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离婚协议

离婚协议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吃完饭,阎默打算去浴室洗个澡。

    姜含卿不放心,便多问了一句,“你还记得毛巾放在哪吗?”

    阎默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低声道:“记得。”

    她记得所有。

    她记得家里的毛巾沐浴液摆放在哪里,也记得冰箱第几格里有新鲜的蔬菜。

    她甚至记得两天前,自己刚刚从花鸟市场淘来了一只小白猫,取了名字叫‘喵喵’,现在就养在公司的休息室里。

    她唯一忘记的,是有关姜含卿的一切。

    这太不寻常了。

    阎默已经逐渐能够感觉到,姜含卿这个人在‘曾经的自己’心中十分与众不同。那只喵喵恐怕也是‘曾经的自己’特意买回家哄这人开心用的。

    毕竟阎默可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个毛绒控,她也不记得自己当初究竟是出于何种心态会想买那只小白猫。

    她突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姜含卿这个人,正在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入侵她的生活,融进她生活的方方面面,影响着她的情绪波动。

    或许,在她丢失的那十年记忆里,她们的确很相爱。

    气氛莫名有些尴尬,阎默想说点什么缓和一下,但姜含卿只是温柔的冲她笑笑,“你记得就好。”

    她选择大度的包容一切,只在低头的时候微微露出一丝悲伤。

    阎默什么都记得。

    除了她。

    阎默看见对方明显失落的神色,心里也有些难受,于是赶紧躲进了浴室。

    她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与对方相处。

    她不是以前的阎默,现在的姜含卿对于她而言,仅仅只是认识不到一天的陌生人。

    她无法对着一个陌生人,付出和从前一样毫无保留的爱意。

    甚至,她不知道自己对姜含卿究竟还有没有爱意。

    理智告诉她,这场意外不能怪任何人,这不是她的错,但心里的另一种情感却不受控制的汹涌起来,不断的提醒她,她不该这样对姜含卿。

    阎默讨厌这样的自己。

    讨厌这个被情感困住,被‘妻子’套牢的自己。

    她应该是无往不至,不受任何束缚的阎默,而不是轻易被感情影响的‘弱者’。

    阎默坐在浴缸里闭目养神,思考着今后该怎么办。

    尽管姜含卿给她的感觉很好,她也并不讨厌这样一个温顺的妻子,但她无法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二人世界,也不习惯和一个‘陌生人’分享自己的家。

    仿佛下定决心一般,阎默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给周助理打个通电话。

    “喂,老板。”作为阎默的贴身助理,周卫国二十四个小时随时待命。

    阎默小心的看了眼浴室的门后,在确定姜含卿不在这附近后,才仿佛做贼般小声对周助理道:“帮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书。”

    周助理手机差点被吓掉,他掏了掏耳朵,声音提高八度,又问了一遍:“您说什么?”

    阎默皱眉,不知道为什么对方这么大反应,“我说,帮我准备一份离婚协议书。”

    周助理:“”

    电话那头一瞬间没了声音,阎默有些不高兴道:“老板和你说话,你居然敢走神?这个月奖金不想要了?”

    周助理简直有苦说不出,他就是想要奖金才不敢接这话的。

    亏他刚才在医院还以为这两人没事,没想到老板居然连离婚的心思都敢动。

    “您就不怕您找回记忆之后”会想砍死现在的自己吗?

    阎默一颗心冷的像石头,“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谁知道她以后还能不能想起来呢?如果一辈子想不起来,难道要让她和一个陌生女人过一辈子吗?

    她可不愿意委屈自己。

    周助理不明白向来宠妻如命的老板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只是丢失了一段记忆,就连爱也不复存在了吗?

    他好意提醒道:“您要不要再试着相处一段时间呢?”

    “万一很快就能恢复记忆,或者在朝夕相处的这段时间内您又重新爱上老板娘”

    周助理跟在阎默身边十几年,知道这人向来心狠。不仅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所以当初在得知老板和当时还是十八线小明星的姜含卿恋爱,甚至走到结婚这一步的时候,他下巴差点没给惊掉。

    他原本还以为老板这辈子都注定要孤寡一生了。

    结婚后的阎默脾气变好了很多,虽然还是那副别人欠她五百万的臭脸,但偶尔也会在和那位姜小姐通话的时候露出难得温柔的笑来。

    周助理知道,这些变化,是姜含卿带给她的。

    而现在,她忘了她,便要把这一切全部抹去。

    周助理大着胆子顶撞了老板一句,“您不觉得您现在的做法,对姜小姐,非常不公平吗?”

    甚至这么早就开始筹备离婚,简直是没有人情味。

    阎默那边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她说:“我会再认真考虑一下的。”

    周助理刚准备松一口气,又听她说:“但是离婚协议,你可以先开始准备起来。”

    “”怎么说了半天,还是要离婚。

    阎默自认为十分大方道:“给她最优的协议方案,除了公司的控股权,我净身出户也没关系。”

    周助理噎了一下,小声道:“老板当初在签婚前协议的时候,原本就是这么定的。”

    “如果您离婚,就是不想净身出户也不行。”

    阎默:“”这么狠的吗?

    她揉了揉太阳穴,“我明白了,你去办吧。”

    钱没了可以再赚,她原本也不在意这些虚的。

    姜含卿见阎默进浴室好久都没有出来,有些担心的敲了敲门,“阎默,你还好吗?需要我帮忙吗?”

    阎默看了一眼门的方向,迅速挂断电话,从浴缸里站起来。

    “抱歉,我洗太长时间了。”她匆匆擦干水分,套上宽松的浴衣。

    姜含卿见她没事就放心了,“我只是怕你出事,所以问一下。”

    毕竟医生也没明确说除了失忆之外,还会不会有其他后遗症。

    看着姜含卿关切的脸,阎默心中莫名有些愧疚。

    她的妻子如此为她着想,而她却背着她,偷偷准备离婚的事。

    她简直就是新时代的渣女。

    “你现在要洗澡吗?”她默默的转移话题。

    姜含卿累了一天,也确实想早些休息了,于是点了点头。

    但紧接着,她又想到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那个”

    她有些期待,又有些谨慎的看着阎默。

    “你今晚,还和我一起睡吗?”

    ※※※※※※※※※※※※※※※※※※※※

    等一个离婚协议被发现的火葬场。

    霸霸们,请尽情灌溉我吧!我贼能吸!(什么虎狼之词,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