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秋日里温度降得快,每天都在不断往下跌。

    程栀忙了好几天,终于把国庆后这一批工作做好全部交给了陈妮,自从上次开会程栀得到表扬以后,陈妮跟她就越来越不对盘了。

    喻初一直说陈妮怕程栀继续升职威胁了她的位置,刚开始程栀还不信,现在看看,确实有点像这么一回事。

    周五忙完下班,程栀打开自己的备忘录看最近的安排,正在整理的时候,陈妮一条消息弹过来。

    【这已经下旬了,你工作处理也太慢了,国庆之后就安排好的现在才交,别的分部早就已经交了,自己看着明天加加班吧。】

    程栀没点开微信,只是在弹窗看了一眼陈妮的消息。

    备忘录里写着明天和裴淮去城北看那个人像摄影展,看完还要去趟医院,事情安排得紧锣密鼓的。

    换做是以前,程栀可能已经开始准备加班了。

    她以前觉得工作上有些东西确实是自己做得不好,所以要多加点班把事情做好是应该的,上班久了以后发现有的人就是挑刺给她找事做。

    程栀关了电脑,没有回陈妮,等到回家把其他事情忙完以后才回复。

    【程栀】:我明天有点个人安排,陈总监要是对我的工作有什么不满,可以直接报告上面。

    消息发出去以后程栀也没多注意就去洗澡了。

    浴室里只有水声哗啦,和下雨天一样很适合认真思考一些事情。

    或许是真的应该认真考虑一下裴淮提出的条件,既然是祁纪阳介绍的人,当然是有保证的,倒也不用担心遇上什么骗子。

    后花园这边确实多多少少有点问题。

    有个令人烦躁的上司是大部分人辞职的原因,程栀也觉得自己对陈妮的忍耐快到了极限。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也不是随便给人欺负的。

    自己的技术水平摆在那儿,要跳槽换工作也只是一份辞呈的事情,也不是辞职就会找不到工作。

    按喻初的话说,现在程栀马上辞职,不知道外面多少工作室抢着要。

    何必在这里委屈自己受气。

    从浴室里出来以后,程栀直接把平时工作用的那张电话卡拔了出来,给自己一个安静的周末。

    自从国庆加了一周班,程栀第一次觉得安静的双休是一件难能可贵的事情。

    她没有再回陈妮一个字,终于落得清静。

    -

    周六,程栀依旧到得早,她在旁边的咖啡店提前买了咖啡。

    裴淮也没有来得很晚,两个人在门口碰面的时候,裴淮有些匆忙地跑过来,嘴里还在叨念着:“祁纪阳知道我们俩今天要看展…”

    “嗯。”程栀喝了一口咖啡。

    裴淮还在喘着气,说:“提醒了我好几遍让我早点来。”

    因为知道程栀一定会提前到,祁纪阳刻意提醒了好几次,“别让她等太久,早点看不行吗?”

    程栀随意地勾了下唇,无声地笑。

    来看这场展览的人不多,进去以后也几乎不会跟别人相遇,程栀和裴淮一路上也没怎么说话,只是在遇到一些感兴趣作品的时候会不约而同地停下来。

    “你有没有发现…”裴淮走着,忽然带着笑意开口。

    “什么?”程栀还认真看着眼前的那张照片,有些恍然出神。

    “我们俩总是在同一张照片面前停下来。”裴淮说着,“这说明我们俩的审美完全一致。”

    程栀反应了半秒,噗嗤笑出声,她的眼睛微微弯起来。

    “是欸。”程栀扬了点下巴,“那这张你怎么看?”

    这一张大概是程栀截止目前看到最喜欢的。

    裴淮定神看了会儿,点头说:“我很喜欢。”

    “前面那几张充满烟火气的我也很喜欢,但是暂时都比不上这张。”裴淮分析着,“少年感和青春果然是所有人都想要珍惜的东西。”

    “是啊。”程栀微微眯了一下眼。

    眼前的照片里。

    金黄的银杏叶铺满了教学楼之间的林荫小路,明明是静止的照片,看起来却十分生动,仿佛能看到风吹落这树叶,太阳落在上面产生细小的光斑,闪闪发亮的每一个瞬间都很清晰。

    即便是录影如此发达的现在,程栀依旧喜欢静态的照片。

    很多时候,一张静态的照片,远远比动起来的影像还要有画面感。

    教室里每个桌子上都堆着厚厚的书本,乱糟糟的,桌上、地上、抽屉,每一处都散落着书本和试卷。

    有人趴在桌上手上还握着笔,有人聚在一起看手上的试卷,有人背靠着椅子仰着头放松。

    照片的里的主角比了个老土的茄子手,少女素面朝天,干净利落的单马尾,有些碎发落在旁边,手上还有黑漆漆的墨水印。

    她笑得很开心。

    但仔细看的话,却能发现她的眼眶竟然有些微微泛红,眼角也有些泪痕。

    “你说,她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呢?”裴淮问。

    “我觉得都有。”程栀回答。

    他们都注意到前面的标语,其实不难猜,这是高三学生的教室。

    “高三意味着结束,意味着新的开始,意味着明天的期待。”裴淮语气悠悠地说。

    “但也意味着分别。”程栀转头看向他。

    两个人的眼神在安静的空气中相遇,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他们也几乎是同时低头笑出声。

    程栀说,“你说得没错啊,我们俩也太同步了。”

    “感谢祁纪阳哈哈哈。”裴淮说,“很高兴认识你。”

    除了亲密好友、家人、恋人之外,还有一种更为难求的人——

    知音。

    有很多人可能这一生都遇不到。

    他们继续往前走,程栀只用了几分钟的时间来做决定,她在某些事情上很懂得抓住机遇,所以才成就了现在的程栀。

    她的脚步顿了顿。

    “裴淮。”程栀的神色坚定,“我今天回去写辞职信。”

    裴淮听完,似乎也不是特别意外,他的唇角微微扬了一下。

    “欢迎。”

    …

    展览很快走到尽头,裴淮先去了卫生间,程栀还在看最后那几幅画。

    最后收尾的一组照片,很多人匆忙一眼就走了。

    前面看得差不多,最后好像也没有什么耐心了,看到前面就是出口,就想要早点出去。

    程栀看着那一组,都不知道自己心情的天秤要怎么摆放。

    出口处的人终于多了起来,路过的人对这一组也是议论纷纷。

    ——“哎,果然越繁华的地方贫富差距越大啊。”

    ——“看到了吗,现在都还有人在过这种苦日子,知道你过的日子多好了吧?”

    程栀站在原地没动,忽然听到一道温柔却坚韧有力的女声。

    “这组不错。”她十分赞许。

    程栀回头看了她一眼,女人大概四十来岁,保养得很好,脸上几乎看不出什么皱纹,容光焕发。

    穿得很低调,但以程栀的了解,其实也是价值不菲。

    她不过是穿了“看起来不贵”的。

    一直盯着别人看也不礼貌,程栀很快收回目光,继续看那组照片,但没想到她却向自己搭了话。

    “小姑娘。”女人缓缓开口,声音依旧温柔,“我觉得你看起来好像挺专业的。”

    程栀稍微愣了一下,随后颔首微笑:“是懂一点点。”

    “这组图没取名字。”女人说道。

    程栀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旁边的作品介绍一片空白,只是下面有主办方留的一段话。

    【作品暂未命名,看了那么多作品以后,一起来给这组照片取名吧。】

    “那你觉得要取什么好呢?”女人继续呢喃着,“差距?现实?”

    几张照片。

    第一张,被江隔开的光亮和黑暗。

    第二张,高楼林立之间的城中村,和繁华都市格格不入的破旧。

    第三张,繁华落幕之后的小巷,佝偻着的落寞背影。

    统统都是同一个主题。

    有人活得光鲜靓丽,有人活得蓬头垢面。

    这个城市依旧有着巨大的贫富差距,依旧有人把酒言欢肆意挥洒金钱,有人勒紧钱包辛苦度日。

    程栀沉默了一会儿,轻声开口:“叫《得失》吧。”

    旁边的女人看着她,“这怎么说?”

    “照片上看起来好像有钱的人过着令人羡慕的生活,穷人就是凄惨的。”程栀说,“其实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全是这样,不能只看到表面上的东西。”

    “得失是公平的,不是吗?”

    女人看着程栀,忽然一声轻笑:“你这年轻小姑娘还看得挺通透的。”

    “谢谢。”程栀微笑着,手机上收到裴淮的信息,“我朋友在外面等我,先走了。”

    程栀走出去,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位置。

    她看了两秒,又转过来。

    怎么会觉得有点眼熟?

    程栀眉头微蹙了一下,在自己记忆里确实没有找到跟那人有关的内容。

    她没有多想,迈步继续走。

    应该,只是错觉。

    -

    夜幕降临,但有的地方才刚刚热闹起来。

    祁纪阳洗了澡出来,头发还没吹,慢悠悠地打算走到客厅,他正懒洋洋地打着哈欠。

    “祁纪阳!”

    祁纪阳的脚步顿住,哈欠都收了回去。

    宋倩正领着人往楼上走。

    “妈?”祁纪阳看了一眼她领着的人,喊了一声,“关叔叔。”

    祁纪阳平时不住在这边,他自己有自己的房子,今天被宋倩叫回来,说是晚上有重要的事情,让他早点回家,哪儿也不许去。

    结果他在家里呆了几个小时,也没见着人影。

    这会儿洗了澡出来就撞见。

    “赶紧去把头发吹了。”宋倩拍了他一下,“一会儿下来吃饭,我带你关叔叔去参观一下。”

    “对了,你上次的奖杯带回来放过去了吧?”宋倩问。

    “放了。”

    “行,我带你关叔叔去看一下你拿的奖。”

    “嗯。”

    家里有一个房间专门用来摆放祁纪阳得到的荣誉,家里来客人,当然要带去看看。

    祁纪阳转身进去吹头发,也没多在意。

    …

    书房里,宋倩正带着人认真参观。

    “这一柜子都是小祁的奖杯奖牌。”她的语气里藏不住的骄傲,“这孩子倒是摆得挺整齐的。”

    宋倩也很久没进这个屋子,平时都是祁纪阳自己回来的时候整理,家里也很少来客人,也没什么机会给人看。

    “这是小祁今年拿的,我都还没见过呢。”

    “这个应该是前两年,新人赛的时候。”

    “这个…”宋倩介绍到一半,忽然愣住。

    透明的玻璃柜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她有些陌生的东西。

    跟其他的奖杯奖牌比,小巧很多。

    要凑很近才能看清。

    玻璃柜顶部的光落下来,刚好一束光落在了上面,照亮了那一小块银色的牌子。

    被光包围着,和他所有的荣誉放在一起。

    小小的名牌,上面刻着——

    “高三二班,程栀。”

    ※※※※※※※※※※※※※※※※※※※※

    sppf:祁纪阳你在干什么?你偷我女儿名牌?

    祁纪阳:?

    小程栀:?

    -

    =v=感谢大家投雷和灌溉!!!谢谢各位金主爸爸!!!

    ps:等到v后会多更,不要养肥哦!短小泡芙完结很快的!不追更会错过精彩故事的!

    ——

    再次友情提醒:记得实名认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