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想要找回记忆

想要找回记忆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阎默原本只是想叫一下对方的名字,却没想到被姜含卿突然偷袭。

    她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近在眼前的脸,以为自己会厌恶这人的亲密接触,会把人推到一边。

    但奇怪的是,她没有。

    她只是僵硬着身体站在那里,任由姜含卿完完全全吃干抹净,甚至看着她意犹未尽、色情的舔了舔嘴唇。

    阎默的眼神暗了暗,于是哑声道:“你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突然亲她?

    姜含卿慢条斯理的后退一步,完全一副吃完就跑不准备认账的态度,“特训第一条,你该不会忘了吧?”不许拒绝妻子任何形式的亲密触碰。

    这其中的‘亲密行为’,当然也包括亲吻。

    但阎默却向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不准备让她蒙混过关,“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姜含卿看着对方的眼神,心虚的吐了吐舌头,“我这是怕你上了综艺之后不习惯,提前带你练习一遍。”她说的义正言辞,好像一点私心也没有。

    阎默没有问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还想再问,但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夫妻倆默契的对视一眼,阎默放开了禁锢住姜含卿的手,脸上的表情陡然间冷了下来,示意姜含卿去开门。

    含卿趁机嘟囔了一句:“胆小鬼”然后飞快的逃走,去给爸妈开门。

    年少夫妻老来伴这句话用在阎默父母身上倒是没错。

    少年时期,因为家族联姻的缘故,这两人互相看不上眼,却又因为两家的利益纠葛不得不紧紧绑在一起。

    他们的婚姻是失败的,同时,这段失败的婚姻还伤害到了年幼的女儿的心。

    他们也是第一次做父母,真的有太多不足。所以后来,阎默一直与他们不亲近,他们也认了。

    所幸的是,女儿在结婚之后,突然间成熟了许多,也想开了许多。

    或许是因为她自己和别人组建了一个新的家庭,也就不再对童年时期那段不幸福的家庭关系耿耿于怀。

    再加上有姜含卿这个‘媳妇’从中调解关系,现在,一家人的关系倒是比从前好了许多。

    阎父阎母看见是姜含卿出来迎她,便有些担心道:“含卿啊,阎默呢?”该不会生病太重,还躺在病床上吧?

    姜含卿将两位老人迎进家门,安慰道:“放心吧,阎默没事,她在厨房忙着做饭呢。”

    在得知两位老人到来后第一时间躲进厨房的阎默,默默抓紧了手里的锅铲。

    记忆中,她太久没有见过父母了,也不知道以前的那个自己究竟是如何与他们相处的?

    姜含卿见对方在厨房磨磨唧唧的不肯出来,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我去厨房看看。”

    她关上厨房的门小声道:“你怎么回事,菜还没做好吗?”

    阎默低头玩锅铲,“做好了,你端出去吧。”

    姜含卿问:“那你呢?”这人该不会打算在厨房躲到两位老人家吃完饭回去吧

    所幸阎默没有这样想。

    “我我一会就出去。”她只是暂时还没有准备好。

    “那个”

    她问姜含卿:“我平时,都怎么和他们相处?”哪怕嘴上说着不渴望血脉亲情,可阎默心里,始终还是在意的。

    她也曾经,想拥有一个温暖的家。

    姜含卿见这人眉头都快皱成一团了,有些心疼的伸手替她揉了揉。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说。

    “你别怕,阎默。”

    姜含卿努力回想阎默以前和她父母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犹豫道:“大概你们之间就像所有父母和子女相处时的那样吧”

    虽然话也不太多,但是行动之间总是处处透着温暖。

    “如果实在没做好心理准备的话”

    姜含卿伸出手,笑眯眯的看着阎默,“默默,要不要试着牵一下我的手?”

    阎默一时间被对方的笑容所迷惑,稀里糊涂的就牵住了那只白白嫩|嫩的小手。

    姜含卿的手很软很小,就像她整个人一样。阎默张开手,将她的小手整个包裹进了自己的掌心。

    阎默父母见两人在厨房呆了很久,又牵着手出来,忍不住开玩笑道:“感情这么好啊,吃个饭手也不松开?”

    他们自认为幼年时期亏欠了阎默,算不上她心中最重要的人,或许对于她来说,最重要的人就只有姜含卿一个。

    之前听报道说这次大规模昏迷事件导致全体失忆,他们还担心了好一阵,生怕阎默会不会像那些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一样,忘记那些对她而言重要的回忆。

    但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

    这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是像以前一样好。

    姜含卿被打趣,有些害羞的松开手,到一边去给爸妈盛饭,“爸妈多吃一点,这些菜都是阎默知道你们要来,亲手做的呢。”

    姜含卿一向嘴甜,把两个老人哄的喜笑颜开。

    倒是阎默,自从落座之后就一直紧绷着身子,不知道说什么,只顾着埋头吃菜。

    不过好在她以前的时候话就不多,两位老人倒是也没看出来她和从前有何不同,只是关切的问道:“默默,你感觉还好吗?”

    阎默夹菜的筷子一顿,尽量显得不那么僵硬道:“还好”

    坐在她身边的姜含卿偷偷在桌子底下掐了她一下,于是阎默又不情不愿的加了一句,“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暂时也没查出什么后遗症。”

    阎默父母总算放下心来。

    他们隐约感觉到女儿和平时有些不同,但又想到对方刚刚出院,兴许是身体不舒服的缘故,便也没太在意。

    阎默妈妈给她夹了几块茄子,“你刚出院,多吃一点。”

    阎默看着碗里的茄子有些发愣。

    她没想到对方会记得自己爱吃茄子。

    她以为像她这样的小孩,连想得到父母最起码的关心都是奢侈,对方又怎么会在意她的喜好呢?

    她没说话,默默把碗里的茄子吃干净,只觉得自己生的这场病,让她错过了许多重要的事情。

    她第一次产生一种强烈的愿望,想要找回曾经丢掉的那部分回忆。

    无论是关于姜含卿的,还是父母的。

    ※※※※※※※※※※※※※※※※※※※※

    我爱吃茄子!油焖的那种糖醋茄子!我们学校食堂一级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