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韩信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秋已深,层林尽染,枫叶红得似火,将正午的阳光染成橘红的暖调,温暖而不耀眼,秋风阵阵,送来丝丝凉爽,撩动行人的衣摆。

    周宁初见张良时,曾因晨风而感叹对方资质风流,如今,她在一家旅店前驻足,携阳光与秋风同来,同样惊艳了店家的眸。

    店内的老板娘愣了片刻,才上前招呼道:“王孙可是要住店?”

    秦灭六国后,六国的王子王孙皆贬为平民,故如今的王孙不再仅仅指代特定的贵族身份,也是一种对人的尊称。

    周宁气质不凡,举止大方,一言一行没有时下百姓拘谨,她浅浅带笑,行动间有一种上位者的从容随意,故而一路来总是被人称作王孙。

    周宁笑着点了点头。

    帮佣便急忙上前接过马绳,牵引马儿去后院歇息喂食。

    等老板娘看过了传验,周宁付了两日的房费,又叫了吃食,便往楼上客房走去。

    系统好奇的问道,【宿主是要找什么人吗?】

    这一路来,除了在下邳寻找张良时宿主在旅店停留了几日外,别处,宿主都是只住一夜的,而且每每黄昏时分才投宿。

    【嗯,寻人。】

    【什么人?还是美男子吗?】系统是个好奇宝宝。

    经过师兄弟那一遭后,系统基本确定,宿主说的熟人,都是宿主单方面的熟。上次寻张良,宿主便是问人县里的美男子是谁,家住何处,然后一一找上门。

    还好张良确实容貌出众,也还好问的人是宿主,有宿主的样貌在眼前摆着,直接替回答的人排除了大多数干扰项。

    周宁笑了笑,【汉初三杰的最后一位:兵仙韩信,嗯,我不知他长相如何。】

    【啊!那怎么找?】兵仙韩信!虽然它只听过胯·下之辱,但它也知道这是个很厉害的大将军。

    系统觉得自己已经猜到宿主的打算了,所以它的声音很着急。

    事关宿主的雄图霸业,不容有失啊?

    周宁却笑着不急不缓的说道,【不着急,我知道去哪一处寻他。】

    系统日常吹捧宿主,【宿主最棒!】

    离开沛县之后,周宁恢复了一日三餐制,这会用过午饭,才叫人送了水来换洗。

    洗去一身尘土,周宁取了两块干净的长布分别缠绕在胸前和腰间,她的腰肢太细,若只是缚住胸,哪怕穿着宽大的衣裳,腰带一扣,曼妙的身姿便能将她所有的伪装化去,故她每每还得在腰上缠绕一条长布,显得身材平板,好歹像一个文弱的书生。

    周宁梳洗完毕,小憩了片刻,才仿佛游山玩水般出门寻人。

    这一次,周宁很有方向,直接走到县衙,向守门的衙役寻问下乡南昌亭亭长家住何处,而后便径自往下乡南昌亭亭长的家行去。

    系统大惊,【韩信已经当上官吏了吗?统记得他青年穷困落魄呀~】

    不然怎么会因为背着剑,又爱看兵书,便被人取笑他侮辱,让他从自己胯下钻过去。

    周宁笑着解释道,【不是,我是去那处问韩信如今的行踪。史书记载,下乡南昌亭长很赏识韩信,所以韩信常常去他家做客,接连数月之长。】

    做客?数月?还接连?

    系统默了,看来真的是很穷了,这是去蹭饭呀,还一蹭蹭数月,这情商……连它都知道,不能可着一只羊薅,所以他不仅人穷,还没朋友?

    周宁又道,【若是韩信还没有到那亭长家中做客,但两人能相识,想来韩信也是住在附近,打听一下便能寻到了,若是已经离开,那也能知道他长相如何,往后也好寻了。】

    再不济,等项梁项羽起义后,那韩信也自会来投。

    【宿主若能早点寻到他,他就不用受胯·下之辱了。】系统的声音低低软软,是它同情心大发时特有的腔调。

    周宁笑了笑,没有说话。

    到了下乡南昌亭长家外,周宁叩响门扉,等了片刻,一妇人像是摔打一样,大力的扯开了院门,不待没有正眼瞧人,眉头已先一步不耐烦的皱得死紧。

    周宁笑了笑,亭长妻子已有嫌恶,却没有第一时间口出恶言,想来韩信数月的做客之旅已到了后期了。

    既然如此……

    周宁和煦的微笑着,微微颔首,温声道歉:“抱歉,我走错了。”

    如小泉流水般叮铃清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妇人意外的应声看去,见是一陌生的翩翩公子,而且其衣冠整洁,深衣宽袖,像是出身不凡。

    妇人眉间的嫌恶散去,虽没有友善的笑容,但神情声音还算有礼平和,她道:“公子还有事?”

    不问她要往何处去,需不需要指路,这是在委婉的逐客。

    嗯,为她省事了。

    周宁笑着摇了摇头,略微拱手告辞。

    系统委屈道,【这人好冷漠呀~】

    周宁笑道,【她一个有夫之妇,又不有求于我,对我热情才是不好了。】

    呃……听起来好像有道理,系统的心情好多了。

    周宁笑了笑,看了看天色,快到暮食时分了。

    周宁走到一拐角处,等了片刻,便见一老者敲门进院,又过片刻,一高高大大的青年敲响院门。

    青年大约一米九左右,天庭饱满,颧骨较高,眉短而眼利,硬朗中带着俊朗;其身后负剑,手中执卷,神色沉郁,真有几分怀才不遇又忧国忧民的大能者模样。

    但还带着稚气的五官,将他努力撑起的气势泄了个底儿掉,他的面上无须,今年不过十七岁,这么个青葱少年偏偏要做那么一副沉稳老成的模样,身材长相还都不坏,又孤身一人、家贫无着,也难怪会遭人嫉妒戏弄了。

    老者打开门,一边对那青年笑说着什么,一边请青年进去。

    等院门重新掩上,周宁转身回到旅店,续了十日房费。

    系统给自家宿主鼓劲,【宿主加油,明天继续!】

    周宁笑了笑,接下来两日只到处闲走,再没有刻意寻问谁,第四日,周宁散步的区域不再包括那亭长住处,相反多在集市和河边闲逛。

    她看到第二日,韩信先于那亭长敲响院门,不过片刻便紧抿着唇,沉默的走出,第三日再去,果然再不见韩信饭点登门。

    第四日下午,她在河边看到挖饵垂钓的韩信,看他一日无食,按着腹部蜷缩在大树底下,看他兵书举了又放下,已无法集中精神,看到日落时分,一漂洗衣裳的老妪给了他一个杂粮饼。

    第五日上午,她看到韩信在集市闲逛,像是在考察要做什么营生,成衣铺子的一位小姑娘频频的偷偷看他,不过他并没有注意,下午他又去了河边,漂母又给了他一个饼。

    第六日第七日依旧如此,第八日周宁不再去河边散步,只在那成衣铺子对面的茶肆喝茶,她发现那每次偷看韩信的小姑娘,亦被一卖肉的屠夫暗暗倾慕着。

    终于到了第九日,这三方撞到了一起,周宁放下茶碗,勾了勾唇,终于等到了。

    “嘿!”那屠夫拦住了韩信,挑衅道:“我看你整日背着刀剑,却从没见你用过,你要真是勇武者,便拔出佩剑刺我一剑,若你胆小怕死,就从我胯·下爬过去。”

    那小姑娘皱着眉头,急声叫那屠夫别闹,屠夫见此却越发不依不饶。

    韩信转身想要绕开他,那屠夫也跟着转身还是拦在他面前,路上的行人见此处有纷争,都围了过来,他们倒不是纯粹奔着看热闹来的,而是秦律规定,若有人在大街上杀伤人,距离两百步以内的路人若不加以救援,也是有罪的。

    周宁也属于两百步以内的人,故她随大流走到韩信身后,并不显得突兀,除了过于出众的长相让人多看了两眼外,其他并无特别。

    秦律将道德要求明确为法律规定,出发点是好的,但此时此刻,于韩信而言,却是灾难了。

    他若拔剑刺人,当即会被周围的人拿下扭送官府,他的性命、他的未来就完了。

    他若不拔剑,担了胆小怕死的污名还是小事,而是此时行人围圈,屠夫又绕着圈子拦在他面前,他根本退无可退。

    系统在周宁的脑中发出土拨鼠尖叫,【宿主,你没找错,胯·下之辱来了!他就是韩信!】

    周宁闻言,惯常的清浅笑容终于带上了些别的情绪,像是无奈,又像是包容?

    系统安静了,它小心翼翼的问道,【宿主,统怎么了吗?】

    周宁笑道,【没什么,挺……可爱的。】

    【哦~】虽然没有说错啦,但它总觉得怪怪的。

    周宁站在韩信身后,看他低头沉默了片刻,而后抬起头仔细的打量那屠夫,与此同时,周宁的视线却下移,看着他因穿着不合身的粗布短袍而露在外头的腿弯。

    就在韩信的双腿要弯曲下伏的一瞬,周宁上前两步,一手托住了他的胳膊,叫他不能再伏身趴下,韩信诧异的看向身侧,却被刀剑晃了眼。

    “铮!”

    笑容依旧和煦的周宁就着韩信半俯着上半身的姿势抽出了他的佩剑。

    ※※※※※※※※※※※※※※※※※※※※

    明天入v日万,么么么么么哒~

    下一章男主会出场啦~

    感谢在2020-07-23 21:28:21~2020-07-24 21:24:4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槐序望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