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人面桃花

人面桃花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吕家是砀郡单父县的富豪,举家搬往沛县,只正经的主子就有十一个,更别提奴仆和家什行李,故搬家的队伍颇为壮观,有三辆马车和三辆满载的牛车。

    周宁和二姐吕雉与吕公吕母坐一辆行在最前,长兄吕泽和其妻子、两个儿子坐一辆行在其次,二兄吕释之与其妻子儿子又另坐了一辆行在第三,再往后便是三辆牛车,家里的仆人跟着牛车半走半坐。

    周宁闭上眼睛假寐,系统的功能让她稍微有些苦恼。

    【暂时休眠不可以吗?】

    系统外机可变为喉结这个功能倒是挺有用的,但此时用不上,她总不能在父母兄姐的面前突然喉结突出变成男子。

    至于女身时变为花钿,不说吕媭本身面若桃花又正值青春,已足够美了,再于眉心处点缀花钿更是招摇,引人注目,相当于美女加盛妆,再又附加其美貌提升的属性……

    美貌过胜是祸端,可不是什么好事。

    【呜呜呜~可是宿主,那是我的外机呀~】

    为什么灵魂绑定的系统要设计出个实物的外机,周宁也是很不能理解了。

    【那之前你的外机是怎么收起来的?】

    【这个那个,】系统吞吞吐吐,好像有难言之隐。

    周宁静静的等着,既没有催促,也没有体贴的说算了,此时沉默便是一种态度。

    【那个,外机就像是赘肉,使劲深呼吸,还是能收着会儿的。】系统不好意思的说道。

    周宁不禁漾起笑意,仿佛看见看小小的萌萌的系统捏着自己小肚腩苦恼的样子。

    吕母见到了,笑问:“媭儿这是梦到什么了,怎么睡着了还在笑?”

    周宁睁开眼睛,笑着回道:“想到一个笑话想和禄儿分享,我去后面二哥的车上找禄儿玩。”说完,就让车夫停了车,又如少女般活泼泼的跳下了车。

    吕母笑着嗔怪道:“都是大姑娘了,还是小孩心性。”

    吕公皱眉摇头,吕雉劝道:“妹妹还小呢。”

    【宿主~统收不住啦~】系统可怜兮兮,声音难受又着急,明明是收腹,却好似憋一般。

    周宁正要登上二哥吕释之的车,闻言,脚步一错,便跌下马车,明明侧摔却是正面着地,还好有双臂撑着,应该摔得不重,但即便如此,也把人吓了一跳。

    “少姬!”马夫惊叫。

    “小妹。”吕释之和其夫人也被吓着了,女子的容貌何等要紧。

    “小姑姑。”吕禄灵活的跳下马车来扶周宁。

    周宁一手支起上半身,一手紧紧的捂着额头,顺着吕禄的力气站起身来。

    吕释之的妻子下了马车,赶紧过来问道:“怎么样,可伤着了?”

    周宁笑了笑,“没事,就是蹭破了点皮。”

    吕释之皱眉,道:“你把手放下来,让你二嫂给你看看,上点药。”

    周宁往后退了一步,娇俏的笑道:“不要,太丑了,就一点小伤,我自己知道。”

    吕释之上前一步,想要强制的拿开周宁的手,其妻子笑着拉住他劝道:“女儿爱俏,小妹自己有分寸的。”又对周宁说道:“我和你二哥都不看,你自己去我们车上用铜镜瞧瞧,上点药。”

    周宁笑着夸道:“我就知道二嫂最体贴。”

    言罢,一手提着裙子,一手捂着额头上了马车。

    系统很心疼,【呜呜呜,宿主,痛不痛呀?】

    周宁的眸中染上星星点点的笑意,【你可以不收着了。】

    系统一愣,随着外机的放出,丰沛的情绪也一并外放,【呜呜哇,宿主,你是为了统故意摔的吗?统好感动!呜呜呜~】

    周宁翻出吕释之妻子的妆匣,如往常一般等系统哭尽兴了,自己停住。

    周宁对着铜镜,沿着系统外机的花样描上胭脂。

    系统急忙自荐,【宿主宿主,这是最淡的模式,统可以自己调深的!】

    周宁笑道,【不用了,我只是担心别人伸手蹭不到胭脂,起疑心。】

    【哦,】系统恍然大悟,又灵机一动,提议道,【宿主可以直接找一个花钿贴上呀。】

    周宁笑道,【你知道花钿是什么时候才有的吗?】

    系统:……

    历史问题,学渣不敢吱声,它觉得它又要被宿主知识轰炸了。

    它要少说话少露怯,不能被宿主嫌弃,要做一只有用的、深沉的统!

    系统给自己打气。

    出乎意料的,周宁微微笑着,没有长篇大论,只简明扼要的告诉它,【花钿起源于宋武帝之女寿阳公主。】

    【啊?】系统奇怪道,【宋吗?可是唐也有啊?】

    周宁微笑,【不是唐宋的宋,是南宋。】

    系统弱弱提问,【南宋不是在北宋灭亡之后吗?】那更晚了呀!

    周宁微笑科普,【是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南朝的宋。公元420年东晋灭亡,中国南方地区相继出现了宋、齐、梁、陈四个汉族政权,这个南宋。】

    系统:……

    【哦。】

    我真傻,真的!

    吕释之的妻子被小姑子一句“最体贴”夸得心里熨帖,笑着和吕释之说话,和善的宽恕了马夫看顾不周的罪过。

    不一会,周宁的声音从马车内传来,“我好了。”

    吕释之一家人便又上了车,这上车一见周宁却愣住了,小孩子想得不多,片刻怔楞后便扑到周宁怀里,欢喜的叫道:“小姑姑这样好漂亮啊。”

    只见周宁粉面含春,眸似秋水,娇俏又动人,几瓣桃花点缀眉心,又添三分妩媚妖娆,艳美绝俗。人面桃花相映红,不外如是了。

    周宁解释道:“我瞧了连皮都没有蹭破,只是磕红了不好看,便擅自用了二嫂的胭脂描了花样掩盖,二嫂瞧我这样是不是比原先还好看。”

    周宁把脸凑近吕释之的妻子,大方又得意的展示着。

    吕释之的妻子二十八九岁的样子,瞧了又羡又赞,“难为你怎么想出这样的主意,这也太好看了。”

    吕释之轻咳了一声,道:“就知道耍弄这些个小聪明。”

    周宁笑了笑,挽住他妻子的手臂,凑近她耳边小声说道:“我替二嫂也画一个。”

    吕释之的妻子假意推辞了一下,便半推半就的由她拉着坐到铜镜前,临画前又道:“桃花不适合我。”

    周宁会意,笑着提出多种选择,“牡丹雍容华贵,莲花清雅婀娜,梅花……”吕释之的妻子正顺着话意想要什么花样呢,就见周宁话锋一转,转头问吕释之道:“二哥说二嫂画什么花样好?”

    吕释之的妻子一下子羞红了脸,嗔道:“咱们女儿家的事,他哪里知道?”眼睛却偷偷瞄着吕释之。

    吕释之视线和妻子对上,又轻咳了一声,道:“莲花吧。”

    周宁笑着点头,吕释之的妻子便叫停了马车,好叫周宁描花。

    周宁等替吕释之的妻子描完花钿也不着急回到前头的车里,就坐在车内陪着哥哥嫂嫂闲聊。

    马车如此折腾了两回,便与前头的马车拉远了距离,好在车队走得慢,马夫甩了两鞭子便追上了,吕家的车队整整齐齐的进了沛县的城门。

    吕公和沛县县令是多年好友,决定举家搬来此处之前便通了书信。

    沛县县令道吕公一家初至沛县,房屋居所一应都需要时间置办,便请吕公一家先住到自己府上,吕公也想和老友叙旧联络感情,便答应了,故车队直接行到了县令府衙。

    三辆马车三辆牛车,是不菲的家资,引得城内不少百姓驻足围观,又见马车一路行到县令府上,百姓更觉得惊奇,直道沛县来了贵人。

    沛县县令听闻老友来了,热情的带着儿子迎到了门口,吕公携吕母和吕雉下车,第二辆车上的吕泽一家也下车上前见礼,吕释之把车帘撩起,当先跳下了马车,也往前头见礼去,周宁等人跟在他后头。

    吕媭是幼女,比最小的姐姐吕雉也小了有十岁,本来万事就轮不到她出头,此时又坐了最后一辆车,顺理成章的低着头和二嫂子和小侄子一起走在最后,更是不引人注意,偶然有看过来的,也被吕释之妻子的妆容吸引了视线。

    门口不是长聊的地方,双方简短的寒暄了两句,县令便请众人入内细聊。

    县令和吕公携手走在前头,县令的儿子极有礼的站在门口让着众人,周宁走过时侧头看了他一眼,微笑着点头见礼。

    花钿显娇态,妖娆倾国色,浅浅一勾唇,便如芙蕖出渌波,美得动人心魄。

    “咕噜。”县令公子的喉咙狠狠滑动一下,片刻怔楞后手忙脚乱的回了一个长揖。

    这礼可实在回过了,不知是仆人还是围观的百姓噗嗤笑出声,周宁牵着吕禄,低头快步进了府衙。

    县令公子再起身佳人不见,心中怅然若失,呆呆站在原地。

    吕家的仆从不敢走在县令公子的前面,便都站在原地等他。

    县令公子见此,才想起吕公一家要在自家暂住,往后也定居沛县了,心中又欣喜起来,撩起袍子快步跟了进去。

    瞧热闹的沛县百姓才道原来是县令家里来了贵客,贵客家的女儿还是天仙。

    ※※※※※※※※※※※※※※※※※※※※

    001嘚瑟:瞅你的功能,花花架子没有用,看看我的,识别人才,多么高级实用!

    002转身扑到宿主怀里大哭:嘤嘤嘤~002好难过,002没有用。

    周宁微笑:那位是侯爷,将来……。那位是将军,将来……。

    002转身看向001眨巴眨巴,不哭了。

    001:……

    妈的,瞅瞅别人家的宿主,自己家的那是什么货!

    陶淘笑着掏出了火~药包。

    001:……

    我是垃圾!是我垃圾!

    感谢在2020-06-25 20:31:52~2020-06-26 19:28:0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4432013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繁花梦,折子戏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