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在日本当巫女 > 第68章 镇妖塔

第68章 镇妖塔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在日本当巫女 (ie)”查找!

    十分钟后。

    古墓上空。

    密封的舱门被拉开,气流与涡轮的轰鸣瞬间灌入机舱。

    飞行高度已经下降到了3000米,空气的对流依然强劲,舱口的晴香望着下头北海道延绵的群山,目光如刀。

    烈风吹得少女衣裙翻飞,长发如舞,却拔不动她身姿。

    “快点。”

    催促的对象是扒在舱口的雾岛,如今她和砂羽都已经做好了跳伞的准备,就差这个阴阳师了。

    “真的要跳吗?”雾岛缩回头问。

    强大的气流压得他几乎睁不开眼睛,刚刚他随便瞄了一眼,从这个高度看下去河流如带山峦如丘,好像再看一幅卫星照片。

    “其,其实我有点恐高……”

    “拿出你的兔子胆来。”晴香说,“把它当成一次蹦极就好。”

    “可我从来不玩蹦极。”

    “……”

    “还有什么蹦极能从3000米往下跳啊?就算玩跳楼自杀是不是也太高了点?”

    “……”

    “而且……”

    “你如果想继续给大家造成困扰,那就待着。”晴香朝背后一偏头。

    她的背后是一连串的尖叫,所有没被固定的物体都被吹得四处乱飞,氧气面罩自动脱落,乘客们纷纷伸手去抓。

    雾岛瞄了眼大家,又看了看面前森冷如冰的女孩。

    “可我没学过跳伞……”

    “是吗。”晴香笑笑,“我教你。”

    话音落地的瞬间雾岛感觉到臀部传来一股巨力,跟着他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空气里飙出一阵破口大骂。

    “用踹的么我说!”

    这家伙真是……一点也没有女孩子的素养!

    将来怎么嫁的出去?

    雾岛在心里狠狠吐槽。

    接着凝固。

    “你没给我降落伞包!”

    ※※※

    迅速远去的舱门口再次弹出黑影,宛如炮弹出膛,黑影在射出的同时用力一蹬,舱门合上。

    跟着就是转体90°自由落体。

    一切都在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完成,在强劲的气流中完成这一系列动作难度不亚于系数50以上的高台跳水,但她做起来轻松写意行云流水,雾岛有一种错觉,好像看到女超人。

    黑影在瞳孔中迅速扩大,悲催的阴阳师认出了晴香的身影,劲风把少女黑色的长发笔直吹到脑后,下坠的身姿犹如利箭撕裂空气,经过雾岛身边的时候顺手那么一抓……

    雾岛忽然觉得耳畔的风没那么可怕了,晴香及时撑开了降落伞,不过他的景况也没好到哪里去,因为少女正拎着他的裤腰带把他提在手里。

    “伊藤同学,在你装酷耍帅霸气侧漏的时候,能不能稍微顾虑一下我的感受!”雾岛费力昂起头说。

    晴香斜下45°瞄了他一眼,眼中含着刀剑的清光。

    “怎么说大家都是伙伴,是不是也稍稍提高一下我的待遇!”雾岛指了指被晴香抱在怀里的砂羽,想象如果砂羽换了自己的话,这画风至少还有点华夏国著名情侣杨过小龙女的味道。

    虽然角色性有点儿反。

    但现在这样……

    感觉自己就像女武神拎在手里的死鸡,要多蔫巴有多蔫巴。

    “至少让我像她一样嘛,我不介意的啊~”

    “可我介意。”

    雾岛只能闭嘴,想想这确实有点吃美少女豆腐的嫌疑,他虽然喜欢美女但不是咸湿大叔,可是……

    “那你至少多买一个降落伞给我啊!”雾岛忍无可忍地叫道。

    得到的答案是:

    “伞包很贵,得省钱。”

    雾岛觉得自己迷失了,第一次认识晴香的时候他觉得认识了一位急公好义守正辟邪的巫女,所以甘愿与她们合作;第二次在阴阳寮办事处他觉得自己认识了一个沉稳睿智处变不惊的巫女,所以甘愿帮她带路;结果刚刚的30分钟内这两尊形象轰然倒塌。

    这家伙原来是黑的。

    还视财如命!

    ※※※

    三人最终降落在古墓前面。

    古墓座落在山壁之中,地震把山壁震开了一道自上而下的缝隙,好像有人拿着巨剑将整座山峰劈开了一般,从中露出了一段墓体。一堵青石垒砌的高墙,上头爬满了藤蔓,墨青的藻类植物如棉絮般覆盖在上面。

    “你看这些雕文。”砂羽伸出手抚摸墙面,“这应该是孝谦天皇时期的建筑。”

    “你怎么知道?”晴香问。

    “国史课上老师教的,”砂羽说,“孝谦天皇学汉学于吉备真备,749年即位。孝谦天皇崇尚佛学,在位期间为父发愿,为东大寺大佛天光。你看这些浮雕……”

    她指着墙体上栩栩如生的刻文:“刻的是天平之甍的故事(即鉴真东渡),这个事件就发生在孝谦天皇执政期间——你上课都没听讲的吗?”

    晴香捋了捋头发。

    身为传说中的学渣,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知道!

    所以,她才坚持非带着砂羽不行。判断墓的年代有助于了解蛇妖的功力深浅,这一点非得靠砂羽这位学霸不可。

    “看来这座古墓至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了。”晴香皱着眉头。

    这还真是……千年蛇妖了。

    然后偏偏也沾了个“白”字……

    “等等。”砂羽突然俯下身体。

    她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捡起一样东西。

    “你看看这个。”她把从土堆里摸出来的东西递到晴香面前。

    那是一块瓦片,长方形,虽然经过了一千年的时光,但上头依然隐约可见烧制的花纹。

    “这是琉璃顶。”砂羽说,“那下面还有很多,一抓一大把,还有你注意那边……”

    少女转动手电照向一角:“那是椽檐,墓穴的外墙不会有这种结构,也不会使用琉璃顶的瓦片,所以这不是古墓。”

    “是塔。”晴香轻声说,她已经完全听懂了。

    她们正站在一座巨塔的上头——一座不知向下延伸到何处的巨大高塔,几乎完全埋在山里,地震只不过震出了一角塔尖。

    “你是说……塔葬?”晴香问。

    砂羽点点头:“我看书上说:只有佛教才用塔葬,而且只有极少数大活佛死后才能实行这种葬礼。所以这里埋葬的,应该是孝谦天皇时期的某位大德高僧。”

    晴香想了想,摇摇头:“应该不会,如果埋葬的是位高僧,附近应该修建寺庙供奉,更不会让塔深埋地下。”

    “那你的意思是……?”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觉得……”

    仿佛灵光乍现,晴香突然一拍手:

    “我明白了!”

    “怎么?”

    “虽然听起来很不可思议,但只有这一种解释——这不是塔葬。”

    “不是塔葬?”

    “是镇妖,”晴香说,“所以才需要将塔深埋地下,让它不得重见天日——这是一座镇妖塔。白石川就是那只被镇的蛇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