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婚迷不醒(娱乐圈) > 唯独忘了她

唯独忘了她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婚迷不醒(娱乐圈) (ie)”查找!

    姜含卿在拍戏间隙接到了阎默助理打来的电话。

    她这几天为了赶戏本就睡眠不足,在接完电话后更觉得天旋地转,几乎站立不稳。

    经纪人孟晚眼疾手快的扶住她,递上一罐葡萄糖,“怎么了?”

    姜含卿喝了两口葡萄糖,觉得稍微好受了些。

    “孟姐”她有些为难道:“我想和导演请求提前拍完我的戏份。”

    姜含卿是孟晚带过的明星里最上进,也是最努力的一个。脾气好,不惹事,尽管演技上还有待磨炼,但那张十足漂亮的脸也足够弥补她演技上的不足。

    想到刚才那个电话,孟晚小心翼翼的问:“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姜含卿脸色苍白的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阎默的助理打来电话告诉她,h市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的集体昏迷现象,原因尚不明确。

    而她的爱人阎默,此时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生死未卜。

    明明她们昨晚还在一起视频,那人温声细语哄她睡觉的笑脸仿佛就近在眼前

    姜含卿向导演请了个长假,导演知道她待人对事向来认真,不是那种随便请假的人,于是也没有为难,爽快的答应了。

    姜含卿一刻也不敢耽误,赶完自己的戏份之后,立即定了当晚的飞机,飞回h市。

    她马不停蹄的赶往医院,一颗心里跳的飞快,脑海里略过各种最坏的结果。她想象不出,如果阎默出了什么事,自己要怎么办。

    等终于到了病房前,姜含卿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病房的门。

    没有想象中恐怖的画面。

    此时,阳光正好,似乎一切都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她的爱人阎默,正好端端的坐在病床上。

    两人视线接触,姜含卿的心微微一颤。

    唯一不同的是她看着她的眼神。

    疏离而又陌生。

    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姜含卿被对方冰冷的眼神冻得定在原地,没有再往前走。

    她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她只知道,阎默从来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她。

    她看着她时,总是那么的温柔克制,每每浓烈的爱意几乎要溢出眼眶,恨不得将她整个人吞噬其中。

    姜含卿只愣了一下,立即反应过来,快步走进病房。

    她有些不满的问站在一旁的周助理,“她醒了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周卫国简直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我给您打了”是您没接啊祖宗。

    姜含卿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确实有一条未接电话,是在她上飞机后打来的。

    “抱歉。”她下意识松了口气。

    她看着坐在病床上的阎默,莫名有些委屈。

    以往这人见到她,总会先哄着叫一声老婆,粘人的不行。可现在,阎默正安静的坐在病床上,用一种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种强烈的反差几乎让姜含卿喘不过气。

    阎默盯着眼前这个自称是自己‘妻子’的女人看了一会,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能从记忆中任何一个角落提取出有关于对方一丝一毫的信息。

    周助理说她们已经结婚十年了,可她却对此毫无印象。

    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于她而言,就像是刚刚才见面的陌生人。而现在,这个陌生人却突然跳出来告诉她说,她是她的妻子。

    阎默莫名觉得有些可笑。

    且不论她本人完全没有想结婚的意愿。

    就单论姜含卿这个人。

    自己的爱人出了意外,她却没有第一时间守在病床前,而是在完成了工作之后才匆匆赶来。

    阎默不由得怀疑周助理所言是否属实。

    她们真的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而不是一对已经两看生厌,随时准备筹备离婚的怨偶?

    周助理站在一旁简直尴尬得恨不能原地隐身。

    姜含卿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于是转头问周助理,“阎默怎么了?”

    周助理看了眼自家老板,又看了眼姜含卿,硬着头皮道:“阎总她失忆了。”

    姜含卿的脸上出现一丝茫然。

    她睁大眼睛看着阎默,仿佛在求证些什么。

    阎默有些不自然的避开对方的视线。

    即使知道姜含卿是她的妻子,但此刻,她在她眼里只是一个陌生人,甚至还没有周助理来得熟悉。

    姜含卿紧绷许久的神经终于有些绷不住了,脚底脱力,一个踉跄往病床前倒去。

    阎默的身体比脑子先一步行动,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去扶这个陌生女人的时候,姜含卿已经整个人被她带进了怀里。

    熟悉的气息将她包裹起来,姜含卿再也控制不住,伸手环住她的脖子,小声啜泣。

    阎默手足无措的愣在那里,两只手不知道该往哪放,最后,只能尴尬的放在两边。

    没有等来爱人的回抱,姜含卿委屈的抬起头,眼底的泪花让她整个人看起来憔悴而又虚弱。

    阎默的心不自觉的痛了一下,尽管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她想让她下去,别再抱着她,可手却再次先大脑一步,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背,以示安慰。

    周助理默默站在一边生吞狗粮,只觉得自己刚才简直是白担心一场。

    他原本还怕阎总失忆后会不会对阎夫人说出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话来,但现在看来,两个人简直好得很。

    应该出不了大问题。

    于是周助理退出病房,把空间留给她们。

    姜含卿终于找回了一些安全感,松开阎默的脖子。

    阎默怀中一空,莫名有些不满。

    她不是她的妻子吗?怎么只抱这么一会就满足了?这种生离死别的大场面难道不应该抱个十几二十分钟吗?

    姜含卿没有注意到阎默的神情,只是握住她的手,轻声问道:“阎默,你还记得我吗?”

    其实,姜含卿心底是有些抗拒问这个问题的。

    在她的认知里,阎默绝不可能忘记她。哪怕她忘记了所有人,也不可能、不应该忘记她。

    毕竟这十年来,她们是那么相爱。

    可阎默却摇了摇头。

    她有些抗拒的收回了自己的手,大脑和理智重新占据主动权。

    她并不记得她,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拥抱她。

    姜含卿呆呆的看着自己握空的手以及阎默明显抗拒的态度,一颗心像是被人用密密麻麻的针一点点的戳进深处,痛的几乎无法呼吸。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阎默现在只是生病了。

    等病好之后,一切都会变回原样。

    她仍然会像以前一样爱她。

    就像刚才,她明明不记得她,不也还是接受了她的拥抱吗?

    她白着一张脸退出病房,找到了阎默的主治医生。

    “医生,我爱人她”

    张医生摇了摇头,“还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目前医院已经收治了一批类似病症的患者,还在加紧研究中。”

    这是一种全新的,未知的疾病。

    在短短一|夜之间,十几名患者同时中招,并且症状如出一辙,都是先昏迷一段时间,醒来后失去某一部分的记忆。

    张医生见这位病人家属的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于是安慰道:“家属也不必过于担心。”

    “按照目前的检查来看,除了失忆外,病人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其他并发症。”至少暂时还没有查出来。

    “如果仅仅只是失去一段并不怎么重要的记忆,对于患者的日常生活来说,是没有什么太大影响的。”

    听完医生的话,姜含卿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并不重要?”

    张医生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只如实道:“至少我负责的其他几位患者是这样。”他们丢失的,仅仅只是一段无足轻重的记忆罢了。

    姜含卿强撑起一个笑和医生道谢,有些失魂落魄的回到病房。

    她想上前抱抱那个人,却又想起刚才对方缩回去的手,于是心中更加难受。

    周助理说,阎默的性格习惯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甚至在医院的时候还不忘顺便完成之前没有做完的工作。

    阎默记得所有事。

    却唯独忘了她。

    ※※※※※※※※※※※※※※※※※※※※

    预收文:《假千金》,欢迎宝贝们作者专栏收藏一下!!

    【文案】

    霁凌养尊处优二十一年,一次查血竟发现自己是霁家当年抱错的孩子,一个不折不扣、鸠占鹊巢的假千金。

    一夜之间,风向全倒,往日的塑料姐妹花也开始茶言茶语,虚情假意的挖苦讽刺。

    当真千金拿着她少得可怜的行李搬进霁家时,霁凌也收拾好了行李准备搬出来。

    她最后看了一眼这个自己住了二十一年的“家”,在心里冷笑。她今日是如何从这里被人赶走的,往后就要如何从这里正大光明的进来。

    很多年后……

    霁凌一边搂着怀里的真千金将人亲的满脸通红,一边对着自己曾经的“养父养母”大言不惭:“爸妈,我来接娇娇回家。”

    【排雷】

    1、攻是假千金,受是真千金

    2、霁家人都不是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