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被忘记的,不仅仅只有她

被忘记的,不仅仅只有她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姜含卿在阎默震惊的眼神下,快速且娴熟的写下特训内容,速度之快简直就像是早就预谋好了一般。

    特训第一条:不许拒绝妻子任何形式的亲密触碰。

    阎默目瞪狗呆的看着她,下意识的就想拒绝,“那不行,万一你想对我”耍流|氓这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合法夫妻。

    合法行为。

    阎默在心里默念这八个字,默默把‘耍流|氓’这三个字又咽了回去。

    姜含卿嗤笑一声,“你以为我会对你做什么吗?”

    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嫌弃之意,从上而下打量了一下对方,慢慢从嘴里吐出这句话,“说实话,这张脸,我看了十年,也委实有些看腻了。”

    阎默:“???!!!”

    姜含卿故意无视阎默的表情,继续道:“你放心,你想象中的‘亲密行为’是不会出现的,最多就是牵牵手,拥抱”她顿了一下,犹豫道:“或许kiss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是综艺,也是需要有噱头的。

    阎默一脸‘我就知道会是这样’的表情,于是言辞激烈的拒绝,“不行。”kiss什么的她自认为还做不到。

    姜含卿无所谓的耸耸肩,也没强求,“那就算咯。”

    反正大不了到时候就和剧组说,阎默不喜欢在外人面前做这种亲密的事,谁还敢怪阎氏集团的总裁不配合呢?

    阎默:“?”

    就就算了?

    就不再多求求她吗?

    万一她心一软,那可不就答应了?

    这个女人为什么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她真的是她的妻子吗?啊?!!?

    姜含卿坐在一边看着阎默疯狂陷入自我纠结,面上不显,心里快笑岔气了。

    说实话,除了刚刚和对方恋爱那会,她已经很久没看见阎默如此‘可爱’的一面了。这次失忆,反倒是让她找回了一些两人刚刚恋爱时的感觉。

    那个时候的阎默也和现在一样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很想要,嘴上非要装作不在意。

    阎默平复好心情,又继续往下看。

    特训第二条:今晚开始同床共枕。

    阎默想也不想就立即摇头,“这绝不可能!”她的家现在到处都被姜含卿的东西覆盖入侵,唯有那间小小的客房是她在这个家最后的倔强!

    姜含卿早料到对方的反应,慢条斯理道:“也行啊。”

    “那我们还是提前准备好违约金吧。”

    不等阎默说话,她反问道:“毕竟你见过哪对夫妻晚上是分房睡觉的?”要是被剧组拍到她们晚上分房睡觉,那才真的要出大事。

    阎默陷入沉思。

    这话倒是也没说错。

    只是

    见阎默有些犹豫不决,姜含卿决定添一把火,“我知道你暂时还不能接受同床共枕,我们可以先分别盖两床被子,一人一半床,互不侵犯对方的领土,你觉得怎么样?”

    反正等大家都睡着了,谁还记得有几床被子。

    就凭她们滚了十年的床单,姜含卿还不信她们晚上能滚不到一起去。

    阎默终于被说服了。

    她闭上眼睛,仿佛做出了什么深刻的决定一般,“那间客房”

    “是我最后的倔强。”

    姜含卿差点没笑出声来。

    请原谅她,体会不到她的悲伤。

    姜·影后·含卿很快调整好面部表情,做出和对方一样悲痛的神情,握住她的手,“是,我知道。”

    “为了综艺,实在是委屈你了。”

    “你放心,等到综艺一结束,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再去打扰你的。”

    阎默被这句话安慰到了,于是终于放下心来,但又觉得那句‘桥归桥、路归路’让她心里很难受,于是勉为其难道:“倒也不必说‘桥归桥、路归路’这种话,就算做不成爱人,我们还是朋友。”

    姜含卿微微挑眉,控制不住嘴角上扬,“看来我的地位升级了啊?”已经成功从陌生人,晋升为朋友了。

    不错,是个好兆头。

    阎默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立即反驳道:“现在还不是朋友,我是说以后!”

    “以后,还是有可能成为朋友的。”毕竟她并不讨厌她。

    姜含卿觉得奇怪。

    “既然我们以后能成为朋友,那为什么,以后不能成为爱人呢?”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眼睛紧紧盯着阎默的表情,仿佛希望能从对方的脸上找到一些答案。

    阎默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才道:“反正就是不可能。”她下意识的排斥结婚这件事。

    阎默很清楚,她父母的婚姻就是鸡飞狗跳,一团糟糕。她自己就生活在一个并不幸福的家庭里,又怎么能有自信带给别人一个幸福的家庭呢?

    她甚至觉得很奇怪,没有失忆前的自己,究竟是怀揣着一种怎样的心态和姜含卿组建家庭的?

    她怎么敢。

    姜含卿有些被阎默的态度伤到了,但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急不得,于是没有再追问下去。

    阎默继续往下看。

    特训第三条:要听老婆的话,无微不至的关心老婆。

    这是三条特训中的最后一条,阎默放下纸条,“这条难度太大了,而且涉及范围太广,我不太确定自己能不能做到。”

    毕竟她不是以前的阎默,做不到像以前一样关心对方。

    更不想像以前一样听话!

    姜含卿没有回答,只是问:“你知道我爱吃什么吗?”

    阎默下意识的就想摇头,可脑子里却像出鬼一样的浮现出烤猪蹄的形象。

    她震惊的看着对方苗条的身材,试探着问:“或许,瘦瘦的你,喜欢吃肥肥的烤猪蹄吗?”

    姜含卿表扬般的捏了下她的脸颊,“恭喜阎总,答对了。”

    “看来有些本能,哪怕失去了十年记忆,也不会忘呢。”

    阎默震惊的看着对方,完全没想到自己看似苗条的妻子居然会喜欢吃烤猪蹄这种油腻的东西!

    这是什么巨大反差!

    姜含卿被对方的反应逗笑了,“但是综艺的时候不能这么说。”

    “如果节目组问起我最喜欢吃什么,你就说草莓,或者蓝莓总之得说一些符合我气质的食物。”烤猪蹄这种东西,咱们私下懂就行了,真放到综艺里说,她清纯小花的人设可就彻底崩塌了。

    阎默莫名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一时间缓不过劲来。

    姜含卿奇怪道:“有这么夸张吗?”不就是喜欢吃烤猪蹄这怎么了,怎么阎默一脸世界观崩塌的样子?

    阎总无情的闭上眼睛,“你的脸欺骗了我。”果然,越是漂亮的女人,脸越会骗人。

    姜含卿恶意的掐了掐她的脸,“那你的脸呢,阎总?”

    阎默刚想躲开,姜含卿立即道:“特训第一条:不许拒绝妻子任何形式的亲密触碰。”于是阎默只好僵硬的停在原地,任由对方搞怪。

    她甚至觉得自己对待姜含卿,有些过于好脾气了。

    除了眼前这个大胆的女人,谁还敢这样搞怪堂堂阎氏集团总裁大人的脸呢!

    阎默觉得,要是按照自己原本的性子,早在姜含卿把手放在自己脸颊的那一刻,她就应该冷冷的把对方推到一边,然后用眼刀杀个一百遍,最后再让周助理把这个被自己伤害到痛哭流涕的女人带出办公室,让她回家好好反省一下。

    但是她什么也没有做,就只是默默纵容了对方的俞距举动。

    阎默其实不太喜欢时刻被另一种情感绑架的自己,但因为那个人是姜含卿,她又总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她明白姜含卿的意思。

    她们相爱十年,有些本能是刻在骨子里的,比如她无法控制的想要关心她,无法控制的在意她。

    而她唯一要做的,仅仅只是顺从本能而已。

    “对了。”姜含卿说。

    “爸妈刚给我发消息说,一会中午要来看你。”阎默毕竟出了那么大的事,就算她有意想瞒,也瞒不住多久。

    阎默头皮一跳,试探着问:“谁爸妈?”

    姜含卿:“你爸妈。”

    等了一会,阎默没出声,姜含卿觉得有些不对劲,果不其然,她看见对方一脸抗拒的表情。

    她微微皱眉,“你该不会”

    阎默以前和家里的关系不太好,这点姜含卿是知道的。

    但自从两人结婚之后,阎默顺带着也理解了父母当时的做法,选择了包容和原谅,和家里的关系早就已经和解了。

    但此时此刻,对方这幅抗拒的态度

    姜含卿心里突然有个不好的预感。

    或许阎默忘了的,不仅仅只有她。

    ※※※※※※※※※※※※※※※※※※※※

    求爸爸们灌溉营养液!!评论也行啊!!别让我单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