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心绪难平

心绪难平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吕二嫂满心惊惶的回去了,她倒是想再问得详细些,可小妹却不再说了,只道她目前看到的是这样,但也别太担心,面相是会变的,或许以后有什么转机也不一定。

    可是事关自己唯一的儿子,还是要封侯的儿子,她如何能放下心?

    吕二嫂一回去就急忙让人去寻丈夫吕释之回来。

    周宁屋内,吕雉还没走,她皱眉教训道:“父亲研究相面研究了几十年,也不敢妄言王朝的灭亡更替,你拢共才活多久,看过几卷书,怎么就敢这样胡言乱语?这要是被旁的人听见了,你,我,我们一家还活不活了?”

    周宁笑了笑,道:“姐姐和二嫂又不是旁的人。”

    “唉~”吕雉叹了一口气,无奈的伸手推了推周宁的额角,“你啊!”

    【呼~吓死统了。】它还以为宿主不想干了呢。

    系统现在对吕雉挺有好感的,本来它因为人彘事件,一直挺怵吕雉的,可她现在只是一个守规矩、疼妹妹的好姐姐,想来没有往后那么多苦难,她也不会完全变了个人。

    系统弱弱的请求道,【宿主,能帮帮吕雉吗?】

    周宁笑了笑,【怎么帮?】

    系统道,【就像提醒吕二嫂一样,隐晦的提醒她几句未来的事。】

    这样啊,周宁爽快的笑道,【好啊。】

    呃……这么容易?

    系统幸福的转圈圈,【统就知道统的宿主是最最温柔最最善良的人!】

    周宁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吕雉也正说到了吕二嫂之事,她道:“你什么时候学的相面,怎么胡乱说话吓唬二嫂?”

    周宁笑道:“二嫂主动问我,我便说了。”

    二嫂主动问的?

    吕雉困惑了,好好的,二嫂怎么和小妹说起这个?家里最受面相之苦的便是小妹了。

    难不成是小妹算准说准了什么?

    周宁又道:“听说后日咱们便要办乔迁宴了,酒宴上,父亲会为姐姐择定夫婿。”

    这样用波澜不惊的、恍若术士的肯定语气说着听起来不怎么可能发生的事情,吕雉觉得小妹真是被父亲的面相学折腾得脑子糊涂了。

    吕雉坐到周宁旁边,正想好好开解开解她,周宁先一步拉住了她的手,笑道:“姐姐嫁给他会富贵无极、权势无极。”

    系统:!!!∑(Дノ)ノ

    【宿主,我们不是这样说的呀!】

    周宁笑道,【一样的,讲明利害,由人家自己做主,砒霜还是蜜糖,当事人才知道。】

    好吧,宿主说得有道理,系统安静了。

    吕雉先是心神一震,而后抽出手笑着点了点周宁的额头,道:“越扯越离谱了,还说得跟真的似的。”

    脸上虽是笑着,可吕雉的心里却在悄悄叹息,她如今二十八岁了,想要嫁个门当户对的都难,又去哪里嫁那富贵无极、权势无极的人家。

    周宁把她的手拿下来重新握住,笑道:“我说的是真的,但我不希望姐姐嫁给他。”

    吕雉看着她,等她的后话,妹妹虽说顽皮,却不是见不得人好的性子。

    周宁道:“这个人好酒又好色,对姐姐不好,对姐姐以后的子女也不好,姐姐嫁给他有牢狱之灾,又有夫妻久别之苦。”

    虽然并不相信妹妹的胡说八道,可她这份不求富贵显达,只愿自己少苦难的心思还是让吕雉很感动。

    吕雉又抽出手点了点周宁的额头,笑道:“好,姐姐听你的。”

    系统开心的大叫,【太好了!】

    周宁微微一笑。

    吕雉又把周宁的手拉到自己手里,劝道:“父亲那些话,你别放在心上,也别再看那些相面的书了,你有哥哥也有姐姐呢,你既说二哥会封侯,说我往后会嫁个尊荣富贵的人家,难道我们还护不住你?”

    周宁笑了笑,道:“嗯,不看了,我最近在看律书。”

    吕雉正想说看那个做什么,好好学女红才是正经,却见周宁低下头,声音也低了下去,她道:“想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怕给家里惹祸事。”

    【宿主~】系统的泪窝浅,一下子就不行了。

    吕雉爱怜的摸了摸周宁的头,“你想看便看吧。”

    若是看了妹妹能安心些也好。

    周宁乖巧的点了点头,拾起书简,道:“我到小厅里看,和姐姐一起。”

    吕雉笑着应道:“好。”

    吕雉便牵着周宁到小厅,她带着晓婵继续做女工,而周宁则跪坐在小几前看书,陶香炉中一炷清香袅袅,一室静谧和洽。

    而吕二嫂却如热锅上的蚂蚁,焦急的在屋内团团乱转,半刻不能平静。

    被急急叫回来的吕释之一进门便看到妻子如此模样,奇怪道:“这是怎么了?”

    吕二嫂一把扯过他,又叫仆从去屋外守着,便一把把门关上。

    吕释之更不解了,整了整衣袖,道:“神神叨叨的。”

    吕二嫂皱着眉头道:“小妹说你和禄儿将来都会封侯。”

    吕释之闻言笑道:“这不是挺好的吗?”

    虽然不现实,但听起来还是挺让人开心的。

    吕二嫂着急的一跺脚,道:“你是挺好的,可她说咱们禄儿有英年早逝之相。”

    吕释之笑着摇了摇头,问道:“你急急把我叫回来就为这个?”

    吕二嫂急道:“那可是咱们唯一的儿子,你怎么这么不上心!”

    吕释之笑着解释道:“自商君变法后,爵位便不再世袭,得靠军功。不说如今无处挣军功,便是有,等挣够能封侯的军功了,怎么也算不得早逝了吧?”

    吕二嫂压低了声音道:“可是小妹说秦要亡了。”

    吕释之一惊,急忙抬头看了看紧闭的门扉,低斥道:“胡说八道,秦才统一多久?始皇帝又正是春秋鼎盛,哪里就,咳。”

    吕二嫂还是绞着帕子不安心不相信。

    吕释之叹了一口气道:“这些……话你听听就是了,从前父亲说面相也没见你这么信服,怎么小妹的话你倒信了十成十?”

    吕二嫂辩道:“那怎么一样,公爹再如何研究也是凡人,可小妹如今,”吕二嫂压低了声音,把帕子掩到嘴边,道:“是神仙!”

    吕释之无语的看着她。

    吕二嫂道:“你别不信这些,就是皇帝宫里也供奉着真人呢,你难道比皇帝还有见识不成?”

    吕释之懒得和她辩,只道:“好好好,后日就是乔迁宴了,我得和大哥一起忙呢,正经有不少事,‘神仙’不是说二妹的婚事会在乔迁宴上定下来吗?咱们等这事应验了再担心再着急好不好?”

    吕二嫂也生气了,一甩帕子道:“行,你去忙吧。”

    吕释之拍了拍她的肩头,便又出去了。

    吕二嫂越发气闷,等晚上吕释之回来用过饭,自己便早早的上床睡了,半个字都不同他说。

    三言两语搅得人家夫妻闹别扭的周宁看了大半日书,也早已沉沉入睡。

    对面屋里的吕雉却失眠了,她规矩的平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眼睛直直的盯着床顶,不知在想什么。

    ※※※※※※※※※※※※※※※※※※※※

    感谢在2020-06-29 19:24:58~2020-06-30 00:40: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看文不看评论了 10瓶;其生也无涯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