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南城的夜景算是繁华。

    沿江公路的那边是林立的高楼,灯火通明,虽夜色漆黑但依旧繁华闪耀,是一个从来不落幕的不夜城。

    而江的这边是老城区,居民楼已经早早熄了灯,只剩下一些零星的光亮。

    一条江把南城分成了两个世界。

    程栀开了窗,她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旁边的人也没有吭声,好像也是怕自己叨扰了她。

    车速不算慢,风毫不留情地灌进来嗡嗡作响,头发被拍在脸上,怎么捋都捋不散。

    到警察局的时候,周围寂静无声,走到门口就听到中年男人流里流气的声音。

    “哎呀,我也这么大的人了,你说,你们这会儿一直教育我,等下我侄女来了看到不是挺没面子的?”

    “我自己当然知道这些道理!”

    “既然要面子,四五十岁了还在外面跟人打架……”有人严肃地说着,一听就是警察的声音。

    程栀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难看。

    她的声音有些疲惫,压低了对祁纪阳说:“你在外面等一下吧。”

    “我跟你一起。”

    “……”

    程栀迈了一小步,也没跟他拧。

    “行。”

    她抬手敲了一下门,里面的人回答:“进来吧。”

    门打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围着个二流子气的中年男人,程栀冷着脸进去,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两秒。

    “知道丢人就少做点这种事,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程栀冷声说完,又换了张温和的笑脸转过去,“不好意思麻烦你们了。”

    “家属是吧?”警察打量了程栀一下,见她是个年轻小姑娘也没说什么重话。

    “嗯。”

    “身份证看一下,然后这边签个字。”

    “好的。”

    程栀在这边压着火气解决事情,那边的庄成君却翘着二郎腿抖腿,一副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倒是打量起跟祁纪阳来了。

    “我们栀栀都长成漂亮大姑娘了。”庄成君说着,“什么时候谈了个这么帅的男朋友啊?”

    “不愧是我们栀栀,男朋友看起来挺有钱的样子,真不错!”

    程栀刚好签完字,啪地一声把笔拍在桌上,随后马上轻声道歉:“不好意思。”

    “没事,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

    “好的麻烦你们了,我会好好说说他的。”程栀微微欠腰道了个歉。

    警察看着程栀,又看了眼那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只能说:“嗯。”

    从警察局出去,祁纪阳的车就停在路边,程栀默不作声地一直走在前面,到了停车的地方,她还没开口,倒是庄成君先吹了个口哨。

    “哟,还真是富二代啊?”

    “关你什么事?”程栀顿住回头,声音冰冷,“自己回去,不送,别给我们惹麻烦。”

    她甚至懒得多说。

    生气伤身。

    庄成君也不走,双手插在裤兜里,态度依旧懒散不当回事。

    “栀栀,你这么凶干什么?”庄成君笑笑,凑过来了些,手指搓了搓,“行,我自己回去,那你总要…”

    “给我点钱吧?”

    原本站在旁边没有参与的祁纪阳忽然伸手,把程栀拉到自己身后,眉头紧蹙。

    “你找一小姑娘要钱?”

    有祁纪阳站在程栀旁边,庄成君确实没有那么肆无忌惮。

    “哎哟,她是我亲侄女,我这又不是抢劫是不是?”庄成君看着祁纪阳,“那既然你那么有钱……”

    听到这句程栀积攒了许久的怒气终于爆发。

    她没让祁纪阳护着自己,程栀气势汹汹地开口:“有没有钱是不是富二代跟你有什么关系啊?看到别人有钱就想往上贴是吧?”

    “你四十几岁了还把自己当四岁小孩儿吗?外婆现在在医院住院治疗,我妈和姨妈两个人整天忙上忙下的照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平时爱赌谁管你了?外婆还不够宠你?家里就你一个儿子,谁不是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这么些年没往家里拿一分钱不说,家里所有的家底都快被你掏空了吧?”

    “这次外婆生病也没人叫你拿一分钱,甚至也没叫你去照顾,就只是指望着你别继续往外败家。”

    程栀一口气差点噎住,她缓了缓,没忍住爆了粗口。

    “但是你他妈现在在干什么?啊?在外面输了钱跟人打架,还要侄女来签字赎你?”

    程栀站在这里对他大吼,庄成君也觉得面子上有些许挂不住,但也只是像个叛逆小孩儿在顶嘴。

    “你这两年不是赚了挺多钱的?你不是你外婆亲外孙女?”

    给点钱不是应该的?

    程栀沉默了好几秒,祁纪阳垂眸看她,有些担心,唇微微动了一下:“程…”

    名字还没喊完,程栀突然迈步向前,毫不犹豫地抬手。

    “啪——”

    一声巨响,在安静地街角回荡。

    程栀重重一耳光打下去,脸色和天色一样漆黑。

    “你以前从我这里拿的钱,这是还债。”程栀说,“你休想从我身上再拿到一分钱,庄成君,我的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努力赚到的,我就是应该得到那些东西。”

    “而你这种烂人就应该一辈子活在阴沟里。”

    庄成君被程栀这一巴掌打懵了,也还没打算还手的样子,程栀下意识地伸手拉着旁边人的手腕大步流星地走。

    像是在火速逃离瘟神。

    “祁纪阳。”程栀晕乎乎地喊了一声。

    “嗯。”

    “走了。”

    “好。”

    …

    跑车飞速略过,给那片空气里留下的只有车尾气,离开的速度让人毫无反应时间。

    程栀的脑子还在轰鸣,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只能感受到风拍在自己脸上,太阳穴一直在隐隐作痛。

    不知道过了几个路口,车忽然停在了一旁,停下来以后,风也开始变得温柔了,轻轻地拂过落叶,卷起一地秋意。

    祁纪阳匆忙下车,从后备箱的小冰箱里拿了一瓶冰水给程栀。

    他伸手车上的灯打开。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祁纪阳看了一眼她的手心,“还有点红,你拿着冰一下。”

    祁纪阳把水递给她以后,下意识的动作,用左手指尖碰了一下自己的右手手腕。

    他刚才明显感觉到了程栀掌心滚烫的温度。

    那一巴掌是挺用力的。

    程栀拿着那瓶水,塑料瓶被她捏得偶尔会滋啦响。

    声音断断续续,就像小猫挠痒一样,偶尔挠一下。

    惹得人心痒痒的。

    两个人都没说话,路灯昏黄的光像是偷听的小精灵,零星碎屑地偷偷落入车内。

    程栀的唇角微微往下耷拉,垂着眸看着自己手上的水,空气中清新的桂花香混合着男人身上清淡的香水味。

    手还有些酥麻,她微微动了下指尖,很轻地叹了气。

    老城区早就开始沉睡,安静到只能听到树叶窸窣作响和河水流过的声音,祁纪阳往后靠了一下,他看着前方寂静的路。

    “一直都是这样?”

    “嗯。”程栀疲倦地应了一声。

    缓过来以后,还是觉得有些累了,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都很累。

    “以前从来没听你说过。”祁纪阳侧头看过去。

    程栀已经靠着在闭目养神了,长发被风吹得乱糟糟的,随意地散落在肩上,外套也有些滑落,露出一小截白皙的皮肤,

    几分凌乱随意的性感。

    沉溺的夜色之中,男人的喉结不动声色的微微动了下。

    “这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啊。”程栀依旧没睁开眼,“难道有个爱赌博的烂人舅舅是值得炫耀的事吗?”

    “……”

    祁纪阳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连关心都无从下手。

    程栀甚至看起来没有太在意庄文君的存在,发了火就真的像一把大火把一切都燃尽了,她有什么事情也从来不会表现在脸上。

    冷冷淡淡的,很平静。

    沉默良久,程栀感觉好些了,睁开眼坐直说:“今天谢了啊。”

    “现在走吗?在这会儿呆着也没什么结果,早点回家休息。”程栀说,“下次请你吃饭。”

    “应该的。”祁纪阳说,“我能放着你不管?”

    程栀没答,只是嘁了一声。

    “会很辛苦吗?”祁纪阳突然问了一句。

    “也没有那么难。”程栀轻声一笑,已经开始调侃他,“也就只是比起你这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大少爷是要辛苦一点。”

    祁纪阳:……

    对于这样的亲戚,他确实无法感同身受。

    祁纪阳把她送到家,车停在小区大门口,程栀下车的时候再一次道了谢。

    “你也辛苦了,好好休息啊。”程栀挥了挥手准备关门。

    门还没关上,祁纪阳舔了下唇,狭长的眸子一眯:“下次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这种家务事就不用了。”程栀说。

    “怎么?”他的尾音微挑,语气听着有些不满,“好朋友都没资格参与吗?”

    祁纪阳一半调侃一半认真,手随意地搭在车窗口。

    程栀笑了一声,忽然认真,她弯腰看着他,态度十分严肃:“是哦。”

    “再好的朋友,都到不了可以管家务事的地步。”

    程栀说完,伸手把门关了。

    “我走了。”

    祁纪阳车还没发火开走,倒是程栀先转身进了大门,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内。

    他一直没走。

    看着紧闭的大门出神,一阵异样的感觉袭来。

    明明最近联系很紧密,随时都能联络和见面,他们俩认识这么多年,祁纪阳却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

    程栀离他很远。

    ※※※※※※※※※※※※※※※※※※※※

    sppf:朋友管不了的事儿要对象管,懂?

    祁纪阳:…用得着你废话?

    sppf:我劝你给我识相点。

    -

    ovo虽然刚开始写但是我已经决定好这本完结后的番外要专门写校园篇了!!嘿嘿嘿!!

    圆我校园梦tv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