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自从递交了辞呈,程栀跟陈妮之间的气氛反而是缓和了下来。

    也不知道是真的随了陈妮的意,还是陈妮看在她要辞职的份上也不继续多说了。

    虽然要离职了,但程栀还是认真地对待着手上的工作,又忙了一阵子,转眼就到了十一月。

    天气冷得已经要穿毛衣,骤然降温的某天,程栀收到沈嘉树的信息。

    沈嘉树是她青梅竹马,隔壁一起长大的弟弟,现在在一个不知名乐队当主唱。

    近期来只有有事求程栀的时候才会出现,平时都忙着到处演出。

    【沈嘉树】:姐姐姐姐,程姐救命!!

    【程栀】:?

    【沈嘉树】:换季了,我最近没什么事儿,要回南城呆一段时间。

    【程栀】:继续说。

    【沈嘉树】:买点新衣服穿,希望程姐您帮我参考一下。

    程栀笑了一声,就这么应了下来。

    【程栀】:知道了,但是我之后要换工作,时间记得提前约。

    【沈嘉树】:我们程姐的档期现在真是比我还紧啊——

    平时没事的时候直呼程栀大名,甚至叫她“小程”,有事要求程栀的时候就一口一个姐。

    程栀没跟他多说,继续去处理手上的事情了。

    几天后。

    手上的工作终于处理地差不多,上面对程栀要辞职的事情表示可惜,但也没有强留,没几天就审批下来了。

    平时跟陈妮说个其他事情半天得不到答复,国庆的加班工资算得不对,程栀问了一次到现在都没回音。

    辞职倒是批准得挺快的。

    这是程栀觉得最轻松的一个周末,她在家收拾了一下东西,清理之前的背包的时候,忽然从里面翻出一条手链。

    上面的小铃铛发出细碎的响声。

    程栀稍微愣了一下,神色些许复杂,她看着那条手链,最后也没有戴上,她把这条手链放进了一个小盒子,塞到储物柜里去了。

    看到这条手链,程栀才终于想起祁纪阳。

    手机微信打开,上次聊天还停留在上次祁纪阳送她回家,他回去以后给她发了条信息说自己到家了。

    后面就一片空白。

    即便是重新联系上,他们俩也没有一个人跟以前一样热情地联络着对方。

    若是换成十七岁的他们,大概每天都会有好几百天信息,各种乱七八糟的分享和废话。

    现在也就只有见面的时候在维持那种“熟悉”。

    说是跟当年一模一样,说是一点改变都没有,但这微妙的变化,两个当事人都一定很清楚。

    程栀敛眸,想了会儿,给祁纪阳发了条信息。

    【程栀】:明天有空吗?

    【祁纪阳】:怎么了?我最近很闲。

    【程栀】:之前裴淮那边,还有上次在警察局的事情,说要请你吃饭的,我明天休假,要不要出来一起玩?

    【祁纪阳】:玩什么。

    祁纪阳的回复看起来冷冷淡淡的。

    程栀心中有些异样,总觉得…

    祁纪阳以前说话是这样的吗?

    转念一想,毕竟这么多年了,自己都跟当年变了那么多,祁纪阳跟以前有点不同当然也是正常的。

    她没多想。

    【程栀】:我不太清楚大家平时出去玩什么,要不约几个朋友一起出去?人多好玩点。

    【程栀】:上次阿离还问我什么时候能一起出来,要不我问问他们要不要去?

    祁纪阳那边一直显示着正在输入,但一直没有回复,程栀都等得有些累了,那边终于回了一条。

    【祁纪阳】:你决定就好。

    程栀:……

    输入了那么久,结果就这么几个字?

    程栀飞速地回了一个好,也没跟祁纪阳纠缠,转头约了白离许让,顺便把裴淮也叫上了。

    都是朋友,没什么不能一起玩的。

    …

    第二天,他们五个人约在密室门口见面。

    许让和祁纪阳一见面就勾肩搭背的,三个男生去旁边点了烟,烟雾缭绕的。

    程栀看着那猩红闪烁的烟头。

    “我第一次见祁纪阳抽烟。”程栀冷不丁地说了一句,目光收回来。

    男人的侧脸线条流畅,修长的手指夹着那支烟,他的唇形好看,薄唇微微有些上扬的弧度,平时面无表情的时候也不会觉得凶。

    轻轻含着烟头的时候,依旧能看到那弧度。

    更多了几分散漫不羁的味道。

    虽然他和许让都属于这种浪荡公子哥的气质和风格,高中的时候小女孩儿喜欢的那种坏坏的痞气男生。

    但祁纪阳跟许让比要温和一些。

    他们几个男人站得远,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能偶尔听到几声笑声,或是察觉到偶尔投过来的目光。

    “许让现在看你的眼神这么温柔?”程栀问。

    “不然他还能凶我么?”白离轻笑,随后问,“你跟祁纪阳最近什么情况?”

    白离问这句话的时候,程栀正好在看那边,正好祁纪阳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隔了一段距离,无法看清细微的表情。

    但程栀也依旧感觉到了祁纪阳有些许低的气压。

    程栀被白离这么一问,愣了下,随后笑:“什么啊,我和他能有什么情况?”

    问得就像他们俩马上要谈恋爱一样。

    白离看了程栀两秒,拍了她一下:“想什么呢,我问你觉得你们俩联系的情况,我听阿让提了两次…”

    程栀听着。

    “阿让说你们现在虽然算是联系上了,但好像也很少跟对方联络。”

    “有事才联系。”程栀说,“平时没事有什么好联络的?”

    “不用联络一下感情?”

    “不用。”

    “你说你们俩啊,以前那么要好的朋友,所以,你们之前是不是吵架了?”白离偏了下头,问她。

    毕竟曾经是那么要好的朋友,说不联系就不联系了,还真的就四年都一句话没说,也根本没有见面。

    两个人明明都有很多种可以联系上对方的方式,只需要别的共同好友约出来或是推个微信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但他们都没有。

    这样的情况,只有可能是之前吵架了。

    程栀敛了下眸,“也没有,就是淡了。”

    但四年前最后一次联系的时候,确实有些小小的不愉快。

    “算了,都过去了。”白离轻声说,“抓紧当下才是真的,我可看出来了,祁纪阳对你还是那样,像没事一样。”

    “倒是你啊,自己就不跟人联络吧?”

    “祁纪阳啊。”程栀说,“他就是这样的,我不一样。”

    白离微微扬了一下眉。

    程栀看到他们已经准备灭烟,压低声音,飘忽不定的语气说了句:“我不习惯。”

    不习惯四年以后,还能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跟当年一模一样。

    …

    他们约的是个剧本密室,主题是一个十年前的杀人案。

    程栀也是第一次玩这种,完全小白,什么都不会。

    刚好四个角色,因为程栀不会玩,只能让祁纪阳带着她,两个人同完一个角色,拿到角色剧本的时候程栀就懵了。

    他们拿到的是一个反派角色。

    喜欢杀人的怪人,但在这次的案子中,他并不是凶手,只是对那个案子十分好奇,才会加入这次的讨论之中。

    这个密室解密的最终目的和任务,是要还原当年的事件真相,要找出真正的凶手。

    程栀看了一遍就懵了,她皱着眉,问:“祁纪阳,你能搞懂这个吗?可是这样,我们才是嫌疑最大的那个人啊,而且任务栏里说,我们要隐瞒自己的身份,又要证明自己不是杀人凶手找到真相。”

    祁纪阳跟她凑得很近,程栀的身高跟他只差十五厘米,他都不用低头,呼吸之间充斥着一股馨香。

    灯光昏暗。

    程栀穿了一件乳白色的低圆领毛衣,整个人看起来清新温柔。

    稍微垂眸,落入视线之中的是她露出来的干净的锁骨。

    “喂,问你呢。”程栀皱着眉,“我真的不会玩,但我想赢。”

    “我也想。”祁纪阳轻嘁了一声,从她手上接过剧本,“你也有今天?”

    “什么?”

    “以前都是我问你。”

    程栀学习比祁纪阳好很多,甚至高三分班的时候,程栀本来能去成绩最好的一班,但因为上次期末考试肠胃炎犯了发挥失常只能落到后面点的位置。

    祁纪阳是找关系进的。

    不然就他那成绩,早就分到最后一个班里去了。

    “风水轮流转。”程栀自己先说,“我玩两次肯定能比你厉害啊。”

    “是吗?”祁纪阳伸手轻轻地弹了一下她的额头,“那你试试。”

    “…看不起谁呢。”程栀轻蔑地笑笑,“在这方面吊打你还不轻松?”

    祁纪阳没回答,嘴角微微一扬,认真地看起剧本。

    他们俩倒都挺有好胜心的。

    特别是在玩这种游戏的时候,谁都不想输。

    “看懂了吗?”程栀凑过去看,也没注意到自己跟祁纪阳的距离实在是太近。

    “嗯。”祁纪阳看完,“你想赢?”

    “当然啊。”程栀点头。

    “行。”祁纪阳眉梢微微一扬,看着前面。

    面前是入口,他们早就在分配角色的时候就分散开来了。

    “可以。”祁纪阳把剧本递还给她,懒洋洋地开口,“不过我有个要求。”

    程栀:?

    她抬眸瞄了祁纪阳一眼,看到他微微低头,靠近自己耳边。

    温热的呼吸顺着耳廓往下流。

    “我也不做免费买卖。”他说。

    程栀看着祁纪阳,示意他继续往下说,她看到男人轻轻一挑眉,尾音拖得挺长。

    祁纪阳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那你怎么也得叫我声爸爸?”

    程栀听完,眉心一跳,踹了他一脚:“我是你爹——”

    祁纪阳也不恼,轻声笑了笑,眉尾也扬着,看着挺开心的样子。

    他长腿一迈走到门口,左手撑着门,半侧着身子,右手伸出来,修长的手指勾了勾。

    “过来。”

    语气一如当年那个骄傲自信的少年。

    “我带你赢。”

    ※※※※※※※※※※※※※※※※※※※※

    兄弟情都是从叫爸爸开始的)

    强调一个:一切设定以本文正文内容为准,系列文仅供参考qwq

    这本和一开始的设定是有改动的。

    -

    男女主老不在一起怎么办?那就来看一下男女主第一章就在一起的文吧!!

    推个小姐妹的文~给个面子去看看哇!

    《那就跟我回家》

    作者:慕义

    追妻火葬场/甜文/非竞技

    -

    父母双亡,知眠孤单长大,直到她遇到一个狂妄不羁的少年,成为她生命中唯一的光。

    她被他领回家,和他恋爱,一腔爱意却只换来他对狐朋狗友说:“养只猫挺好玩儿的。”

    那晚暴雨夜里,她拖着行李箱离开。

    她刚走时,朋友问起,男生只满不在意:“闹脾气而已,过几天就回来了。”

    没想到,她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

    段灼,某类生存竞技运动某队队长,所有人都知道他右手手腕口上有个刺着“z”二字的纹身。

    有朋友问这有什么特殊含义吗,他沉默后,自嘲一笑:

    “我最爱的。”

    “但弄丢了。”

    直到有人看到他出现在知眠的漫画展上,大家恍然大悟,然而问起知眠,对方只是淡笑:“我不认识段先生,z可能是他养的一只猫呢。”

    晚上,段灼把知眠困在车旁,他眼底血点赤深,试图拉住她:“九儿,跟我回家。”

    知眠往后退了步,看着他,神色平淡:“我早就没有家了。”

    -

    段灼领队拿到世界冠军后,隔天记者就拍到商场里,他牵着个乌发红唇的姑娘。

    女生咬了口冰淇淋,他吻上她的唇,冷厉的五官却带上宠溺笑意。

    当晚,热搜爆炸,段灼换了条置顶微博:

    “这辈子我吻过的,一个是枪,一个是你。前者是梦想,而你是信仰。知眠”

    【软中带刺女主x桀骜不羁男主】

    (男主职业只是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