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赤子心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刘季的火气从脐下三寸直冲到天灵盖,把他的背脊冲得笔直,胸膛冲得挺起,此时他又站高看远、居高临下,周身豪气、心中的豪情便越发高涨。

    刘季扶着剑从樊哙身上跳下,顾自迈开大步往前走。

    樊哙三两步追上,奇怪道:“大哥,你不看啦?”

    刘季浑身的火气未消,急着想要证明自己,他左手抓着剑,右手一挥,道:“走,咱们找夏侯婴练剑去。”

    樊哙暧昧的挤眼问道:“大哥,我那未来嫂子得美成啥样啊?”

    樊哙撞了刘季一下,视线下移,“把你都看成这样了?”

    刘季踹了樊哙一脚,笑骂道:“滚。”

    樊哙也不恼,拍着胸脯嘿嘿笑道:“大哥要实在、火大,也不用去寻夏侯婴,我陪哥哥练练。”

    刘季驻住脚,上下扫视樊哙。

    樊哙挺直了身板,鼓起自己胳膊的肌肉,向刘季展示他强壮的体魄。

    刘季摸着胡子认真的打量完毕,末了摇了摇头,痞痞的开口笑道:“你这尊容,哥哥实在下不去嘴啊。”

    语吧,仰天哈哈大笑而去。

    樊哙在原地愣了一会,反应过来后,几步跑上前勒住刘季的脖子,两人笑闹着寻夏侯婴去了。

    吕家后院,周宁说想要在院子里站会儿,吕雉便自己回屋了,今日已经耽搁了许多时间。

    小婵因要收拾琴案,也未随吕雉回屋。

    周宁缓步走到琴前随意拨动着琴弦,笑着和小婵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这动刀动剑不好,一是动铁为凶,是犯法之事,二是容易出意外,今日县里的巫医该会有生意上门了。”

    小婵专心的听着,小心的偷瞥周宁的神色,揣摩周宁的言外之意。

    系统不懂就问,【谁要去看医生呀?】

    周宁对小婵笑了笑,继续低声道:“我昨夜大概是吹了风受了凉,觉得有些不舒服,你着人去给我抓些药吧,不过是小小的不适,不用惊动他人。”

    又叫她“着人”去抓药,又叫她“不要惊动他人”,小婵的心一颤,少姬这是要……

    系统惊,【宿主你生病啦?!】

    周宁收了手,不成调的琴音歇下,她笑道:“你不是说和县衙的谁交好吗?既然投契,就要常走动,联络着才好。”

    系统:……

    你们话题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跳跃?!

    宿主你理理统呀!

    周宁背过身,头微微下垂,语气中有几分自伤落寞,低声道:“我那二姐夫和我不一样,他是父亲批的贵人之相啊。”

    小婵明白了周宁的意思,屈膝回道:“诺,奴谢过少姬。”

    系统又心疼又生气,【宿主好心让她去访友,看见宿主伤心,她居然都不安慰宿主!宿主,在统心里你是最好的!你也一定会有最好的!】

    周宁笑了笑,施施然换了衣服,回到小厅看书。

    小婵将琴案收好,又到吕雉处请示,吕雉一听便允了,等小婵走后,吕雉笑着对周宁夸道:“总算懂事了。”

    系统:……_(:3ゝ∠)_

    她又在说什么东东?!

    好在这次,它似乎和它家宿主搭上线了,只见周宁也不明所以的回以一笑。

    系统稍感安慰。

    吕雉笑着戳了妹妹一指头,道:“感情你这还是歪打正着了。”

    周宁带着几分娇憨的笑了笑。

    吕雉见此,拉着她的手,凑近了低声道:“你以后要嫁进沛令家里,沛令虽说只有陈彦这一个独子,可后院里……你让小婵多和那边联络着是好事,嫁过去也不至于两眼一抹黑。”

    周宁看着吕雉,面上难掩动容之色。

    吕雉又戳了她一指头,“你这个傻子,我是你姐姐。”

    【呜呜呜,统好感动啊~】系统全明白了,吕雉这是一番慈姐心,在为宿主谋划呢。

    可惜它宿主实在太善良,只是单纯的做件好事而已,根本没想那么多。

    周宁笑道:“我的婚事还早着呢,姐姐别担心。”

    周宁低下头,语气低落的道:“我在哪儿都会好好的,倒是姐姐,你要多保重。”

    吕雉知道妹妹是担心自己,心里感动,面上却故作嫌弃的睨她一眼,嗔道:“就你这小傻子,顾好你自己,别让我为你·操心就好了。”

    姐妹俩相视一笑,脉脉的温情在两人之间流淌,两人又继续一人绣衣,一人看书,小厅的气氛温馨静好。

    小婵回来后,也不多言,对周宁微微点头后,默默的拿着针线篓子到一角替周宁纳鞋。

    除了惊鸿一舞,除了姐妹俩的感情与日俱增外,这一日似乎与以往的几日并无差别。

    吕家的暮食都是一起用的,这日一家人正安静的用饭,突有下人来报,有客自称刘季刘亭长的兄弟,前来求助。

    刘季?便是父亲为吕雉定下的夫婿,便是父亲说面相贵不可言之人?求助?

    吕公用湿帕子拭了手,起身道:“快请到正厅,我去见一见。”

    正厅和用饭的偏厅是紧挨着的,吕公离席后,偏厅却比之前更安静了。

    除了周宁和三个侄子还在继续用饭外,其余人都不自觉的停下了手中动作,竖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

    系统瞧了瞧三个小家伙,再瞧瞧自家宿主。

    唉~它家宿主这真是……赤子之心!

    其实完全不用这么屏息凝神,来客的嗓门不小,足够偏厅的众人清清楚楚的听到他的来意。

    刘季入狱了!

    他和县衙司御夏侯婴比武,不小心用剑伤了夏侯婴,被沛令公子的随从在巫医处抓个正着。

    他此行前来,是想请吕公前去寻沛令说情。

    吕雉冷静的问周宁道:“这按律会如何判?”

    周宁轻声回道:“黥面,罚为城旦五年。”

    黥面,便是脸上刺字,那是一辈子的耻辱,先不说如今的差事肯定会丢,往后也会遭人歧视鄙夷。

    城旦则是白日戍卫长城,夜里建筑长城的一种刑罚,且不说会如何劳累,单若是北边的胡人来犯,便极有可能回不来了。

    吕母既伤心又不满,心疼的看着吕雉,“可怜我的雉儿,你父亲误了你呀。”

    吕泽吕大嫂等人面面相觑,这……不是说贵人之相吗?

    唯有吕二嫂心中划过一丝喜意,她道:“不如悔了这亲事?”

    吕释之拉了她一把,“胡说什么呢?”

    吕雉低着头,看不清神情。

    半晌,她抬头看着周宁问道:“妹妹曾说他有大好前程,如今……妹妹可有办法?”

    ※※※※※※※※※※※※※※※※※※※※

    002叹气:又是充满迷惑的一天,还好有宿主陪我。

    001:……

    蠢就一个字,你却能演绎出千百种姿势。

    宁宁和小婵的对话,注意看宁宁说话的声调变化哈~爱你们,么么~

    感谢在2020-07-11 17:30:15~2020-07-12 20:45:2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29157462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