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碰瓷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还是沛令、吕公和陈彦三人,陈彦苍白着一张脸,没什么精神的模样,但看到吕公进来,不仅没有了之前愤懑和恼怒,反而亲近有礼的问了好。

    吕公原本已经做好了两家结仇、再不来往的最坏打算,见此,心里疑惑着又悬了起来,虽不明白他们为何态度转变这么大,但也希望两家之间能有个转机,往后还有沛令照拂着。

    沛令一句一叹,一副跟他说掏心窝子话的模样,拉着吕公走远了几步,道:“唉,我儿子对你女儿的这份心,唉,不怕你笑话,我儿子从你们到沛县的第一日就上了心,这一个多月日日夜夜盼着,如今侄女、唉~”

    沛令摇头,一副说不下去的模样,吕公闻言回头看了一眼陈彦,确实面无血色、魂不守舍,显得整个人都呆呆痴痴的。

    吕公也叹气,若是能找回吕媭,他何尝不想和沛令结这门亲事,“唉,找了整整三日,只怕是凶多吉少了。”

    沛令关切的问道:“可有往外县找找?”

    吕公回道:“发现的当日,我便遣人到各城门都问过,这几日也有人到城门处守着,没出城,再说她的传验都没带走呢?”

    沛令瞧着吕公,又说道,“侄女不是个笨人,或许是换了男装离城呢?”

    吕公心里悄悄一惊,还以为沛令听到了什么风声,但看沛令也不是生气问罪的模样,便稳了心神,摇头否认道:“便是换了男装,我那小女儿你也见过,不说她长相如何,单她眉心那几点红色,实在是好认,再说,她也没有男子的传验。”

    “哦。”沛令拖长了声音应了一声,末了,抬头郑重的对吕公道:“我有个不情之请,还请老哥哥担待。”

    作为理亏的一方,突然被如此郑重的拜托,吕公心里也虚,急忙扶住沛令的手,道:“咱们多少年的交情,你尽管说,若能办到,我绝不推辞。”

    沛令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儿子,对吕公道:“唉,我儿子如今这模样你也看见了,从听了侄女可能、唉,他就丢了魂魄一样,他,还不太能接受,我的意思是,你先别着急为侄女除籍,可能侄女哪日就回来了呢?也给孩子留个念想。”

    这事不难,沛令又如此郑重的请托,他又有意和沛令修好,故吕公答应得很爽快。

    沛令见此,握住吕公的手,既感动又感慨的感谢了一番,末了,又道:“若是等不到,还请老哥哥收个义女,便当是吕媭吧。”

    “这?”吕公不解了,他收个义女倒没什么,如此运作虽然不符合法律规定,但这是家务事,他便是杀了那个孽女,也是非公室告,官府也不会受理,所以这事就算暴露也不过罚些钱财而已。

    但沛令这是什么意思?还要与他做亲家?

    这能让他收了义女,而且是丢弃原本身份,顶替自己女儿户籍的义女,这身份出身可不会太好。

    吕公的言外之意沛令当然明白,甚至于吕公会让谁来顶替吕媭的身份,他也能猜到几分,他当然是不能接受出身卑贱的儿媳妇。

    他解释道:“我家彦儿对你女儿是用尽了真心,爱到了骨子里的,唉,他哪怕接受吕媭嫁了别人,也不能接受吕媭的死讯。”

    这……吕公又回头看了一眼陈彦,确实仿佛三魂丢了七魄,他双目呆滞又惊惧不安,面色苍白,好像面对着极大的恐惧,吕公在心中感叹了一句,果然红颜祸水,也爽快的答应了。

    沛令感谢又感动的亲自送了吕公出门,除却心头一桩悬了好几日的难题,不仅没有影响两家的交情,反而还让沛令欠了自己人情,吕公心里畅快,客气的和沛令告了辞,拦着他不让远送。

    “你我的情谊,不在这上头,你别送了,好好安慰侄儿。”

    沛令笑着点了点头,吕公又拱了拱手告辞。

    转身离去的吕公没有看见,站在正厅大门处的沛令脸上的笑容早已收得干干净净,他眯着眼盯着吕公的背影,目光阴狠,像极了盯住猎物的鬣狗。

    直到吕公的背影消失,沛令才又寻到陈彦处,拉着他的手安抚道:“没事,看来吕家不知道吕媭寻你办了户籍之事。”

    吕公他们查外貌和出城的传验记录是查不出什么,可沛令这头却是直接查周宁这个名字,周宁的长相不凡,守城们的很有些印象,这一查便查到她果然出城了。

    沛令又道:“这查造假的户籍,必定是先查当地有身份地位的人家,只要吕媭这个户籍下有活人,这事便不容易牵扯到咱们身上,别怕,有父亲呢。”

    陈彦苍白的脸恢复了一丝血色,他就怕自己牵连了父亲。

    沛令又冷笑道:“我倒是小瞧了这丫头,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不声不响的,把吕家全家上下都瞒过去了。”

    陈彦缓过神来,还是心疼佳人,辩解道:“她也是没有办法,吕公如此不喜她,她若是以女儿身被逐出家门更没法活了。”

    “唉,”沛令叹了口气,道:“等过几日,为父给你说门亲事。”

    过了几日,沛令为陈彦看好了婚事,吕家便开始为吕媭议亲了。

    吕雉亲自说媒,欲把吕媭说给刘季的好友卢绾,但不知怎么的,吕媭悄悄的和樊哙搞到了一块,好在亲事并未对外声张,樊哙也是刘季的兄弟,吕家便只能改了主意,把吕媭许给了樊哙。

    不是亲生的女儿,又做了丢脸的事,吕家怕他们有了孽种,婚事进行的又快又低调。

    成婚当晚,樊哙和小婵坐在床上,樊哙还没回过神来,“原来你就是吕家少姬。”

    声音里是浓浓的诧异和微不可查的失望,这长相不过中等,也就是面皮子比普通农家姑娘白嫩些,就这样也能把大哥惊艳成那样?

    这比他结识的周兄弟差了得有十万八千里,那才是真正的美人呢,樊哙想着那日周宁的一颦一笑,那样的容貌,若是女子……

    樊哙吞了口唾沫,猛地将小婵扑到了床上。

    曾经的小婵,如今的吕媭热情的环住樊哙健硕的臂膀回应他。

    那卢绾论身材、长相、年龄、家资,样样都不如樊哙,她可不是个傻的。

    吕家名义上收她为小女儿,可实际还是把她当丫鬟使唤,也正好了,丫鬟出入方便,她正好给自己谋划了。

    沛县的故人喜事连连,南下行到下邳的周宁也寻到了亲友。

    晨光熹微,树叶随着秋风温柔的飘落,一道木门打开,门里门外的人皆为对方的颜色所惊,短暂失语。

    片刻,作为访客的周宁唇角泛起笑意,见礼道:“师弟周宁,见过师兄。”

    ※※※※※※※※※※※※※※※※※※※※

    终于暂时了结了吕家的事,猜猜师兄是谁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