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香饽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沛令的好友、新搬来的富豪吕家,主动提出要把女儿嫁给刘季?

    刘大哥刘二哥闷不吭声。

    刘大嫂轻蔑一笑,刘二嫂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

    刘季这样的整日游手好闲、斗鸡走狗,不务正业之人,沛县普通人家尚且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他,更别说吕家那样的富贵人家。

    是看中他懒,还是看中他够废物,会糟践东西?

    都睡到太阳西落了,咋还在发梦?

    刘大嫂和刘二嫂一百个不相信。

    刘季的亲爹刘太公撇了撇嘴,也是不信,“行了,别白日做梦了,有那功夫,跟你大哥二哥一起好好耕两亩田比啥都强。”

    刘季看向自己的后娘,刘季亲母刘媪王氏早逝,刘媪李氏虽是继母,但对刘季不错,也一直惦记着他的婚事,此时她道:“你不是和那酒馆的老板娘武负相熟吗?要不娘去为你求娶回来?”

    她想说刘季长子刘肥的亲娘也可,可三年来,刘季半个字不透露刘肥亲娘的情况,她也就不想了。

    而一直与自己关系颇为亲近的异母弟刘交握拳笑了笑,没有说话。

    刘季知道这是都不信他呢,便道:“一个月后,你们瞧着吧,我定把吕家女娶回家!”

    言罢,饭也不吃,抱了一坛酒出去。

    刘大嫂见了,抱怨道:“天天把家里东西往外散,从来没见他往家里拿过什么。”

    刘二嫂也气愤道:“就他这样的,吕公若真把女儿许给他,只怕那女儿不是痴傻,就是丑得见不得人。”

    刘大嫂和刘二嫂没有刻意压着声音,还没走出小院的刘季能清楚的听到她们的话,不过刘季没在意,脚步不停,依旧吊儿郎当、晃晃悠悠的出去寻人喝酒。

    “来来来,我今天有喜事要说,请大家伙儿喝个酒,到时候再请大家伙儿帮个忙。”刘季把酒坛子往树墩上一放,一脚踩在酒封上张罗道。

    卖狗肉的樊哙取了几只碗来,爽快拍着自己健硕的胸口,“大哥有事只管吩咐就是。”

    与刘季同年同月同日生,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卢绾,神色暧昧的凑过来问道:“什么喜事?莫不是那武负也要替你生个儿子?”

    “呸。”刘季笑嘻嘻的唾了他一口,往他身上踹了一脚,“那老娘们生的,你爷爷我可看不上。”

    卢绾嘿嘿的笑着,顺着力道在地上坐下,伸手抱走了刘季脚下的酒坛,掀了酒封,仰头喝了起来。

    周勃昨日到吕家吹奏,知道吕公对刘季很是礼遇,便道:“可是与吕家有关?”

    刘季摩挲着下巴,笑着点了点头,抱着手蹲到主管沛县车马的夏侯婴身边,问道:“兄弟,你在县衙里当差,又帮吕公搬过家,可见过吕家女?长得如何?”

    夏侯婴老实回道:“在县衙时,她们住在后院,我哪里见得着?搬家的时候,她们也是坐的自家马车,我就帮忙运点行李。”

    卢绾凑过来道:“不对呀,你怎么突然问起吕家女来,难不成你说的喜事是吕公把他女儿许给你啦?”

    刘季站起来,一把抓起他手中的酒坛子夹到腋下,“怎么着,爷爷我配不上?”

    卢绾笑着连连点头道:“配配配,那吕家女也就勉强配得上我大哥。”

    刘季听了哈哈大笑,把酒坛子扔给他。

    卢绾接住,又暧昧的嘿嘿笑道:“听说吕家有两个未出嫁的女儿,我觉得他家那小女儿也能勉强和我配配。”

    语罢,卢绾站起来,扯了扯自己身上脏污的麻布衣裳,向兄弟们展示着自己。

    卢绾此人比刘季小了时辰,但他的身形不如刘季高大,五官平平兼之脸上的皮肤松垮,圆滚的酒肚堆在腰间,瞧上去倒比刘季还大七·八岁。

    樊哙比卢绾小十四岁,如今虚岁二十九,也是沛县的大龄未婚男,他虎背熊腰,人长得粗犷,为人也没什么心眼,听了这话,心直口快的哈哈笑道:“若是许给你,那还不如许给我呢?”

    周勃和夏侯婴也笑,兄弟们聚在一起经常这样胡扯笑闹。

    但刘季没笑,他一脚搭在树墩上,又把手支在腿上撑着下巴,慢吞吞的说道:“咱们好好谋划一下也不是不行。”

    又转头对樊哙说道:“你比卢绾小,不着急。”

    夏侯婴皱眉,“这事……”

    刘季挥了挥手,道,“我知道,这事以后再说,等我娶了他家二女儿再说。”

    卢绾打了个酒嗝,不敢置信的问道:“不是,大哥,真娶啊?!”

    刘季冷呵一声,接过酒坛子,往几个碗里倒了酒,取了一碗递给周勃,和他碰碗道:“到时麻烦兄弟多叫些人,吹吹打打的,整得气派场面些。”

    刘季说得认真,周勃恍恍惚惚的点头。

    樊哙问道:“大哥,什么情况啊,这是?”

    刘季跟他们说了昨日情景,末了,痞痞一笑,道:“就算真是个傻的丑的,爷爷也能白赚不少嫁妆!”

    卢绾等人哈哈大笑。

    毕竟是要娶妻,真正意义上拥有自己的女人,刘季心里快活,折了两根树枝,敲打着酒坛酒碗高歌。

    沛令府中,陈彦也正和父亲说起吕家的婚事,他道:“如今吕家二姬的婚事定下,那……”

    沛令笑道:“别急,等那吕雉出了门子,为父就给你提亲去。”

    陈彦皱眉,还是不放心,他道:“若是吕公提前应了别家怎么办?”

    沛令哭笑不得,“好好好,为父明日就去。”

    陈彦欢喜了,看着外面的天时,恨不得立马就是明日。

    沉迷看书的周宁可不知道有这么多人惦记她,她正诚恳的对吕大嫂道谢。

    “多谢大嫂,我正愁没有竹简练字呢。”

    吕大嫂笑道:“妹妹客气了,都是自家人。你大哥常在外面走动,往后有什么需要用的,只管跟嫂子说。”

    周宁笑着又客气的谢了一遍,送走了吕大嫂。

    正打算提笔练字,门扉又被叩响,却是吕二嫂端着盘吃食过来了,她笑道:“我见你晚饭用得不多,就给你送了些点心过来。”

    周宁笑道:“我就知道二嫂最体贴,最疼我。”

    吕二嫂笑了笑,又含糊的说道:“小妹,公爹的那些话,你听听就是了,禄儿那命格……”

    周宁会意,笑着说了个如今的客观事实,“那是我亲侄儿呢。”

    吕二嫂眉眼俱笑,放下心来,连连点头道:“可不是!”

    吕二嫂站起身,道:“二嫂不打扰你看书了,那个点心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口味,二嫂让人多做些给你送过来,可不好饿着肚子看书。”

    周宁笑着点头,又送走了吕二嫂。

    看着宿主接连收到吕家人的关怀,系统被感动了,【宿主虽然善良得没有成算,但是够真诚,真诚的人总是能以心换心的!】

    周宁微笑点头,【你说得对。】

    ※※※※※※※※※※※※※※※※※※※※

    系统001:……

    统门不幸!

    媪[ǎo]:老年的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