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预言半应

预言半应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高朋满座?

    他家初到此处,几人识得,哪里来满座的高朋?

    至于二妹订亲之事,更是说得荒谬了,人都不识得几个,要把二妹嫁给谁?

    不能因为父亲说她克了二妹的婚事,她便随口还一桩吧。

    吕泽摇了摇头,想来小妹是被父亲的话伤了心,这才语无伦次,胡言乱语了起来。

    吕公一见周宁,便先瞧她的眉心,一见红痕还未消,面色便沉了下来。

    吕母道:“不和你姐姐在房里做绣活儿,怎么又到处乱跑?”

    周宁正要答话,吕泽走进来了,吕公便问他,“房子看好了?”

    周宁咽下要说的话,微笑着等父兄先说完。

    吕泽回道:“寻到两处不错的,还请父亲定夺。”

    父子两人说着话,吕母却悄悄拉了周宁的手,把她拉到里间。

    “你,唉,你过来是有什么事?”

    吕母原本是想问问她有没有听到她父亲的话,可想了想,听到又如何,不过是做父亲的说两句气话,难道还要做母亲的来赔罪不成?

    周宁笑了笑,仿佛不知道自己刚刚才被人嫌弃,大方的道出自己的需求,“我想要些钱。”

    “唉。”吕母的心下郁结,懒得问她要做什么,只让老妪取了钱袋子,数了百一十枚秦半两装起来给她。

    吕母不问,周宁自然省了解释,只接过钱袋道了谢,又劝了一句,“母亲别忧心,姐姐的婚事,父亲肯定有分寸,我瞧着也就这几日便能定下来了。”

    吕母又叹了一声,只道小女儿听见了她和她父亲的对话,才说这样的话来宽慰她。她感动于小女儿的贴心,便更为她的面相感到可惜。

    吕母爱怜的摸了摸周宁的鬓角,嘱咐道:“拿着钱去买你喜欢的东西吧,不够再跟母亲说,买完早点回来,这两日避着你父亲些,他心情不好。”

    周宁笑着点头应下,把钱袋收起来便辞了母亲,走到外间,吕泽看见她出来,对她点了点头。

    吕公不知是没见着,还是见着了也只当没见着,只不理她,继续和长子说着话。

    周宁便也不出言打断他们,只远远福了一礼,顾自出去了。

    刚走到花园小径,便碰到县令的儿子陈彦迎面走来,周宁驻住脚,微微欠身想要等他先行,不想那人走到她面前却不走了。

    周宁站直身子,抬头看他。

    周宁一抬头,陈彦便紧张了起来,支吾的问道:“吕少姬做什么去?”

    周宁笑道:“打算出门去买书。”

    陈彦“哦”了一声后,站在周宁面前既不让开也不说话。

    周宁的目光适时的流露出一点疑惑。

    陈彦瞧了一眼,飞快的移开视线,又问,“少姬想买什么书?”

    【宿主,他脸红了!】系统激动的报告,它是有用的!

    它就喜欢大家都喜欢它家宿主!

    周宁笑道:“想要寻些律书来看看。”

    陈彦带着难以抑制的喜意回道:“那倒不用去别处买去,县衙书房里便有不少,少姬随意看就是了。”

    周宁笑了笑,不同于以往浅浅淡淡的微笑,是带着喜意的、眼睛在发光的笑,更真诚,也更……动人。

    陈彦愣神的看着她笑。

    然后,居然就这样僵持住了!

    【这怎么是个傻子?】系统很失望。

    周宁微微收敛了笑意,微笑着说道:“那就麻烦公子了。”

    “啊?哦,”陈彦猛然回神,急忙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我这就带你去。”

    周宁跟着陈彦到县衙的大书房取书,周宁瞧大书房并没有人特别看守,便问道:“我无事的时候可以自己过来吗?”

    陈彦急忙点头道:“当然,一会我交待一声,少姬想什么时候过来都行。”

    周宁真心实意的笑着谢过他。

    系统叹息,【唉,真是个傻子。】

    周宁一边大致浏览着书房的藏书,一边回道,【那怎么才不傻?】

    【咳。】系统清了清嗓,道,【你一个人过来可能有些麻烦,不过你随时可以找我,我带你过来。这样才对~】

    周宁笑着夸道,【你真是个特别的济世系统。】

    系统:……

    虽然被夸了,可它怎么觉得怪怪的。

    周宁取了一卷《秦律》,再次谢过陈彦,便告辞,回房看书了。

    却说县令会完客后,又寻了吕公说话。

    他笑道:“我说怎么今日这么多乡绅找过来,原来是好奇你们一家人,依我看,你不如公开设宴,把他们都请一请,大家彼此认识了,以后才好有个照应。”

    吕公明白县令有此提议是在隐晦的补偿他,他家虽然富裕,可沛县比他们家富裕的人家不少,众乡绅为何独独对他们家好奇?

    不过是想通过巴结他,进一步巴结县令罢了。

    吕公初来乍到,正是缺这些个人际关系,当下便笑道:“我正巧找好了房子,便趁着后日乔迁之时,请众乡绅赏脸一聚,只我家初至此处,谁也不识得,还得请老友给我个可靠的人手,为我操劳一二。”

    县令笑道:“这不难,衙里的萧何萧主吏做事妥当,我让他为你打点宴会之事,还有司御夏侯婴,若车马不够用,直接寻他就是。”

    吕公连连道谢。

    若说方才提议他设宴是补偿,如今这份体贴照顾便是实打实的人情了。

    吕公心里又感激又惭愧,想来县令今日反口退婚是有别的隐情不便明说,并不是瞧不起他家,县令还是很重视他二人的这份友情的。

    两人说定此事,县令自去交待萧何和夏侯婴,吕公也急忙使人把吕泽叫了过来。

    吕泽不明所以,他刚从父亲那里离开,去买了房子回来,何事又寻他寻得这么急?

    吕公一脸喜色,郑重的嘱咐道:“后日我们乔迁之时,沛县的乡绅、豪强、官吏都会来贺,到时候高朋满座,万不能出了岔子。”

    吕泽闻言便怔住了,高朋满座?小妹她,说中了?!

    吕公继续嘱咐道,“沛令指了衙里的萧何萧主吏给我们帮忙,你要多向他请教。这是我们吕家在沛县的第一次亮相,你务必把此事做好了,一应食物器具都多多的备着,万不能临时缺了少了什么,丢了我吕家体面,让人瞧不起。还有……”

    吕泽顺着吕公的话点着头,应着是,心思却有些飘,小妹的话,父亲他,知不知道?

    高朋满座已经应验了,那……二妹的婚事呢?

    ※※※※※※※※※※※※※※※※※※※※

    感谢在2020-06-28 14:23:01~2020-06-28 21:16: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枝白术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