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私信传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身影走到离床榻十步远的地方便住脚跪下,恭敬的低声说道:“少姬,奴来了。”

    黑暗中,传来周宁低声的夸奖,“真是个聪明的丫头。”

    声音中有小婵熟悉的清浅笑意,但这样漆黑隐秘的氛围,无法看清人的面目神情,小婵不能确定周宁是以什么样的情绪说出这话。

    但只要想想一向单纯没有心机的少姬暗示她以这种方式见面,她就觉得这话很有几分深长意味。

    小婵心里有些打鼓,头埋得更低了。

    周宁半倚在床上,问她,“姐姐费心调教你多年,你也是个聪明伶俐的,我已经许多年没见你遭姐姐训斥了,今日怎么去打听前院的消息?打听也罢了,还敢回来说嘴?”

    黑暗中,小婵看不见周宁,周宁也瞧不见小婵,不过因为尊卑有别,周宁可以淡然平静的问话,小婵却得小心斟酌着回答。

    而且周宁越随意,小婵就越紧张。

    短暂的沉默后,小婵回道:“奴估摸着与少姬的亲事有关,就多留意了几分。”

    周宁笑道:“你倒是挺关心我的,可你怎么知道和我的亲事有关?”

    又是短暂的静默后,小婵回道:“少姬长得美,县令公子见过,必不能忘。”

    周宁又赞了一遍,“不枉姐姐调~教你多年,果然机灵。”

    不说她在县衙时可随意去大书房拿书,也不提县令家送的贺礼中恰好就有她最近看的书,而是用吹捧她的容貌来一笔带过,既答了她的话,也回避了说她与陈彦私相授受、早有私情的问题。

    周宁又问,“那你觉得这桩婚事如何?”

    这倒是不需要多思量,小婵真心实意的回道:“陈公子年轻英俊有文采,又是县令独子,与少姬年岁相当、门户相当、郎才女貌,正配得上少姬。”

    这门户相当也有些自夸的意思,沛令是沛县的一把手,而吕家只是普通富豪,这桩婚事实际是吕家高攀了才对。

    不过如此说来,“在你看来,姐姐的婚事该是很糟糕了。”

    小婵的心一颤,又听周宁语带肯定的道:“你不想陪姐姐嫁去刘家?”

    小婵是姐妹两共用的丫鬟,不是随着吕雉出嫁,便是随着吕媭出嫁。

    这话问得轻描淡写,却将小婵吓得整个上半身匍匐在地,她颤声回道:“奴不敢。”

    只有主子嫌弃下人,哪有下人嫌弃主子的道理,二姬最重规矩,这话若是被二姬知道了……小婵打了个寒噤。

    周宁起身走到小婵身边伸手扶起她,放柔了声音,抚着她的背安抚道:“别怕,谁也不想过苦日子,我能理解。”

    明明被少姬亲手扶着,感受着从少姬身上传来的温暖柔和,可小婵却从背脊中窜上一股寒意,愈发想要战栗。

    这样心思细腻又深沉的少姬,她从未见过,她一直以为少姬心思单纯直接、喜怒哀乐都在脸上。

    这才是真正的少姬吗?她为什么要藏起真正的自己?藏得这么深,藏了十几年!

    小婵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只能更害怕了。

    周宁仿佛没有看出小婵的恐惧,带着点蛊惑意味的笑着说道,“既然你说陈公子好,那还要麻烦你替我做一些事情,你放心,你这么聪明的人儿,我不会让你只做个丫鬟的。”

    小婵冷颤的心霎时间仿佛被种下了一个火种,那火种很快的扎根发芽,蔓延到四肢百骸,将她的惊疑驱散,和她的恐惧分庭抗礼。

    小婵又跪了下去,头拜服到地面,道:“奴万事听少姬吩咐。”

    周宁又伸手把她扶起来,明明比小婵年纪小,却自然而然的用一种长者的口吻夸道:“好孩子。”

    小婵低着头努力克制住想要颤栗的冲动,一根用漆泥封好的大拇指粗细的竹筒被递到她面前,耳边传来少姬的吩咐,“把这个给陈公子送去。”

    “诺。”小婵急忙双手接过。

    原来只是这样的事,小婵心里松了口气,悄悄的抬头瞧了一眼少姬。

    两人聊了有一会,眼睛已适应了黑暗,此时又离得近,不难看清各自的神情,于是小婵便见少姬缓缓勾起唇角,双眸弯弯,顷刻间便又是一副不谙世事的纯真模样。

    她笑道:“夜深了,我也乏了,你下去吧。”

    周宁转身往床榻走去,忽的停住脚,身上的气质又变得幽深不可捉摸起来,她道:“记得手脚轻一些,别惊动了人。”

    小婵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少姬的屋子的,只是一阵夜风吹来,才惊觉自己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湿。

    备嫁的日子,吕雉忙着为妹妹做衣裙,算着日子绣自己的嫁妆,虽有妹妹的警示提醒,但脸上还是时不时流露出待嫁女对未来生活的期盼。

    同样备嫁的周宁却是半点不在状况,只看书练字更加刻苦了,还有每日早晨怪模怪样的运动也延长了半个时辰。

    结婚的另一方却很是积极,陈彦一边数着日子等吕雉出嫁,一边偷偷布置婚房,挑最好的布料、寻最好的木料,亲自指点过问绣娘绣喜服。

    这晚,陈彦去巡视了聘礼回来,想到佳人的如花笑靥,夜风大作也吹不灭他心头的火热。

    对月起相思,平地生惆怅,还有足足二十七日吕雉才出嫁,吕雉出嫁后,过六礼还得过个小半年,唉,半年不得见佳人容颜,叫他如何熬?

    陈彦携一身夜重寒意踱步回屋,体贴的丫鬟立马送来热茶,陈彦饮了两口,复又望了一眼窗外明月,感慨相思难熬,末了,将茶碗放置一边,将贴心的丫鬟压到了榻上。

    次日,小婵领了差事出门,趁机跑到县衙,又拜托住在县衙时结交的仆妇带话,终于见到了陈彦。

    而陈彦见到小婵送来的竹筒时,喜不自胜,感慨一定是明月娘娘听到了他的相思。

    陈彦心情愉快,对小婵就和气亲善许多,叫人带她下去喝茶吃东西,等自己看过信,写了回信再叫她带回去。

    小婵看到儒雅清秀的县令公子对自己笑得和善,又想起少姬说的,不会只让自己做个丫鬟,面颊染上红绯,羞羞怯怯的听话下去了。

    陈彦满心雀跃的打开竹筒,取出里头的布帛细读,这一看,满脸欢喜散去,眉头竖起,又恼又怒,更多的是满腔酸涩无处诉的怜惜。

    吕文这个老贼!

    他的少姬,受委屈了呀!

    ※※※※※※※※※※※※※※※※※※※※

    那个啥,有些人的深情总是感动了自己。

    还有那个啥,他就是个工具人,拿户籍需要他哈~

    老贼,是责骂老而无德性者的用语。

    起源于《论语·宪问》,孔子指责原壤“幼而不孙悌,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百度百科

    感谢在2020-07-04 22:40:02~2020-07-05 22:36:1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oe-g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