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遵父命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吕雉还未踏进父母的房间,便见父亲满脸喜色,而母亲则满脸郁色,两人神色迥异实在是奇怪,正想问怎么了,突然心中一突,想到了小妹说的酒宴订婚之事,而昨日正是乔迁宴!

    吕雉心中忐忑惴惴,跨过门槛走进屋,见过了父母亲,然后听父亲说为她定了户人家,对方比她大十五岁,是个亭长,家贫,未曾娶亲,有一三岁的外室子,但有贵人之相,贵不可言,吕雉的心中却奇异的平静了下来。

    父亲说对方有贵人之相,妹妹也预言自己嫁给他会富贵无极、权势无极,吕雉抬头,温顺的应道:“是,女儿知道了。”

    吕母唉叹了一声,但丈夫执意,女儿自己也愿意,她不好再说什么。

    吕公抚着胡子,又是骄傲又是欣慰的笑道:“我就知我的雉儿不同一般女子,你放心,这刘季如今虽然不显,但往后定是要发达的,我吕家也会因此受益。”

    又道:“你与刘季都不小了,他如今家里贫寒也置办不了多大的排场,这婚宴便从简,婚礼定在了一个月后,你的嫁衣若是来不及,便让……”

    吕公皱着眉头,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顿了顿又接着道:“便让你母亲或是你大嫂二嫂帮忙。”

    吕雉见此,道,“父亲,其实小妹。”

    吕公眉头紧皱,面上已有愠色。

    吕雉停了片刻,还是接着道:“父亲,前日小妹便与我说,父亲会在乔迁宴上为我定下婚事,也曾说我嫁的人将会富贵无极、权势无极,正合父亲相的面相。父亲,小妹她不是面色不吉,而是天赋异禀。”

    前日?

    吕公眯着眼睛回想了片刻,前日不就是他与老婆子说起吕雉婚事不成是因吕媭面相之过那日吗?

    吕公冷笑道:“她倒是捡的好便宜!”

    吕雉不解。

    吕公抚着胡子道:“我一早便说过,依你的面相,是要嫁给贵人的,她不过顺着我的话胡编罢了。”

    吕雉难得的反驳父亲,“可小妹还算准了时日。”

    吕公觉得被伤了脸面,驳斥道:“难道你想说她比为父还有本事不成?乔迁之日来的贵客多,我有待嫁的女儿,在乔迁宴上相看,再正常不过。”

    吕母也道,“不对,我想起来了,那日媭儿也和我说过,说这几日你便会给雉儿定下婚事。”吕母说了当日情景。

    吕公不以为意,“不过随口的宽慰之语。”

    说罢,吕公不想再和她们谈论这些,便道:“行了,你赶紧回去绣你的嫁衣吧。”

    吕雉心中叹息,无奈离开。

    门口的光亮被挡住,在书简上投下淡淡的阴影,周宁侧头一看,是吕雉回来了。

    她脸上的表情因为背光看不分明,不过周宁也大致能猜到她现在的心情。

    周宁勾起浅笑,“姐姐回来了。”

    系统很紧张,吕雉拒了婚事吧,一定是拒了!

    “嗯。”吕雉应了一声,缓步走到周宁身边坐下,沉吟了片刻,道:“父亲说的婚事,我……应下了。”

    周宁脸上的笑容消失,难过的看着她。

    吕雉湿了眼眶,拉住周宁的手,说道:“小妹,别担心,姐姐知道姐姐在做什么,姐姐如今不小了,原本也嫁不了什么好人家,如今这个虽说一时条件……艰难些,可熬过去了,往后总有富贵尊荣,再说,姐姐也不能拖着再耽误了你。”

    周宁低下头,看着吕雉握着她的双手,半晌,她道:“县衙的典狱长曹参和他相熟,姐姐可与他交好,往后……也少受些罪。”

    随着一滴温热的泪水滴落到周宁的手背,一声略带哽咽的“好”传入她的耳畔。

    片刻,吕雉收拾好情绪,故作轻松的笑道:“等姐姐富贵发达了,就能护着我们家小妹了。”

    周宁抬头看着她,缓缓又笃定的说道:“富贵权势对我来说,远没有姐姐的平安喜乐重要。”

    吕雉的眼泪决堤,抱着周宁哭了起来。

    【为什么呀?呜呜呜~】脑海中,系统也跟着哭了起来,【她明明都答应说不嫁了,她明明知道要受苦,她明明是个这么好的姐姐,为什么呀?】

    周宁的心声不同与面上的悲戚,她平静又自然的说道,【人本来就是这样复杂多面,花花世界浮生万物,总有一些追求,也总有一些舍弃。】

    系统抽抽噎噎的道,【可是~宿主就没有啊,宿主对大家都好温柔的。】

    周宁笑道,【大概,因为我追求的就是虚无吧。】

    系统抽抽噎噎的继续哭,呜哇,它又听不懂了,它是笨统!

    原本以为此事就此了了,不想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时,吕泽又说起此事,周宁低下头,唇畔悄悄弯出幅度。

    吕泽的本意是想劝和的,但吕公却觉得他们这是在挑衅,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面前说吕媭如何神算,怎么,他看的面相倒成吕媭的功劳了?他几十年的研究不如一个小丫头几日的心血来潮?

    吕公指着周宁冷笑道:“吕媭,你自己说,你会看相吗?”

    周宁恭敬的转身面向吕公跪坐着,低着头,实话实说道:“不会。”

    吕泽和吕大嫂互望一眼,心中叹息。

    吕释之也无声轻叹,吕二嫂心中不满,公爹这也太欺负人了。

    吕雉怜惜的看着妹妹,吕母劝道:“行了,先吃饭吧。”

    吕公捏起一把麦饭,教训道:“既然不会,以后就不要再胡说八道,装神弄鬼。”

    周宁顿了顿,恭敬郑重的应下,“是。”

    吕泽、吕大嫂、吕释之的表情都有点不对了,吕二嫂着急的皱起眉头,正想说话,吕释之拉住了她。

    系统不服气的出主意道,【哼,宿主悄悄跟他们说,就把他比下去,气死他。】

    周宁笑了笑,温顺柔和的说道,【他是长者,我如今又是他的女儿,应该听他的。】

    她得感谢吕公,给了她这么完美的理由拒绝为吕家众人预言避祸。

    往后吕家人但凡遭遇不顺,不是她预言的,他们会认为是吕公不让她预言,他们才没能提防躲避,会对吕公心生埋怨;是她预言过的,那就更惨了,原本虚浮的埋怨顷刻间会落实、加深、翻倍,日积月累,不止骨肉离心,吕公自己也难逃后悔煎熬。

    据记载,吕公足足活到了七十高寿,还有近十年的时间呢,足够他能好好品尝其中滋味。

    周宁这个被训斥的人,带着安抚的微笑依次看过担忧的看着她的吕家众人。

    系统:_(:3)∠)_

    统的宿主善良得像个傻子,怎么办?!

    在线等,急!!!

    ※※※※※※※※※※※※※※※※※※※※

    系统001:……

    统觉得你怕才是个憨憨,别人报复痛一下,你家善良的宿主报复一下痛余生……

    溜了溜了~

    感谢在2020-07-01 15:26:38~2020-07-02 18:41: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zoe-g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