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再训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陈彦拿着布帛的手不自觉收紧,将布帛捏得皱皱巴巴的,惊觉这是佳人的手书,他又急忙放开铺平,试图抚平褶皱。

    正动作着又想起信中确有不便见人之语,且对方也再三嘱咐阅后即焚,以免连累了他。

    唉,她那么胆小柔弱,还是别叫她担忧了。

    陈彦吩咐人取来灯膏,自己亲手将布帛点燃置入陶盆,看着布帛一点点烧尽,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同这布帛一样被焚烧炙烤着。

    那么好的淑女呀,她的父亲怎么舍得薄待她?

    陈彦想起初见那日,吕公介绍家中众人,独独介绍到她时略有停顿,唉,自己那时明明也注意到了,怎么就没细想呢?没能早日发现,早日送上关怀,让她不再哀苦无依。

    什么面相不好怕连累了他,请他不要再提婚姻之事,她这话是在剜他的心呀!

    什么担忧因父亲不喜而流亡在外,后被她私藏的没有户籍的同胞哥哥暴露之事。

    怪不得她一个女子竟爱看律书,原来还有这样的缘由,私藏没有户籍之人的确是犯了秦律,不仅她要被剃去头发、颈带铁环舂米五年,所在县的县令、他的父亲也要被罚一副铠甲的钱。

    陈彦一时又心喜又心疼,心喜她如此信重他,连这触犯秦律之事也愿意告诉他;心疼她娇弱的身躯一边面对着吕公的不喜,一边承受着犯法的压力,还能乐观的和她分享她胞兄的乐事。

    一个弱女子,如此有臂膀,只身护兄,陈彦心中霎时也生出万丈豪情来,户籍以县为单位保存,他堂堂县令公子,他难道还不能替舅兄安排出一份户籍,帮她解了这忧吗?

    陈彦起身在屋子往外走,走到一半又顿住脚步。

    此事不能告诉父亲,秦律规定夫妻交友不能相为弃恶盖非,否则同罪,父亲最看重自己,若是父亲知道了,必不会再让自己娶她。

    陈彦坐回原位苦思半晌,终于想出了个好法子。

    留在沛县确实是隐患,只怕带连了他父亲,少姬说她哥哥在会稽郡吴中县有友人,便将他的户籍迁去那一处吧。

    只是委屈少姬要兄妹分离难相见,他再从别的地方补偿一二吧。

    小婵这一趟偷偷去县衙,从伺候完吕雉两姐妹食过夙食便出门,直到暮食时分才回到吕家,好在秦人只食早晚两餐,除了吕雉外,倒没旁人注意。

    知道小婵是领了妹妹的吩咐出门的,故吕雉虽然生气却没有声张,以免引起父亲对妹妹的不满。

    吕雉面色平静的带着周宁和小婵回屋,一踏入小厅,吕雉的面色便沉了下来,对着小婵训斥道:“你如今越发没有规矩了,什么东西、什么事情是要做一整日的,是欺负我妹妹性子软脾气好吗?”

    小婵一听这话,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周宁,她认为少姬定会为她解释。

    对于这样笃定的眼神,周宁回以微笑后一言不发。

    系统急忙提醒道,【宿主,你还没过河就拆桥,她会卖了你的!】

    周宁只笑着缓缓的说道,【她正是以此在胁迫试探我呢。】

    见小婵还敢向妹妹求助,吕雉柳眉倒竖就要发怒。

    小婵当机立断咣的一声跪下,认罪求饶道:“奴万万不敢,是奴贪玩了,求二姬饶了奴这回,奴再不敢了。”

    半个字没有牵扯周宁。

    系统:……

    【明明是个聪明有心计的丫鬟,怎么现在又这么淳朴了?】系统又不懂了,初入职场太多的困惑让它有点沮丧。

    这才是真正聪明的丫头呢,周宁如此感慨,却用心声笑着安慰系统道,【人很复杂,和你的运算逻辑不一样,所以你别想什么任务,听我的就好了。】

    【可是,】系统声音有点迟疑,【宿主说过自己自私凉薄、见死不救的呀。】

    被系统翻出旧账的周宁微笑如故、八风不动,她道,【那你看我真是那样的吗?】

    【不是。】系统在心里把头摇成了拨浪鼓,不仅不是,它家宿主好像还过分善良,于是系统劝道,【宿主啊,其实对那些言行恶劣、品性不端、心机深沉的,不用那么友善的。】

    比如那个吕老头,它的小本本记他很久了!

    周宁笑了笑,又做了一件让系统觉得过分善良的事,她拦住了口头教训完毕、准备动手的吕雉,“姐姐别打了,是我让她一定把全县走遍,为我寻新鲜玩意的,这走累了,找地方歇歇脚也正常。”

    小婵匍匐在地上瑟瑟发抖,周宁瞧了她一眼,又对吕雉说道:“即便真是贪玩去了,她如今也知道错了。”

    吕雉瞪了妹妹一眼,认为她是找借口为小婵求情,但她不想拂了妹妹的面子,便没询问详情拆穿她,只对小婵道:“这次看在小妹的份上,饶你一次,若敢再犯,必定连上今次的加倍处罚。”

    小婵连连磕头谢道:“多谢二姬,小婵记住了。”而后转向周宁,微微一顿,也又猛又急连连磕头,“多谢少姬。”

    小婵抬头,便见少姬坦然的微笑着受了她的谢,她又想要颤栗了……

    周宁伸手将小婵牵起来,对吕雉道:“姐姐不是还要再回房里绣会吗?我和小婵说说话。”

    说完便把小婵拉到自己房间,又关上了门。

    吕雉皱眉摇头,只道她还是玩心重。

    关上门,周宁笑看着小婵,并不说话。

    小婵颤着手脚从怀中取出一个长条的小包裹,低声道:“这是……让奴送回来的。”

    周宁伸手接过,笑道:“辛苦了,”又问,“若是姐姐问,你给我买了何物……”

    小婵闻言狠狠一颤,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周宁。

    周宁并不计较她无礼的视线,微笑以对。

    小婵却仿佛惊着般,急忙低头,从怀里一支做工不算精细的铜簪、一对小小的珍珠耳坠。

    不见少姬出声,小婵忍着心痛又掏了身上所有的秦半两出来。

    周宁这才开口放高了声音,有些不满和失望的说道:“簪子、耳环算什么新鲜玩意啊?唉,算了,沛县小,估计也就这些东西了,你下去吧。”

    小婵心头淌血的应了诺退下,心中又悔又怕,不该见陈公子打赏了她封口费,便生了妄心以为可以以此拿捏少姬。

    自己真是糊涂了,此事于少姬不过是小儿女的情难自禁,于自己却是卖主的死罪!

    少姬她心思深沉,怎么可能不知道其中利害,自己在她面前玩什么小心思、小手段,如今倒好,不说今日得的打赏,连自己多少年的家底都全赔进去了。

    对面屋里的吕雉听见了动静,满意的笑了笑,道小婵这丫头还是知道分寸,没有买什么不好的东西带坏妹妹。

    屋内,周宁唇角勾起,一枚一枚的拾掇秦半两。

    系统:……

    统总觉得有点不对,但统想不明白……_(:3)∠)_

    宿主她这是做了好事……吧,小婵她这是出于感谢……的吧?

    ※※※※※※※※※※※※※※※※※※※※

    恭喜宁宁又收获一小笔路费~

    那个啥,咱们宁宁真不是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