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密室里的每一条路都是根据角色设定走的。

    程栀他们这个角色分配到的路线有些许血腥,程栀倒是丝毫不害怕,一路上只是在想要怎么才能完成剧本里的任务。

    走到一个屋子里,放着很多瓶瓶罐罐,里面装着一些奇怪的东西。

    程栀凑近看,感叹了句:“还做得挺逼真的。”

    祁纪阳:……

    “你一点都不怕?”祁纪阳问。

    “你见我什么时候怕过?”程栀扬了下巴,挺自信。

    祁纪阳点了点头,“也是。”

    高中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看鬼片,说是要壮胆,程栀从头到尾都没怎么眨过眼,一边看还要一边点评。

    钱若霖怕鬼,看电影看着看着都钻到林灏怀里了。

    那时候,祁纪阳再回头一看程栀。

    不仅不害怕,甚至还有点兴奋。

    他们继续往前走,房间一片漆黑,祁纪阳忽然吊儿郎当地来了句:“这么黑?要不要我牵着你啊?”

    程栀理都没理他就往里走,“跟紧点,别摔了,免得一会儿还要送你去医院。”

    祁纪阳:……

    继续往前走了些,祁纪阳拖着语气说了句:“程栀啊,你稍微假装一下害怕也是可以的吧。”

    “为什么?”

    “你这样让我挺没面子的。”祁纪阳说。

    “你在我面前还要面子?”程栀笑了笑,“什么面子,展示一下自己的男子力?”

    祁纪阳低低地嗯了声。

    程栀毫不留情:“想得美。”

    “都说男人喜欢柔柔弱弱的女孩子,让人比较有保护欲,你这样以后怎么找男朋友啊?”

    程栀这次默了好几秒,随后说:“是吗?”

    “外面追我的人从南城排到安城,怎么找不到了?”程栀说,“倒是你啊,就你这脾气,以后得给你女朋友气死吧?”

    程栀说完这句还觉得差了点什么,补了句:“哦对不起,忘了你现在没有女朋友。”

    祁纪阳闷声一笑,说:“外面那些女的很烦人。”

    程栀的脚步忽然顿住,祁纪阳的脚步没停,忽然这么贴到了她的后背。

    一瞬间有诡异温度在剧烈上升。

    程栀回头,在漆黑之下,拍了下他的肩膀:“找对象这件事,性别别卡得太死。”

    祁纪阳:…………

    从每个角色的密室通道出去,他们所有人聚集在了一个大房间。

    算是最后的对峙场面。

    根据每个人的发言和路上看到的东西,收集的证据,给出一个答案。

    程栀和祁纪阳商量之后,决定先由程栀来发言。

    “刚才我那边有影像显示,死者死后,曾经有人出现在录像里,并且…”许让最先发言,看向程栀这边,“死者身上少了点东西。”

    “据我所知,这位是有收集那样东西习惯的。”

    许让抬手,指了下程栀。

    程栀没想到第一步就被指控了,她一时间慌神,前面想好的策略好像都不知道要怎么用了。

    他们都是分开走的,根本不知道别人那里会有什么样的证据。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程栀说,“哪儿还有什么难度?是不是太简单了点。”

    这个角色确实很容易背锅。

    “这是个十年都没有解开的案子,如果当时就在监控录像里看到,就不会到现在都没有解开了。”

    “那你能解释你当时为什么在那里吗?”许让继续发问。

    程栀噎住。

    感觉自己继续发言会出事,现在的问题是自己跟这个案子产生了嫌疑不说,还不能坦白自己真正的身份。

    虽然这个人不是他杀的,但他确实是个杀人魔。

    程栀转头看了祁纪阳一眼。

    祁纪阳本来把这个机会交到了程栀手上,但她现在楚楚可怜地看着自己,他晃了一下神,看着她那双灵动的眼睛,像是在闪光。

    他收起自己懒散的姿态,坐直。

    “我这边也有一份线索。”祁纪阳的眼神睨了一眼白离,“此前有黑客侵入过某台电脑,程序显示当时有一段录像被更换过,黑客留下的痕迹,只有一个标志。”

    “来自某个黑色的神秘组织,平时聚会会有这样的一个标志。”祁纪阳把手上的资料丢出去。

    裴淮这时候插了一句:“欸这个标志!”

    裴淮也提供了自己手上的线索,一张照片,照片里有这个组织的标志。

    而照片里的人,正是白离的角色。

    白离很镇定,对着裴淮说了句:“既然这是聚会的照片,那么你也是参与者。”

    一个都别想跑。

    …

    场上一阵胡乱,他们几个都是老油条,程栀听得云里雾里的。

    好几次轮到她发言的时候,程栀都差点自爆,危险发言了好几轮,最后祁纪阳又把场面给挽救了回来。

    要是没有祁纪阳。

    估计今天这个解密游戏,程栀第一轮就会被当成作案凶手,并且发言不仅会影响自己,还会影响别的玩家的判断。

    游戏结束以后,虽然没有拿到最高分,但也是拿到了第二。

    最高分是白离。

    她确实就是那个凶手。

    为了感谢祁纪阳带自己玩游戏,程栀说要请喝奶茶,既然请了一个人,那就把所有人都请了。

    两个女生到街对面去买奶茶,三个大男人就在这边闲聊等着。

    聊了会儿,裴淮忽然打趣道:“祁少今天也太有耐心了吧,程栀今天差点给你带崩多少次?”

    “她不会玩。”祁纪阳说,“对新手是得有耐心点。”

    “是吗?”裴淮一脸八卦,“那你上次……”

    话还没说完,祁纪阳忽然来了个电话,他一看来电提示,皱了下眉。

    宋倩打来的。

    祁纪阳走了几步去接电话,没让他们俩听。

    “喂?”祁纪阳接起来。

    “还在外面玩呢?”宋倩问,“上次妈妈跟你说的事情,你到底有没有放在心上?”

    祁纪阳沉默没答。

    “你关叔叔这次专门来南城,就是找我聊你和艺涵的事情,早些年你随便玩妈妈也没说过什么,现在是要上心一点了才行。”

    祁纪阳听着有些烦,从口袋里摸了烟盒抽了一支出来咬着。

    “过段时间艺涵也会来南城,我也没有要让你们马上有什么…”

    宋倩继续说着,却被祁纪阳冷声打断。

    “我不喜欢她。”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祁纪阳听到一阵电流声,女人沉声问了一句。

    “那你喜欢谁?”

    …

    裴淮看着祁纪阳去接电话的背影,连连啧声。

    “祁纪阳这人是真的不对劲,虽然是要关心新手,但是上次我们另外的人出来玩儿,有个朋友让祁纪阳带带,祁少可他妈不耐烦了。”

    “对别人和对程栀简直两个态度。”

    裴淮说着,用胳膊肘碰了一下许让,悄声说:“你说是吧?”

    许让没回答,笑了笑。

    “我之前就觉得,怎么每次提到跟程栀有关的事情,他这人就不对劲呢!”

    “我赌一栋楼。”裴淮说,“祁纪阳这厮绝对喜欢程栀!”

    话音刚落,程栀和白离就朝着这边走过来。

    “聊什么这么开心?”程栀问。

    “没什么。”裴淮赶紧说,“我们现在去吃饭?”

    “嗯。”

    程栀把奶茶分给他们以后,回头看到祁纪阳还在接电话。

    “祁纪阳,我先帮你拿着了。”程栀对他喊了句,“走啦,吃饭去了。”

    程栀叫了他以后,祁纪阳没有再说太久,匆忙挂了电话。

    -

    一起吃过晚饭,各自有事也没有再聚。

    程栀今天没开车出来,她嫌路上堵就没自己开车,晚饭以后,祁纪阳又成了那个送她回家的人。

    “程栀。”祁纪阳的食指在方向盘上点了点,“你个小没良心的。”

    程栀:?

    “我怎么没良心了?我请你喝奶茶请你吃饭,我还要怎么才有良心?”程栀控诉道。

    “我们认识几年了?”

    “八年。”

    “我们八年的关系比不上你跟裴淮认识八天?”祁纪阳顿了顿,“你平时跟他聊天比跟我聊天勤快啊。”

    “所以?”程栀笑了声,“你在催我找你聊天?你这么无聊?”

    祁纪阳看着前面,开始说。

    “确实挺无聊的。”

    “休赛期了也没什么事做,天天家里蹲没什么新鲜劲儿。”

    “你知道我也没谈恋爱。”他说着说着叹了口气,“你不多关爱一下空巢老人啊?”

    程栀:……

    “留守儿童还差不多。”程栀瞄了他一眼。

    祁纪阳笑了声:“那也行。”

    反正结果都一样。

    祁纪阳依旧把程栀送到小区门口,她刚下车,弯下腰跟他道别,身后突然窜过来一个人影。

    一米八几的男人直接勾了程栀的肩膀。

    “还知道回来啊,等你半天了。”

    祁纪阳和程栀都是一愣。

    程栀转头看着突然出现的沈嘉树,没问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沈嘉树就是这么个人,老爱给人惊吓的惊喜。

    程栀看着沈嘉树那一头粉头发,皱眉:“你怎么把头发弄成这个色了?阿姨没打死你?”

    “她要打我,我就去你家躲着呗。”沈嘉树死皮赖脸的。

    程栀翻了个白眼,但唇角上扬着,看起来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变得心情不错。

    她随后轻轻敲了一下半掩着的车窗,说:“那我先走啦,下次见,留守儿童加油啊。”

    车里的灯自然熄灭。

    祁纪阳的神色没人能看清,他看着站在程栀旁边的男人,目光一沉。

    程栀跟他道完别,转身对那人说:“走啊,上楼。”

    “来了!”

    “对了,冰箱里有你爱吃的冰淇淋。”

    “卧槽,我们程栀世界第一好。”

    …

    停在门口的银灰色兰博基尼一直没走,有人路过时不时回头看,车里的情况却是一点都看不到。

    男人的下颚线紧绷。

    喉间翻涌。

    祁纪阳微微眯眼,看着昏黄的路灯之下,不断路过的行人。

    那张脸让他的记忆涌了出来。

    曾经那一瞬间的情绪也被唤醒,来到了这一刻。

    四年前。

    有人给他发来一张照片,舞台上的男人握着话筒,头顶的灯光打下来。

    记忆中的那行文字清晰,像是刻在他的脑海之中。

    ——【你知道程栀谈恋爱了吗?】

    ※※※※※※※※※※※※※※※※※※※※

    祁少伤心之日——

    助攻工具人小沈上线!!!!

    裴淮不是男二哈哈哈!他只是个无辜的小兄弟!!!

    -

    后天入v!明天最后一章过渡章!快啦快啦!!!马上下一个阶段啦!!!

    你们为什么不给我留评,是不爱我了还是不爱祁少爷了还是不爱小橙子了qaq

    我要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