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在日本当巫女 > 第70章 秘密

第70章 秘密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日本当巫女 (ie)”查找!

    晴香拨开阻碍的墙砖,现出后头黑黝黝的甬道,一股腥风迎面扑来,像是打开了尘封的古墓,森然的气息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少女打开手电四下一照,原来里面就是消失的楼道!

    “这应该是白石出来的时候封的。”晴香说,“现在看来,天顶的壁画也是他的杰作,封锁楼道说明不想让人进去,留下误导性的壁画也是为了阻止别人下去。他这么处心积虑,说明下头一定有他害怕的东西!”

    她越说越是兴奋,看来自己这一趟真没白来,否则就算赶回雪夜山也不知道如何对付白石——毕竟妖怪和厉鬼不一样,厉鬼只靠怨力执念支撑,妖怪可是和自己一样,拥有法力的。

    何况还是只千年蛇妖。

    “我们下去看看!”晴香说着就往洞里钻,钻到一半发现雾岛居然没反应。

    晴香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我就不下去了。”雾岛说。

    晴香的眉心拧得更紧了:

    “害怕了?”

    “对,害怕。”雾岛瞪着她,目光散乱毫无焦距,“而且非常害怕。”

    他害怕再跟这个女生在一起,总有一天不是被坑死,就是被气死。

    晴香看着他就不说话,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许久之后雾岛一指大腿:

    “我还是在这里等你好了。反正我也受伤了。”

    晴香点点头,不再多说,自己钻了进去,娇小的身影瞬间淹没在楼道里。

    ※※※

    楼道里通往岩层的深处,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仿佛预示着什么东西就要出现。人走在其中会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正在深入地心,又好像正在进入地狱。

    身前身后全是黑暗,目力所及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少女一步步沿着楼道往下走,终于眼前豁然开朗,她来到了塔底。

    这里已经不知深入地下多远了,眼前展开的是一座恢宏浩瀚的宫殿,头顶是极高的穹顶,四面是中国古风的盘龙大柱,青铜铸造的龙头吐出粗壮的锁链,联结着中间高台面上的棺椁。

    晴香走上前瞄了一眼,棺椁之中空空如也,旁边还歪着淄衣袈裟,白眉长须的老人。

    “住持……大师?”晴香认出了他。

    浅露寺的住持。

    他皮肤惨白,满脸菜色,嘴角还有鲜血溢出,晴香伸手探了探,指尖能够感觉到微弱的鼻息,说明他还活着。

    可如果他是活人,那当时自己在浅露寺里拷问的……是谁?

    看起来他似乎受了挺严重的伤,幸好晴香总算记得一些急救的知识,走上前忙活了一阵,老住持悠悠转醒,视线在玄宫里四处打量,最后落在少女身上,过了好半晌,才逐渐有了焦距:

    “是你?”

    显然他总算认出了晴香。

    那个公开下海拍片,令人痛心疾首的巫女……

    老住持的神色有些复杂,他一向看不起这种人,何况两家恩怨由来已久,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需要承受“佛敌”的恩惠。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晴香开门见山问道。

    老住持沉吟良久,终于重重叹了口浊气,像是放弃了什么,又像认命了一般,无力地摆摆手:

    “这件事说来话长,老衲还是从头说起吧……”

    故事是这样的:

    在孝谦天皇时期有位高僧,为了领悟大道,在菩提树下禅定,发下宏愿若不证道誓不起身,在即将成道的第六天,狂风暴雨降临,又有许多山精妖魔,魑魅魍魉前来迷惑圣僧,有只眼睛蛇“野槌”被他的精神感动,于是化身巨蟒,身绕七匝,引头覆上,为其避雨,以牙吓退魑魅魍魉,使不受诸恼乱。

    到了第七天,高僧终于大彻大悟,对“野槌”说:“贫僧能证大道,多亏你护法有功。”

    于是高僧以无上佛法为“野槌”洗去妖气,赐予人形,二人云游天下,弘扬佛法,也时常在一起谈佛论禅。“野槌”虽然是蛇,但深有慧根,在许多佛理上都有独到的见解。

    然而事物就是这样,往往物极必反,成绩优秀的人往往容易钻牛角尖,“野槌”思维很敏锐,钻研佛理时陷入了某些哲学上的思辨难关,不但没解脱出来,反而走了极端,认为佛理是世上唯一的真理,佛主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神,所以世人都该信佛,不信佛的人就是恶鬼,该下地狱。

    高僧觉察到了它的思想误区却苦劝无果,二人决裂后大战了七天七夜,最终高僧以无上佛法念动《大日如来咒》,召唤九层锁妖塔,将“野槌”镇于塔下。

    “这位高僧,就是浅露寺的第一代住持。”老住持说。

    “的确是个很玄幻的故事。”晴香说,“那么然后呢?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这些是囚龙锁。”老住持指了指玄宫里的粗壮铁链,“囚龙锁上有佛法的加持,但法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弱,为了防止野槌冲破封印,危害人界,所以每隔百年,浅露寺住持都要来这里一趟,加固封印。这才是当年高僧建寺的真正原因,也是我浅露寺的秘密使命,每一代住持圆寂前都要将封印的密咒传于下一代住持。”

    说到这里,老住持深深叹了口气:“可惜贫僧修为不高,定力不够,在镇妖塔中竟被蛇妖的机锋诡辩动摇了佛心,导致念差了咒语……”

    咒语其实是个非常精密的活儿,哪怕一个音节念的不对都会导致不好的后果,轻则咒语无效重则走火入魔,当时的老住持被心魔蛊惑,不自觉地念错了尾音,汹涌澎湃的法力瞬间回流反噬,这才身受重伤。

    “蛇妖冲破封印,老衲真是千古罪人……”老住持还痛心疾首扼腕长叹。

    晴香突然出声打断他的忏悔:

    “你刚刚说,每一代住持圆寂前都要将封印的密咒传于下一代住持?”

    “是啊!”老住持扼腕长叹,“可惜老衲惑于蛇妖……”

    话没说完,晴香不容分说再次打断了他:

    “这么说这个密咒能封印蛇妖?”

    “啊~?”老住持流露出茫然的表情,不明白这女生干嘛一直追问这个。

    但还是点点头。

    “对!”

    “然后你也会?”

    “这个自然,你……”

    “呐,大师。”

    “诶?”

    “你收女弟子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