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历史学霸在秦末 > 她过得不错

她过得不错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历史学霸在秦末 (ie)”查找!

    肉身已死,只能灵魂穿越。

    系统像商场里最热情推销人员,向她介绍它精心准备的身份。

    【宿主,我给你挑了一个好厉害的身份!吕雉,人称吕太后,那是天下人的头头,皇帝都得给她请安的。】

    周宁微笑着安静的听完它的介绍,只问,【吕雉如今多少岁?】

    系统声音弱弱的回了一句,【27岁。】而后又急忙解释道,【虽然年纪大了点,可她最后做太后了,临朝称制的那种!】

    周宁算了算,那就是公元前214年,秦始皇三十三年。

    周宁笑了,倒不是介意凭白长了几岁,而是,【年纪太小了,不要。】

    【哈?!】系统不敢置信中有一丝丝慌张。

    周宁笑着解释道,【如今距离她临朝称制还早着呢,在此之前她得先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十五岁的,】周宁顿了顿,挑了一个褒义的词,【潜力股。】

    【然后从大家闺秀变成普通农妇,亲自下地耕作——五年。】

    系统还是舍不得这个身份,就劝道,【先苦后甜嘛,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周宁笑着点点头,【是挺苦的。】

    然后系统就遭到了来自历史学霸知识储备的碾压。

    刘邦此人,不仅是年龄比吕雉大很多,而且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家中还有外妇生的长子,自古,继母难为。

    吕雉嫁给他后,先是过了五年艰苦的农妇生活。这五年也不是只艰苦劳作那么平静的,因为刘邦作为亭长放走劳役,落草为寇去了。秦律严苛,刘邦逃了,吕雉就得下狱,这坐牢的日子,还是古代坐牢的日子,就不用多说了。

    而后刘邦起兵反秦了,把妻子、儿子、女儿、老爹都留在了老家,吕雉照顾这一大家子。终于反秦三年,刘邦成了大功臣,被封为汉王了,可他没有带家属上任,故吕雉还在老家照顾一家老小。

    等到楚汉相争,刘邦忙着找彭城的财宝和美女,错过了接家属的时机,又让吕雉落入了项羽手中做了两年零四个月的人质,人质期间差点被项羽烹了。

    好不容易吕雉回到了刘邦身边,刘邦身边却早已美女如云,更有宠爱有加的戚夫人。熬呀熬,熬到当皇后了,以为能松口气了,可刘邦又想废了自己儿子的太子之位,改立戚夫人生的刘如意。

    废太子和废太子的母亲能有好下场吗?故又是一段忧心难寐的岁月。

    周宁笑着道,【所以,46岁,已经做了太后的吕雉我可以接受,但27岁……算了吧。】

    系统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哭声中是……心痛?肉痛?

    周宁微笑着等它哭完,可能因为是济世的系统,所以感情比较充沛吧。

    没有人搭理,系统哭了一会就停了,小心翼翼又委委屈屈的道,【那吕媭?吕雉的亲妹妹呢?她嫁给了一个叫樊哙的大将军,既不用受吕雉的苦,等吕雉成太后后,还可以借吕后的势。】

    想到宿主刚刚问了年龄,系统又补了一句,【她如今17岁。】

    周宁总是未语先笑的,只这一笑,还没说话,系统先哭了,【呜呜呜呜,我没有钱换新身份了,她们骗了我,说她们的人生可好了,花了我好多好多钱,呜呜呜呜,我刚入职,我没有钱,我借来给她们的,我。】

    “停!”周宁出声打断系统的碎碎念,既然没有别的选择了,“就她吧。”

    【嗝!】系统打了个哭嗝,为周宁的爽快而惊喜,【我就说长得那么漂亮的人不会骗人的,她一定过得可好的对不对?她要价还比吕雉低呢,宿主,我们捡到宝了,统好开心啊!】

    周宁微笑,回答它的问题,【嗯,她过得不错,最后被乱棍打死了。】

    系统:……

    (t▽t)

    周先生和林女士带着小儿子赶到的时候,周宁的尸身已经干干净净的躺进了停尸房,周先生和林女士冷静的接受了被救小孩家长的感谢,又将儿子留在外面,而后进入停尸房,认领自家女儿的尸体。

    停尸房里是两壁的铁柜子,每一个柜子上贴有一张标签,标签上写有死者的姓名和身份证号。

    工作人员业务娴熟,领着他们直接走到一个柜子前,指着标签让他们确认,标签上写着:周宁,xxxxxx19980601xxxx。

    工作人员让他们看的时候,自己也看了一遍,这一看,哪怕他见惯了生死,也忍不住暗自叹息,一为这姑娘年纪轻轻,二为这生日变忌日的巧合,这真是……什么事呀?

    两人确认后,工作人员拉开柜子,撩起白布,让夫妻两人看一眼,再确认一遍。

    女孩的面目沉静又平和,明明是遭受了极大痛苦死去的,却仿佛只是睡着了,又仿佛是久病缠身的病人终得解脱,工作人员暗自称奇。

    夫妻两人确认完毕,又办完了手续,领了周宁的遗物,对工作人员客气的道了声辛苦了,而后一家三口便坐上医院的车去殡仪馆。

    车上,林女士抱着小儿子抹了抹眼角,周先生拍了拍她的肩头,面色沉痛的道:“别哭,小宁是光荣的,我们该为她骄傲。”

    林女士语带哽咽的道:“我一直以为她……,她从小就倔,我让她习武,她就偏要学舞,让她当兵报警校,她不要,让她报本地的大学,她也不听,对咱们总是冷冷淡淡的笑着,就好像陌生人一样,我一直以为她冷心冷肺,没想到。”

    林女士哭着倒入周先生的怀中,周先生也是泪湿眼眶,小儿子看母亲哭得伤心,劝道:“妈妈你别哭了,我会带姐姐那份一起孝顺你们的。”

    林女士转而抱住了自己儿子,周先生也面带欣慰的摸了摸小儿子的头。

    次日,周先生和林女士去周宁的单位处理后续事情,周宁的同事关心的问道:“怎么,周宁请假了吗?好可惜,不知道昨天是她生日,我们昨天都没准备,今天特意给她准备了惊喜赔罪来着。”

    周宁毕业就到图书馆工作,如今还不到一年,故他们都没留意。

    林女士先是被问得伤心,而后又很诧异,昨天是小宁的生日吗?

    周先生和林女士同时看向对面墙壁上挂着的万年历挂钟,上面红色的日期映入眼帘,赫然显示着:6月2日。

    所以,昨天是,6月1日!

    林女士终于在外人面前捂嘴哭了出来,昨天怎么就不是6月1日呢?他们不正是因为六一儿童节,才早早的忙完了工作,带着小儿子到游乐园过节吗?

    图书馆里周宁的同事被她哭得茫然又惶恐,手忙脚乱的递纸巾,问她怎么了?

    周先生拍了拍泣不成声的林女士的肩头,对周宁的同事道:“小宁昨天见义勇为,牺牲了。”

    “什么?”同事大惊,又对林女士道歉,“阿姨对不起,我们不知道,我。”

    周先生挥了挥手,道:“没事。”

    林女士用纸巾擦了眼泪,拉着这同事的手问道:“小宁,她在这里过得怎么样?她从上大学就离开家,我们一直对她关心不够。”

    同事顺着问题回想周宁平时的模样,记忆中从没见她和谁红过脸,也从没见过她和谁特别亲密,总是眉眼恬淡,温婉而从容,这是……好吧?

    见林女士因为丧女哭得伤心,同事也来不及多想,急忙道:“她过得不错,挺好的。”

    林女士心下稍慰。

    而过得不错的周宁,此时已变成了过得不错的吕媭,坐在一辆马车中,马车摇摇晃晃,正往沛县而去。

    ※※※※※※※※※※※※※※※※※※※※

    系统002:呜呜呜~

    系统001皱眉嫌弃:别哭了,你都让宿主对我们济世系统产生误会了!

    系统002虚心求教:那,那你没有办法满足宿主的时候怎么办?

    系统001:嗞……逻辑运算错误,检修中……

    系统002:……

    它还是哭吧~

    好开心在评论区看到大家~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