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爬墙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周宁笑了笑,站起身来,打算移出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

    吕雉见了,连忙制止了,指着门外笑道:“今日天气晴明,桂花又开得这样好,便把琴搬到外头,你就在那树下耍你的杂耍,别把我那些线给我搅合乱了。”

    周宁笑着点了点头,小婵便上前来将琴桌搬到了小院中,又安放好琴和席子,正打算焚香,吕雉又制止道:“不用了,有桂花香就足够了。”

    小婵隐晦的看了一眼周宁的神色,周宁仿佛没有注意到小婵对自己的小心翼翼,顾自一边往树下走,一边回道:“姐姐说得对,这桂花香正好。”

    小婵手脚麻利的把香炉收了起来。

    周宁站在桂花树下,一袭红裙铺在细碎的、金灿的落花上,日光和煦的透过树缝在周宁身上投下斑驳的光点,周宁勾起浅笑,整个人在光影与落花中美得像是一个梦。

    爬在墙头的刘季看得痴了,不,就算是梦中,他也从未想过女子能美成这般,直像是花间树下食人精魄的妖精!

    被他踩在身下的樊哙问道:“怎么样?大哥,是嫂子在弹琴吗?你见着了吗,长得怎么样?”

    刘季踩在樊哙肩头一跺脚,低喝道:“小声些,这琴音都停了,我怎么知道?你别着急,等会儿的,我瞧着在摆琴了,像是还要弹奏。”

    樊哙人高马大也皮糙肉厚,被刘季在肩头跺了一脚也不生气,嘿嘿笑着,放低了声音道:“那哥哥你慢慢瞧,顺便帮我瞧瞧大嫂院子里有没有俊俏的婢女。”

    刘季应付的回了两句,“放心放心。”眼珠子不错的看着院中情景。

    琴边侍立的那个必定是吕家女的婢女了,树下的那美人面对着琴站着,这样子是要跳舞?

    啧,有眼福了。

    此时又有一姿色尚可、气质端庄稳重的女子走出房门,和那美人说了一句“准备好了吗?”便侧对着自己在琴案前坐定。

    刘季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流转,看两人容貌气质,是弹琴的女子年纪稍长,那便是吕雉了?刘季撇了撇嘴,心头可惜,这么个妖精却是妻妹。

    琴音从吕雉指尖流出,周宁合着琴音一个踮脚上前,十指纤纤向上结成兰花掌,双腕交错滑下,便似花开花落。

    耳边流过的是吕雉的琴音,但周宁心里过的却是这首曲子的词,毛不易的《不染》: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但愿洗去浮华掸去一身尘灰

    再与你一壶清酒话一世沉醉”

    她的腰肢柔软,一个折腰后仰,又盈盈起身,长袖似帘,娇颜随着琴音半遮半露,忽而举袖上前好似要去追逐某物,忽而又却步连连后退掩袖不语,柔美的舞姿应着绵绵的琴音,共诉其间无尽的情意。

    “不愿染是与非怎料事与愿违

    心中的花枯萎时光它去不回

    回忆辗转来回痛不过这心扉

    愿只愿余生无悔 随花香远飞”

    正在这时琴音骤然转急,只见她以单脚为轴,长袖一甩,整个人高速的旋转起来,长裙霎时被旋开,像一朵怒放的硕大红莲,又有宽大的袖袍打到树上,惹下一雨桂花,她沐浴在这花雨中,高速的旋转着,仿佛和红裙化成了一体,她就是那朵娇艳的红莲!

    琴音又缓,她的旋转也缓缓停了下来,几个莲步柔和的旋开,让被震撼得失语的众人稍微找回神思,不待众人完全放松下来,她纤足轻点,一个迈步竟整个人半腾在空中,她双臂横展,双腿笔直,整个人轻盈得仿佛就要随风而去。

    “一场春秋 生生灭灭浮华是非

    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掀身探海,又辗转变成踹燕,曲到尾声,她一个轻旋后卧云躺身,拈花指衬于颊边,双目盈盈下视,随着琴音的起伏,一个转身,腰身拱起,一手撑地,一手高举拈花指背向天空。

    琴音渐落,高举的拈花指缓缓下落于颊边脖侧,她的脸也缓缓的转向吕雉,唇畔的笑意轻轻浅浅的勾起。

    他日再见,不求你笑靥如故,惟愿你不悔如今。

    最后一个琴音早已落下,吕雉的手却还半悬在空中,久久不能回神。

    太美了,她舞中的那份轻盈,半点没有肉·体凡胎的沉重感,明明是仙子下凡;她身上那种飘逸清冷的气质,分明就是绝俗的神女,不染尘染,他们怎么会觉得她容貌妖艳呢?

    太妖了,美人卧于一地黄花与红裙之上,仿佛在等君采撷,刘季的视线沿着周宁裸露在外的皓腕、葱白的十指,到她优美的玉项、绛红的朱唇,又因她娇喘微微,下移到她胸前起伏处……

    “大哥,这琴声都歇了,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啊?”被刘季踩着的樊哙粗声粗气的低声问道。

    “别闹,等等。”被打断了绮丽遐想的刘季没好气的低头喝道。

    樊哙抬头,正想问见着了吗,便从刘季的衣袍下摆内看见一物已然昂首。

    “嘿嘿嘿嘿,”樊哙一愣后,便嘿嘿的笑起来。

    周宁起身,低头拂去身上的落花与灰尘,余光却悄悄往侧边的院墙上瞧,她跳舞旋转的时候隐隐看到那处有人。

    低头的她早已敛去笑意,先只是面无表情,末了竟眉头紧蹙起来。

    系统:……

    这是统头一次见到宿主蹙眉!头一次感受到宿主的情绪!

    宿主她,生气了!!!

    但这情绪波动不过短短一瞬便平息,周宁再抬头时,又挂上了平常的笑容。

    系统小心翼翼的问道,【宿主,你刚刚是生气了吗?】

    【嗯,】明明是说生气了,可周宁的语气平静得仿佛是修行的佛陀,没有半分烟火气,她道,【他的眼神冒犯到我了。】

    隆准而龙颜,美须髯,行事大胆又不守规矩,果然是流氓皇帝啊。

    系统:……

    统听了咋就那么不相信呢?

    唉,统的宿主就是太善良,性子太软、脾气太好。

    它虽然不知道那人的眼神怎么冒犯到宿主了,但这样贼头贼脑爬人家墙头的肯定不是好人,就该打出去!

    吕雉走过来,牵着周宁的手笑道:“看不出你那杂耍竟还真是舞蹈,太美了,把姐姐都看入迷了。”

    明确的听到弹琴的女子自称姐姐了,刘季的视线却还粘粘在周宁身上。

    吕雉本打算牵着妹妹进屋,周宁却挽住了她的手,站在原地笑道:“我还想学剑呢,到时候再跳剑舞给姐姐看,不过可惜缺一个剑术老师,听闻上次帮我们搬家的司御夏侯婴剑术极好,不若请了他来?”

    刘季听了这话艳羡不已。

    吕雉点了点她的额头,“人家与咱们非亲非故,怎么好提这样冒昧的请求?”

    周宁不高兴的松手垂头时,悄悄的看了小婵一眼,她道:“可与咱们有亲有故的大哥二哥又太忙了,不找外人还能怎么办?”

    刘季的心中隐隐有些期待,恨不得跳下去毛遂自荐。

    吕雉把家中的人都想了一遍,确实没有旁的人选。

    小婵适时的提议道:“不若请二姑爷,二姑爷是亭长,主管一亭治安,必定是懂剑术的。”

    吕雉叹了一口气,又推了推周宁的额头,“也只好这样了。”

    刘季瞧了一眼周宁的身段,心中正暗喜着,却听周宁语带迟疑道:“也不知道二姐夫的剑术及不及得上夏侯婴的?”

    ※※※※※※※※※※※※※※※※※※※※

    感谢在2020-07-08 16:35:39~2020-07-11 17:30: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子木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荆溪 14瓶;梦想中的桃源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