是自己当年出手‘强取豪夺’、‘棒打鸳鸯’,姜含卿现如今应该已经和那个霁娇娇在一起了吧?成为霁家千金的妻子了吧?

    哪还有她阎默什么事!

    姜含卿不知道阎默为什么突然又开始生闷气,只觉得这人自从失忆后,脾气真是越来越难捉摸了,阴晴不定的令她频繁产生想砍|死对方的冲动。

    姜含卿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语气不冷不热道:“我确实觉得挺委屈的。”

    不是对以前的阎默,而是对现在的阎默。

    阎默心一抖,忽然有些慌。

    姜含卿:“阎总在让我摆正自己位置的时候,也请先摆正你自己的位置。”

    “是你亲口说的,我姜含卿对你而言就只是一个陌生人,是一个暂时‘同居’的室友。”

    “既然你没有把我当成是你的妻子,而只是当成‘室友’。”

    “那么请问阎总,你又有什么立场吃醋呢?”

    “你会管你的‘室友’和曾经谁有染?今后又要和谁在一起?”

    姜含卿知道自己今天这番话说的有些过分了。

    阎默失忆,她本人也是受害者。

    但对方近些天的言行举止实在是令她有些疲惫和难以忍受,让她忍不住,就是想怼回去。

    她不知道阎默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找回记忆,也不知道这种乱成一团糟的生活究竟还要持续多久。

    她只知道,这才仅仅只是第二天,她就已经有点想砍人了。

    阎默没想到姜含卿会在这种时候突然爆发,她看着她逐渐冷下来的眼神,心里越来越慌,想开口为自己辩解,但又无从解释。

    因为姜含卿说的都是对的。

    过了一会,阎默道歉:“对不起。”

    她现在,确实做不到完全控制自己的心,也做不到完全不去在意对方,不去疯狂吃醋。

    但她保证,“我今后会努力做到和你保持一定距离,不去干涉你的正常生活”

    “也不会呃,干涉你的感情生活。”

    姜含卿没想到阎默竟然会这么说,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古怪。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有种,对方想尽力和她撇清关系的感觉?

    姜含卿之前就算再气、再委屈,也从来没想过要和阎默分开。可为什么,她听阎默话里的意思,像是要和自己

    离婚。

    这个词仅仅在姜含卿脑子里出现了一秒,就迅速被她抛到一边。

    她从未想过要和阎默离婚,她也不信阎默会有这种想法。

    否则,她们曾经一起度过的十年婚姻究竟算什么?

    姜含卿始终相信,阎默就算现在暂时忘记了她,很快也会想起来。

    离婚这种事,不应该,也不可能发生她的身上。

    可阎默接下来的话却让姜含卿如坠冰窟。

    “意思就是”

    “如果你有喜欢的人,我不会干涉你的感情生活。”

    最好就是两人互不干涉,等到这场综艺结束之后,和平离婚。

    姜含卿被气笑了,“没想到你这么大方啊,阎总?”

    她从沙发上随手拿起一个抱枕,直接砸到阎默脸上。

    “我去你的。”

    ※※※※※※※※※※※※※※※※※※※※

    求各位爸爸们给点营养液吧!!孩子缺钙总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