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不忘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这个夜晚的南城,忽然落了一场连绵不绝的细雨。

    车窗开了个缝隙,外面的雨顺着风飘进来,落在手背上,些许的湿意,但又觉得这么点雨水好像无关痛痒。

    不是暴雨,马上就能爆发。

    毛毛细雨看似没什么,但却怎么都下不完,一直抓着人,一直不结束。

    车窗慢慢放下来,男人修长好看的手搭出去,手指上还夹着闪着猩红的烟,细雨扑灭了这火苗。

    但能扑灭的,也只有这一种火。

    祁纪阳在门口停了许久,最后掉头的时候,朝着和家相反的方向转过去,心里是说不出的烦躁。

    他拨了许让的电话:“没睡吧,出来喝两杯。”

    许让那边有白离说话的声音。

    祁纪阳更觉得有些不适。

    “怎么了?”许让懒懒地问了一句,“刚才送程栀回家的时候不还好好的?”

    许让当然能听出来祁纪阳的情绪不好。

    祁纪阳没解释,直接问:“来不来?”

    随后听到许让那边衣物摩擦的声音,似乎是调整了一下姿势。

    “阿离。”许让轻声唤,“我出去一下。”

    “嗯?什么事?”

    “我陪一下祁纪阳。”

    “好,那去吧。”

    白离还多说了一句:“早点回来,或者一会儿我来接你。”

    就连当年最为清冷的白离都变得温柔起来了。

    …

    这个时间点的酒吧街最为热闹,再加上这场忽然落下又不停的雨将很多人都拦了下来。

    今晚的生意格外火热。

    许让到酒吧的时候,祁纪阳面前已经空了几个杯。

    倒是选了个安静的地方,背景乐慢悠悠的听着格外有情调,旁边别桌的人都在跟朋友聊着天细细品。

    许让把车钥匙扔在桌上,伸手点了点他面前的几个空杯。

    “你也有今天。”许让挪了一下眼前的东西,“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承认?”

    承认自己喜欢程栀这件事。

    许让和祁纪阳认识这么多年,他们一直都在联系,一直都在交流。

    高中的时候许让和白离关系好,祁纪阳和程栀要好。

    那会儿很多人都以为祁纪阳跟程栀在谈恋爱,但他们却只是朋友,到了现在也都只是朋友。

    就连程栀没有跟他联系的那几年里,有人偶尔提起他们俩的事,祁纪阳也都是随意笑笑解释,说他和程栀没有其他的什么关系和感情。

    与之相反,许让和白离是所有人都认为最不可能在一起的。

    但他们现在在谈恋爱。

    许让点了杯酒,顺便也给祁纪阳再要了一杯,他靠在沙发椅背上:“把这酒当白水喝?最后一杯,我看着你。”

    他也没不让祁纪阳喝。

    自己在找白离找到快发疯的那几年里,好像也是这样。

    祁纪阳把许让叫出来,却没怎么说话。

    什么时候承认?

    他本来没有打算承认的。

    有些喜欢是很难说出口的,因为有的事情一旦开口,就再也没有办法回头了。

    两个人要成为恋人本来就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如果要从亲密无间的好友到恋人,需要承受更多的风险和代价。

    祁纪阳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是今天,在见到那个男人的那一瞬间,好像所有的顾虑都被烦躁完全盖了过去。

    祁纪阳也往后靠了一下,懒洋洋地半眯着眼,手上把玩着一个钥匙扣,和钥匙碰着响。

    “小橙子送的。”男人的声音低哑,“我还没换。”

    她送的每一样东西,祁纪阳现在都还在用,每一张她拍的照片都还好好保存着。

    钱包里也放着程栀自己最得意的那张作品。

    可是自己送的东西,在她身上早就没有一丝痕迹了。

    高中毕业意味着分别,十八岁的祁纪阳没把这当回事,在网络通信如此发达的现在,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十分轻易。

    要是想见面,也可以随时买一张机票飞过去。

    十八岁的想法天真。

    根本不会想到,他认为轻易的联系,其实是最脆弱的关系。

    后来,程栀有了新的朋友,有了新的交友圈,有了新的生活。

    渐渐的。

    就没有他了。

    十八岁以为的永恒,其实只是转瞬即逝的烟花。

    “我以为我们还和以前一样。”

    服务员上了新的一杯酒,祁纪阳伸手拿起来轻轻晃了晃,唇勾着,依旧是那漫不经心的表情。

    也就只有最熟悉的人知道,他每一句散漫语气里隐藏着的真心。

    “但其实什么都不一样了。”祁纪阳斜着睨了许让一眼,“到头来也只有一件事还跟以前一样。”

    许让大概是猜到答案,只是笑了一声,等祁纪阳继续说。

    他大概有些情绪需要发泄。

    “一样的只有,我还是无法控制的,一见到她就喜欢得要死。”

    有些生气、有些无奈、有些愤愤然。

    毕竟不是所有喜欢都能有很好的结果。

    越喜欢,越痛苦。

    原本以为很多事情,时间是可以冲淡的,包括喜欢也可以。

    祁纪阳和程栀这么多年没联系,不是某一个人的做法,而是两个人的做法。

    自从上大学两个人的联系变少以后,就有些微妙的变化,后来祁纪阳收到跟程栀同校朋友的信息,说她恋爱了。

    对象是个小乐队的主唱。

    喜欢那男孩子的人多得很,最后竟然被程栀给拿下了。

    【帅吗?我觉得是还不错,难怪程栀能看得上,不过啊,我真没想过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程栀谈恋爱!】

    【我还以为她这人真不会心动。】

    祁纪阳也没想过。

    这件事之后,程栀给他发信息的次数越来越少,大概是为了避嫌。

    男朋友一定不喜欢她有太熟悉的异性朋友。

    后来渐渐就失去了联系,谁也没有主动联系谁。

    虽然魂牵梦绕,每次都会想见面,但转念一想不能打扰,也不能干扰她的选择。

    祁纪阳最后什么都没做。

    一个月前的偶遇,他也只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伪装着,还是当年那样的朋友。

    然而事实上,他们也连当时的关系都回不去了。

    祁纪阳看着眼前不断晃动着的酒液。

    他似乎是有些醉了,但又觉得这么多年里,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还要清醒。

    “许让。”

    许让侧目看过来,“得到了结论了?”

    祁纪阳直接把那杯酒一饮而尽,喉结不断上下滚动,杯壁的水珠顺着他的手指滴落,唇边也还有残留。

    他舔了舔唇。

    手上的杯子放在大理石的桌上,力道不轻,一声清脆的阵响。

    “真他妈的受不了了——”

    原来要拼命藏住喜欢,真的是一件会让人痛到快死掉的事情。

    空荡的酒杯里一口都没剩下,外面的细雨依旧连绵,酒吧里悠长的音乐没停,灯光暧昧不清,照出几分难以言说的红色,祁纪阳的领口微开,手搭在沙发椅背上。

    好几分钟的沉默。

    修长手指上夹的烟肆意燃烧着,许久之后,他往前倾身,把手上的烟灭了。

    “我要跟程栀谈恋爱。”

    ※※※※※※※※※※※※※※※※※※※※

    祁纪阳: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握拳)

    -

    这章过渡章短小一丢丢,下章入v三更合一大肥章!下章早上九点更新~诚邀大家收看祁纪阳勾引程栀!!

    答应我不要养肥!养肥=sppf饿死街头tvt

    -

    最后,那个…实在是忍不住了qaq先插队写一本电竞文【扑通】

    《你辅助超甜》求个预收!!

    w队霸段时誉,整天打游戏一言不合就跟人对喷起来,教练和队友轮番教育都拿他没办法。

    但谁也想不到有一天,w战队的队霸段时誉被治了。

    某天排位,段时誉跟个路人辅助吵得不可开交,最后两人各自放下狠话。

    “我w战队ad,你来找我,垃圾辅助。”

    “你他妈给我等着,菜狗ad,我必打你!”

    夏季赛开赛前,w招了个辅助位的路人王,嗯,娇小萝莉,皮肤白得发亮。

    段时誉看了她一眼,顺口一夸:“还挺可爱。”

    他刚夸完,就听到门口一声:“段时誉那菜狗ad呢?”

    段时誉:?

    小姑娘看着他,一声冷笑:“你爹虽然来得晚,但你爹还是会来打你。”

    -

    时笛来战队之前,段时誉的日常:吃饭睡觉打游戏当队霸

    时笛来战队之后,段时誉的日常:?

    ……终于知道了队友劝我不要暴躁的辛苦

    深夜的训练室,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不断,段时誉太阳穴一跳。

    段时誉:“时笛,你冷静一点。”

    “我冷静不了,我单排碰到对面双排,结果对面ad猛得一批给我一顿暴打,那辅助妹妹嘲讽我!!”

    “说什么了?”

    “她说——”时笛软着声音模仿,“哎呀看到没,我男朋友带我上分,你个单身狗羡慕吗?”

    段时誉:“?行,我带你上分。”

    血虐对面一局,游戏结束后,时笛正在擦鼠标,段时誉忽然凑近,呼吸洒在她脸上,痒痒的。

    “怎么样,这技术够当你男朋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