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您认为,我们谁攻谁受?

您认为,我们谁攻谁受?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无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愤怒。

    好哇,她前一刻还说要找到那只苦命的小鸳鸯,结果下一秒,这一对小鸳鸯就当着她的面抱在一起了?

    阎默脸色不善的盯着霁娇娇看,周助理之前说的姜含卿的‘前任恋人’,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吗?

    姜含卿没想到阎默会突然出现,她慢半拍的放开霁娇娇,问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以往可没见这人这么勤快过。

    阎默冷笑一声,“怎么,不欢迎吗?”竟然还嫌她来得快?是觉得自己打扰到她们的好事了吗?

    她来的这么快,两人都已经抱到一起去了,要是她再晚来一会???

    阎默不等姜含卿反应,直接将人从霁娇娇身边拉回到自己这边,紧挨着她坐下。

    姜含卿再迟钝也反应过来对方是吃醋了,只觉得这酸水冒的实在不对味,有些哭笑不得道:“这位是霁家千金。”

    她试探着问阎默:“你应该记得的呀?”

    阎默应该只是忘了和自己有关的那部分记忆,但霁娇娇早几年就被霁家找了回来,家族聚会上也经常碰面,阎默没理由也忘记她。

    刚才光顾着生气,阎默并没有注意到和小娇妻抱在一起的人是谁。经过姜含卿提醒后,她这才注意到,这只‘小鸳鸯’竟然还是一张熟面孔。

    霁娇娇刚刚酝酿好情绪,眼泪才流了一半,结果被这人尴尬的打断,此时也没了哭的心情。

    她有些不情愿的对阎默问好:“好久不见了,阎总。”

    这人从以前起性格就十分恶劣,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讨厌。

    霁娇娇对阎默没什么好感,阎默亦然,两人互相干瞪眼,就比谁更尴尬。

    姜含卿轻咳一声,在桌子底下悄悄握住阎默的手,示意她收敛一些,“我好不容易和朋友出来聚一次,你干嘛啊”早知道不让她过来了。

    以前也没见人这么大敌意,怎么失忆之后醋性反而变这么大。

    阎默虽然不爽,但也不想让姜含卿为难,总算收敛了些神色。

    她倒是没想到,姜含卿竟然和霁家千金是朋友。

    姜含卿坦荡的对上她探究的眼神,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和娇娇认识的时间可比你长,要吃醋也轮不上你。”

    阎默下意识反驳,“谁吃醋了?”

    姜含卿在说谁?是谁在吃醋?反正不是她阎默!

    霁娇娇心思细腻,敏感的发现阎默不对劲,她有些不确定的看向姜含卿,问:“她怎么了?”

    霁娇娇比姜含卿小六岁,两人从小一起在福利院长大,情同姐妹,认识的时间自然是要比阎默要长的。

    但阎默不是早就知道她和姜含卿的关系了吗?怎么现在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姜含卿在征求阎默的同意之后,这才给霁娇娇解释清楚前因后果。

    这场大规模的昏迷事件还登上了新闻热搜,霁娇娇也有所耳闻,但她完全没想到这种魔幻的事会发生在自己周围,而且还是自己最亲近的朋友的爱人。

    听到姜含卿说阎默连她也忘记了的时候,霁娇娇第一时间担心姜含卿会不会因此受委屈。

    但今天看到阎默这幅紧张的护犊子的样子,她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多虑了。

    这两人好歹也结婚十年了,感情好着呢,应该不会有多大问题。

    姜含卿见对方愁眉苦脸替自己担心的样子,无奈道:“你别光担心我了,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霁娇娇想要摆脱霁家,就必须要有独立生存的能力。

    姜含卿问道:“由奢入俭难,如果你想摆脱霁家,我可以帮你,但是你确定自己还能过回当年的苦日子吗?”

    两人最苦的时候,只能蜗居在一个小小的地下室车库里,吃饱饭的同时还要担心下个月的房租水电费。

    现在,姜含卿的日子肯定比当初好过太多,也能给霁娇娇带去很大帮助,但比起真正的豪门生活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姜含卿担心现在这个已经适应了上流社会生活的霁娇娇会受不了。

    霁娇娇苦涩的笑笑,“有什么受不了的。”

    “我这两年来从未开心过。”

    霁家人对待血脉亲情的态度比她想象之中要冷酷的多。

    霁娇娇本以为自己找到了亲生父母,就能拥有一个温暖的家,谁曾想,她只是从一个火坑跳到了另一个火坑罢了。

    她不是曾经那个样样完美的‘霁家千金’,却要处处被人拿来和之前的假千金相比较。

    霁娇娇从来不怕吃苦,但却害怕被人比较。

    害怕他们一次又一次吧她的自尊丢在地上践踏,说她是不入流的东西。

    她也是见过霁凌的。

    在她搬进霁家的那天,她见过那个所有人口中‘可惜’了的,样样都好的女人。

    她看见她收拾好行李之后,毫无留恋、决绝的离开了这个她待了二十多年的家。

    她没带走任何属于霁家的东西,也没有怨恨自己这个‘抢走’她家人的人,她只是平静的离开。

    那么果断,那么潇洒。

    哪怕所有人都当她是落魄的山鸡,可霁娇娇偏偏看到的,是这人不屈的傲骨。

    那才是她一直以来最为羡慕的东西。

    是能放下一切的勇敢。

    于是她果断的点了点头,“我想离开霁家,哪怕从零开始。”

    //

    吃完饭后,阎默开车带姜含卿一块回家,路上想起霁娇娇的事,有些担心道:“霁家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家。”

    真假千金的事情当年闹得很大,阎默也有所耳闻。

    “她们当年能毫不留情的赶走已经养了二十多年的霁凌,现如今更不可能放过霁娇娇这个真千金。”

    她劝道:“你最好不要趟这趟浑水。”

    姜含卿听了这话后心里很不舒服,尽管她知道阎默是好意,但这种冷漠的劝说还是让她有些生气。

    “我和娇娇从小一起长大,她过的不开心,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她从火坑里拉出来。”更何况,今后的路,都要靠她自己来走,姜含卿自觉真正能帮上忙的事也不多。

    阎默的确不记得这两人是多年的朋友,噎了一下,道:“抱歉,这种话我以后不会再说了。”

    她顿了顿,又忍不住有些委屈,“我只是不想看到你被霁家人为难”

    不知怎的,阎默想起霁娇娇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心里莫名有些不是滋味,小声嘟囔了一句,“真的就只是朋友吗”

    虽然声音很小,但姜含卿还是听见了,她莫名其妙的看了眼阎默,“不然还能是什么?”

    她和霁娇娇从小在h市的福利院一起长大,后来两人一起去剧组给人家跑龙套,演替身、演尸体

    姜含卿的运气稍微好一些,因为一张脸长得艳丽,还真混成了个18线小糊星。

    再之后,就遇上了阎默,又一举嫁入豪门,成功挤进上流社会。

    至于霁娇娇,姜含卿也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霁家流落在外的真千金,这一切简直玄幻的像是在做梦。

    不过现在看来,豪门似乎没什么好的。

    再有钱又怎么样,娇娇还不是过的不开心。

    阎默见姜含卿一脸坦荡,两人也不像是曾经有染的样子,她想起之前周助理的话,忍不住脱口而出,“难道你们之前没在一起过吗?”

    姜含卿被吓了一跳,张大嘴巴“啊?”了一声,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阎默。

    “我和娇娇?”

    她一时失语,不知道这人脑回路究竟是怎么长得。

    最后,憋了半天,才问道:“那依您看来,我和娇娇。”

    “谁攻谁受?”

    ※※※※※※※※※※※※※※※※※※※※

    阎默:我才是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