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她为什么那么熟练

她为什么那么熟练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理智再次落了下风,等阎默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牵着对方的手一块进了家门。

    姜含卿的指尖很凉,身上又穿的单薄,阎默看着她苍白的脸颊微微皱眉,又将对方的手放在掌心多焐了一会。

    她在心里狠狠唾弃自己。

    明明她不想这么做的。

    阎默不太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就像她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对姜含卿说出任何拒绝的话,仿佛身体里住了另一个人,总是不断违背她原本的想法。

    回到熟悉的家,阎默心中的不安稍稍减退。她一眼就看见正对门的白墙上,挂着自己和姜含卿的婚纱照。

    如此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

    阎默看着那张占据了大半面墙的婚纱照微微发愣。

    画面中的姜含卿被她半腾空抱在怀里,两人的身体紧紧依偎在一起,仿佛眼中只有彼此,哪怕只是一张照片竟也能看出缠|绵爱意。

    阎默自觉不是那种情感丰富的人,甚少有人或事能够引起她情感上的变化。就像她曾经一度以为,她最爱的人只会是她自己。

    但这张婚纱照却毫不留情的打了她的脸。

    这与她想象中的自己完全不同。

    这与她想象中的姜含卿,更加不同。

    她突然有种迫切想要找回记忆的冲动,问问那个拥有十年美好回忆的自己,这十年内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她又究竟忘了些什么?

    姜含卿有些心疼的看着阎默,轻轻捏了捏她的手,“现在想不起来也没关系的。”她知道这一切对于阎默来说冲击力太大了些。

    姜含卿想了想,决定征求她的意见,“如果你觉得这张婚纱照让你很不舒服”她有些难受,不太情愿道:“我可以把它先收到你看不见的地方去。”

    阎默立即道:“不用。”

    她沉默了一会,松开她的手,“没有不舒服。”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当她看见这张婚纱照时,心中总有一阵暖流,大约就是所谓的幸福感?

    姜含卿低头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手,酸涩的笑笑,“那就好。”

    她已经推掉了后期所有的行程安排,接下来一段时间可以安心在家陪阎默治病,尽管她也不知道阎默愿不愿意让自己陪着她。

    或许这人会觉得很烦吧。

    她勉强打起精神,打算给对方做点晚饭,“刚从医院回来一定饿了吧,要我给你下碗面条吗?”

    阎默看着已经系上围裙的姜含卿,心中突然升起一阵不妙的感觉,但她不明白这感觉的来源,只能先强行压下,说了声:“好。”

    末了,又礼貌的补充了句:“谢谢。”

    姜含卿自动屏蔽那声‘谢谢’,开始给阎默做饭。

    阎默见她‘手法娴熟’的在厨房捣鼓着什么,还以为对方是个擅长厨艺的贤惠妻子,于是想帮忙的念头就淡了些,怕自己‘笨手笨脚’,万一再给她添乱。

    但她万万没想到,姜含卿所说的‘下碗面条’,就真的只是下碗面条。

    阎默看着自己碗里的清水煮面条,难得的沉默了。

    姜含卿见对方一直坐在那里不动筷子,有些奇怪道:“你怎么不吃啊?”

    她丝毫不觉得这碗单调到极致的面条有什么问题,反而跃跃欲试的想让阎默尝尝,“你以前可最喜欢吃了,每次都能吃一大碗呢!”

    阎默:“”

    她不知道以前的自己是怎么吃下去的,但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不行。

    她拿起筷子又放下筷子,在心里措辞究竟如何才能婉拒,但姜含卿睁着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自己,就像一只摇着尾巴正在等待主人夸奖的小狗

    阎默顶着这样的眼神,想拒绝的话完全说不出口,只能咬咬牙,硬着头皮吃了一口。

    没味道。

    完全没味道。

    这个女人做饭甚至都不放盐。

    阎总在心里默默给差评。

    姜含卿见对方吃了,赶紧追问道:“你觉得味道怎么样?”

    “医生说带你回忆一些以前做过的事,会有助于找回记忆。”万一阎默觉得这面条的味道很熟悉,一下子就想起她来了呢?

    “你要是觉得好吃,我以后天天给你做。”

    阎默猝不及防的被呛了一下。

    她强行跳过这个话题,问道:“你也还没吃饭了吧?”

    姜含卿一门心思全扑在阎默身上,自然也就忘了吃饭,于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还没吃呢。”

    “不过我是艺人,晚上也不能吃太多的。”

    她以为阎默是想和她一起分享这碗面条,于是试探着敲了敲碗壁,“你是想和我一起吃吗?”

    阎默噎了一下,问道:“你以前没有尝过自己做的面条吗?”

    姜含卿摇摇头,“我倒是想尝尝的,但你以前总和我抢着吃,所以一直没有机会”说完,姜含卿想拿筷子夹一点面条尝尝。

    她还未来得及将筷子伸进碗里,阎默突然抢走了一整个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吃光了碗里所有的面条。

    姜含卿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脸上写满了小问号。

    吃吃这么快的吗?

    她小声嘟囔,“就这么好吃?”没失忆之前就总和她抢着吃,没想到失忆之后还是这样。

    于是,姜含卿对自己的手艺又多了几分自信。

    阎默硬着头皮吃光了所有面条,并没有给姜含卿这个尝试自己手艺的机会。

    “所以”她大概知道平常都是谁下厨比较多了,“平时是我下厨比较多吗?”

    姜含卿不知道对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但还是老实的点点头。

    她怕阎默以为自己是个懒妻子,于是小声辩解道:“不是我不做饭”相反,她其实还挺喜欢做饭的。

    只是因为自己的工作原因,两人总是聚少离多,难得回家休息几天,阎默就更舍不得让她操劳家务了。

    这么多年来,姜含卿动手做过饭的次数屈指可数。

    阎默并不在意这些细节,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她突然伸出手臂,环住姜含卿的腰,然后手法娴熟的解开穿在她身上的围裙,将这条看起来与自己气质十分不搭的樱桃小丸子牌围裙套在了自己身上。

    姜含卿还没缓过神来,阎默就已经装备齐全的拿着锅铲走向战场了。

    含卿看了眼已经空了的面条碗,觉得惊讶,“你还没吃饱吗?”在她印象中,阎默的饭量应该没有这么大才对啊?

    阎默从冰箱里找到两个新鲜的番茄,手法娴熟的切了片,又在油锅里爆了两个蛋。

    “你不是还没吃吗?”她说。

    她还记得她是艺人的事,晚上不能吃太多,于是道:“是番茄鸡蛋,不会长胖的。”

    一如既往的贴心。

    姜含卿看着对方神情严肃的拿着锅铲,忽然间觉得一切仿佛都没有改变,好像这人并没有失忆,也并没有忘记她。

    她紧绷了一天的情绪终于在此刻彻底放松下来。

    而比起姜含卿的放松,阎默这边在思考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

    为什么她解她衣服的动作

    会那么熟练啊!!!

    ※※※※※※※※※※※※※※※※※※※※

    阎默:原来我是个禽|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