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成婚日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吕泽等人一时很难调整面部表情,给予吕公适当的回应,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

    还好周宁适时接话,联动了真不知道的吕母真情捧场。

    吕母先是喜道:“谢天谢地,媭儿这亲事结得好,沛令果然与咱们家亲厚,待咱们不薄。”

    而后又犹豫道:“咱们真要把雉儿嫁给刘季?他瞧着可不□□分。”

    原本虽旁的不好,至少能有个安生的生活,可如今看来,这人一大把年纪了,却还是个爱惹事、不沉稳的,吕母便更瞧不上这个女婿了。

    吕母的捧场没有夸到吕公心里,吕母问话里的犹疑和不愿更仿佛是对吕公的埋怨和不信任。

    吕公心里不喜,语气冷淡又不容置疑的训斥道:“胡说什么?如今不过是一时波折,刘季往后必有大作为。”

    又对吕雉说道:“婚期将至,雉儿别想太多,好生准备。”

    视线收回时,扫到面带微笑、举止文雅的小女儿,她这般不慌不乱、优雅从容的姿态,倒真有点不以物喜、超脱世外的仙家气度。

    但落在吕公眼里,却似挑衅,吕公皱眉训诫道:“你以后嫁到沛令家,须得安分守己,做好妻子的本分,若敢言行不端坏了两家情分,伤了我与沛令多年情谊,我饶不了你。”

    周宁周身宁静的气度被他打破,她嘴角扯起一抹受伤的微笑,美目半阖,低着头没有言语,周身的宁静便化作了忧伤,萦绕着她。

    周宁一悲伤,系统立马心疼了,嗷嗷乱叫,【统不想看见这个人了!】

    周宁笑着,声音平和温柔又带着两分宠溺的应下,【好。】

    系统:……

    呃,宿主是真的伤心了吗?

    不过终于要走了,开心(≧▽≦)/

    妹妹明明私底下做了那么多,但为了父亲的脸面全都隐下不说,不居功、不邀宠,父亲却还是不喜她,还是这般待她……

    一向遵从父命的吕雉忍不住开口了,“父亲,小妹知分寸、明礼仪,您这么说,也太叫小妹伤心了。”

    吕二嫂面色怪异,小妹伤你和沛令的感情?你和沛令的感情还不如小妹对陈公子的两句话好使呢。

    吕公被驳了,正要发怒,吕大嫂笑着打圆场,“咱们吕家的姑娘哪里有不好的,父亲也谦虚过头了。”

    吕泽吕二嫂等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应和,吕公怒气稍歇,吕母瞧着差不多了,急忙翻过这一篇,“都赶紧吃饭吧。”

    三日对于吕家众人来说,眨眼即过,对于刘季和夏侯婴则是度日如年,还好有曹参递了准话,故虽难熬,两人都能咬牙撑着,直到得了无罪释放的判决,刘季再也撑不住,晕死过去。

    卢绾、樊哙和周勃等人接了两人出狱,分别送回家,又请了巫医各自瞧过,确认性命无忧后,刘家也正式进入了备婚的状态。

    听樊哙说,刘季此次能无罪释放,是吕家出了大力,于是刘太公和刘媪对于未来的三儿媳妇除了因她身份的敬重外,更添几分谢意,于婚礼筹备上也更加上心。

    婚礼前一日,萧何和曹参结伴到刘家看望刘季。

    刘季周身的伤看着严重,却没伤筋骨,不过是狠狠的痛了几日,如今伤口结痂,已经能下地走路了,笑嘻嘻的倚门接待来友。

    “你们二位都是在县衙里当差的,这贺礼可不能薄了。”

    萧何伸手点着他,对曹参笑道:“你瞧瞧,这一遭竟还是没能让他长教训。”

    曹参笑道:“这我不奇怪,我就是奇怪他哪来那么大的火气,夏侯婴最是本分的,竟也能和他打得见了血。”

    刘季笑呵呵的请了两人进屋,樊哙拿了大碗给几人倒了茶,接话道:“还不是我那未来嫂子长得太美,给我大哥瞧上火了。”

    樊哙说了他与刘季爬墙头之事。

    “嗐,”刘季摆了摆手,没说妻妹要学剑舞之事,只目带回味,拈须笑道:“我那未来妻子相貌不错,但也只是中上,不至于让我失了理智,就是她那小妹,啧。”

    萧何将手中的包裹递到刘季怀里,打断了他的话,“你真是。”

    吕家少姬容颜之胜,几日前他和曹参有幸得以远远一见,那等姿色确实惑人,不过,“你这次能平安出来,多亏了吕少姬斡旋,你也把你那些污糟的心思收一收,放尊重些。”

    “嘿嘿嘿嘿,”刘季欢喜的拆着包裹,嬉皮笑脸的点头应下。

    包裹内是一件崭新的直裾,这可不便宜,衣裳是能记入户籍的重要资产,这着实是份厚礼了,刘季抬头看向萧何。

    萧何道:“旁的我也帮不了你多少,至少迎亲当日穿体面些,别太伤吕家脸面。”

    曹参指着那衣裳道:“我的贺礼也在这里头了。”

    刘季笑着谢过两人,樊哙挠了挠脑门,怎今日就开始送贺礼了,得,他一会提几条狗肉来。

    樊哙听着三人交谈婚宴之事,心里却抓心捞肺的好奇能把人瞧上火的长相是啥样?

    可惜大哥说要把她说给卢绾,樊哙心里可惜。

    次日便是成婚之日,金桂飘香,霞行千里。

    吕雉叠穿三重红黑二色曲裾深衣,手中执扇却面,与妹妹告别后,从后院出发,去与父亲兄嫂拜别。

    周宁看着她的背影走远,系统问道,【宿主不和她告别吗?】

    吕雉的背影缓缓走出周宁的视线,周宁微微一笑,返回屋中收拾东西。

    【晚点告诉她,别她成亲的心情。】

    越是事到临头,越要小心,吕雉待她虽好,可也不知这份好能不能敌得过她心中的孝道规矩,替她隐瞒她离经叛道的行径。

    系统恍然大悟,日常表白宿主,【宿主好体贴。】

    周宁取了一个大匣子,把装钱财和传验的小匣子放入内,小婵做的鞋子放入内,又打开柜子取了一床夏凉被放入内。

    她的手指划过柜子里的各色衣服,红色绕矜裙以其鲜艳的色彩让人不容忽视,周宁的手指顿了顿,还是将裙子取出放进了匣子里。

    周宁将匣子锁好,唤来小婵,“将这搬到马车上去,悄悄地,我今日要用车。”

    小婵小心的看了周宁一眼,虽不解其意,但几次三番的教训,已经见识到了少姬的厉害,半个字不敢多问,只听命去办了。

    刘家条件有限,即便于这桩婚事再上心,其间诸多事物也需吕家帮衬,送嫁妆的车马便是吕家出的。

    但送嫁妆的车队里多出一辆马车,瞒不过在门口主持亲迎的吕泽和吕释之。

    周宁也没想瞒,大大方方的撩起车帘,直说,“我想送送姐姐。”

    此事虽不合规矩,但小妹难得开口,吕泽又想着上次占了妹妹的功劳,便点头允了。

    马车跟在迎亲队伍的最后头,车内,周宁让小婵帮忙换了衣裳又改了发髻,便让马夫改道去集市。

    ※※※※※※※※※※※※※※※※※※※※

    那个什么,

    太太的文太香了~

    我终于把存稿浪完了~

    我不茂密的头发也撑不住了~

    所以我无耻的把更新时间又改晚九点了~

    但我依然是爱你们!

    日更是海王最后的倔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