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程栀一路从摊位的开头吃到了摊位的末尾。

    一整条街上吃喝玩乐都有,天还没完全黑下来他们就进来逛了,等到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月亮高悬。

    程栀吃得太多,撑到感觉自己的胃都快炸了。

    祁纪阳手上还帮她拿着一杯酸奶和一块小米糕,程栀走得慢,实在是撑得不行。

    “我为什么吃了那么多…”程栀幽幽抬眸,“我觉得得怪你。”

    祁纪阳笑出声,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怎么怪我了?”

    “都怪你说要来夜市吃东西。”程栀抬手捏了一下自己腰上的肉,“这个月的摄入量又超标了啊。”

    “你太瘦了,多吃点。”祁纪阳说着还看了一眼旁边的店,“吃炸鸡吗?”

    程栀:?

    “你喂猪呢?”

    程栀往前迈了两步,赶紧逃离这个令人罪恶的街道,她回头,气鼓鼓的样子看着祁纪阳。

    “不吃了!”

    祁纪阳低着头笑,修长的手指掩着不断上扬的嘴角。

    “就是你一直说要吃这个那个的。”程栀继续抱怨着,“结果买了以后基本都是我一个人在吃,你就意思一下吃两口。”

    “嗯,知道了。”祁纪阳的尾音上扬着,“怪我。”

    程栀还想着今天跟祁纪阳一起来,他一大男人总得能多吃点,这样就可以多吃几种了。

    毕竟逛夜市的精髓不是吃饱,而是要每样都尝到。

    但祁纪阳根本就没吃什么,最后还是她独自承受了所有。

    因为实在是摄入了太多食物,程栀没打算直接坐车回家。

    走到路口,街边的树叶被风吹得窸窣作响,风很轻,带着些许凉意,带着桂花的香气。

    这条路他们都很熟悉。

    再往前走一些就是南城一中了。

    没想到从夜市穿出来以后竟然是这条路。

    程栀站着吹了会儿风,说:“那我一会儿就不跟你一起走了,吃太多了,散会儿步消化一下。”

    她从祁纪阳手上接过酸奶和小米糕,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对祁纪阳挥了挥手:“你回家路上小心。”

    程栀没有说下次见。

    她站在原地好几秒祁纪阳也没跟她道别,反而是朝她那边迈过来。

    “我也要消化一下。”

    程栀:“你就吃了那两口你有什么好消化的?”

    “我觉得挺撑的。”祁纪阳面不改色地说,“而且这条路下去是学校那边吧。”

    “嗯。”

    “想顺便路过学校回去看看。”他说得有理有据。

    程栀点了点头,又把手上的东西递给祁纪阳了,说:“行,那就一起走走吧,那这个你先帮我继续拿着。”

    “压榨员工啊?”

    程栀翻了个白眼,“你的工资我可付不起。”

    “我又没让你给钱。”

    “哦。”

    两个人说着,并排着往学校的方向走过去。

    秋天总会给人一些奇妙的感觉,下过雨的潮湿空气混合着花香,带来的还有秋日气息的记忆。

    学校那边很安静,站在门口的时候只有外面的牌子最为敞亮。

    “南城一中”的招牌挂着,照得人眼睛有些疼。

    保安室里的保安正在打瞌睡,这会儿是学生晚自习的时间,教学楼灯火通明,却一点声音都没有。

    整个校园安静得像没有人。

    程栀拿出手机在门口拍了一张照片,感叹了一句:“以前最讨厌看到这个招牌了。”

    一想到要上学就觉得心情不好,因为每次从家里来学校的路上都是最煎熬的。

    等到到了学校门口看到这个招牌就觉得自己马上又要进“监狱”了。

    现在站在这里,却是另一种心情。

    会怀念的心情。

    保安竟然还认得程栀和祁纪阳,听说他们俩是回来看看的,也没多拦就放人进去了。

    “进去是可以进去的,小声点,别吵闹啊。”保安提醒了一句。

    程栀点了点头:“嗯,我知道。”

    总不能影响人家学习。

    教学楼十分安静,几乎没有人在说话,南城一中本来就是一个教学质量很高的学校,大部分的学生都挺自觉的。

    但再好的学校也会有一部分人不太用功。

    路过某个教室的时候,程栀听到里面有一道男声刚好响起,听着有些烦躁的样子。

    程栀和祁纪阳同时转过去看了一眼。

    “别烦啊。”少年一脸不耐烦,睡眼惺忪,“扰人清梦?”

    程栀的脚步顿住。

    “哥,别睡了,你还没把作业给我,这我怎么帮你抄啊…”旁边另外一个人这么说着。

    “随便,老子不交作业。”他说着,又抱着抱枕要睡下了,“别吵我,逼逼赖赖的烦死了!”

    程栀旁观到这里已经要笑出声了,她忍着笑,看到男生后桌的女生忽然拿着本五三站起来,毫不客气地砸在那人脑袋上。

    “还睡?起来把作业给我写了!”

    程栀实在没忍住轻笑出声,她还没说什么,倒是祁纪阳悠悠地开了口。

    “跟你那时候骂我的样子一模一样。”

    程栀伸手敲了他一下,“是啊,你自己看,人家都在学习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难怪成绩那么差。”程栀笑完就往前走。

    祁纪阳站在后面,又看了一眼教室里那一副还没睡醒样子的小少年。

    是啊,难怪成绩那么差。

    所以大学以后,他才会跟程栀分道扬镳。

    成绩不对等,连学校都上不了同一个,不能在一起,以前的朋友都会慢慢变淡。

    两人一路闲逛,走到篮球场,隔得远远的就看到有人在那边。

    “这时候不上晚自习溜出来打篮球?”程栀嘁了一声,随后转头过去,“这件事也是你当年干得出来的。”

    祁纪阳:……

    “以前晚自习的时候我去篮球场逮了你和许让很多次啊。”程栀看着那边,灯光微弱,但依旧有人在篮球场上肆意挥洒的影子。

    她恍惚之间像是看到了曾经的自己,记忆和现实不断地重叠着。

    许让和祁纪阳经常晚自习经常溜到操场打球,那时候白离总是坐在旁边安静地画画,也不管他们俩。

    程栀每次都气不打一处来:“阿离你管管他们俩呀!”

    白离神色很淡,摊手无奈道:“我也翘课了,没资格管他们。”

    程栀:……

    “许让!祁纪阳!你们俩给我回去学习!!”

    许让拿着篮球靠在一边:“你管不了我的,要是阿离让我回去上课,我可以考虑一下。”

    白离:“我也不喜欢上晚课,歇着吧。”

    许让说完,往旁边看一眼,祁纪阳已经往程栀那边走了,许让笑:“也就祁纪阳给你管管了。”

    确实每次只能把祁纪阳叫回去。

    程栀每次都气呼呼的拧着他的衣服走,路上还要不停叨念:“祁纪阳,你得好好学习啊,你这样以后考不上大学的。”

    “我家有钱。”少年懒洋洋的,就被拖着走。

    “怎么,有钱能使鬼推磨??”

    “差不多吧。”

    “这就是你不努力的理由吗!”

    “我也没有不努力。”

    程栀停下来,“你努力什么了?”

    “努力…”祁纪阳被程栀塞得一句话说不出来。

    程栀总是懒得说太多,反正自己每次都在念叨,比当妈的还要负责。

    只是再后来,她也不念叨了。

    因为程栀发现,在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部分是不需要努力的。

    她是需要靠学习,靠念好的大学,靠自己的拼搏和努力给自己创造未来的人。

    而祁纪阳真的不需要努力。

    他就算不前进,只需要站在这里不动,都有人把他的未来递给到他手上。

    一个在拼命往前走,而另一个却在原地不动。

    …

    程栀站在篮球场旁边,忽然笑了声,说:“祁纪阳。”

    “嗯?”

    “我好久没跟你打球了。”程栀说,“你最近技术退步了吗?”

    祁纪阳眉梢微扬:“退步了也得比你强点。”

    程栀:……

    这是狗吧。

    “嘿。”程栀朝着那边的学生唤了一声,“同学,可以把你们的篮球借我们玩几分钟吗?”

    “可以啊。”个子最高的男生玩着球走过来,“正好我们要歇会儿,姐姐你还会打篮球啊?”

    “嗯,会一点。”

    程栀个子高,173的身高,在南方的女生里算是拔尖。

    所以每次有什么篮球赛,她总是被抓去的那个,就算以前不会,强行上了这么多次也得会点了。

    按照程栀和祁纪阳之间的规矩。

    第一轮程栀攻,祁纪阳守,第二轮对换。

    夜色之下,程栀运着球,认真思考怎么才能投进去。

    跟祁纪阳lo的时候,她的确就没赢过。

    程栀今天也是,左边右边都尝试了一边,怎么都打不过去,她的球一定会被祁纪阳拦下来。

    碰到他的肩膀的时候,程栀压低声音说了句:“一点都不让着我啊?”

    “不让。”

    祁纪阳说不放水就不放水,程栀的场合结束,到最后也一颗球没投进去。

    年纪大了体力有些跟不上,程栀就这么蹦了两下都累得不行,坐在旁边的台阶上喘气。

    “算了,好累,我休息会儿。”

    “这就不行了?”祁纪阳站着,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程栀:……怎么觉得这人怪嘲讽的呢?

    她摆了摆手,说:“嗯,上年纪了,反正我也打不过你啦。”

    祁纪阳在她旁边坐下,长腿往前一伸,手撑在后面,他说:“你好像变厉害了点。”

    “是吗?”程栀问,“那我怎么还是被你血虐?”

    “因为我太了解你了。”

    “?”

    “你每个动作和细节我都能猜到下一步是什么。”祁纪阳说,“所以能防住。”

    程栀没什么反应,过了会儿才“哦”了一声。

    安静了一会儿,程栀休息得差不多,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说:“那来吧。”

    程栀抓起篮球给他丢过去,刚刚扔到祁纪阳身上,手机嗡嗡震动,伴随着急促的铃响。

    电话接起来,庄兰馨的声音很着急。

    “小栀!你现在方便去趟警局吗?”

    “怎么了?”

    “你舅舅…”庄兰馨也气得不行,“下午跟人打起来了,刚才警察打电话叫我去接人。”

    庄兰馨继续说:“我和姨妈现在实在走不开,你爸和姨夫都在外地,小栀…”

    程栀压了压自己的火,说:“我知道了,我现在打个车过去。”

    摊上这种亲戚,只能算自己倒霉。

    程栀挂了电话,急匆匆的,说:“我家里有点事,必须现在先走了,下次再联系吧。”

    她说完就往外面小跑,片刻都没停留。

    祁纪阳跟在她旁边,“出什么事了?”

    “没事,不用你管。”程栀正在气头上,说话语气也不太好,“你自己先回去吧,抱歉。”

    “我可以帮忙。”

    “不用,是我家里的事。”程栀冷淡拒绝。

    但祁纪阳依旧没放弃,他说:“程栀,我们是朋友,你有什么事情我是不能帮忙的?”

    他们认识这么多年。

    程栀从来没有跟他说过任何关于她家里的事情,一点都没有。

    甚至,这么多年来,祁纪阳都不知道程栀爸妈是做什么工作的。

    程栀的脚步停下,她深呼吸了一口气:“我家务事,跟你没关系。”

    两人之间沉默了几秒,祁纪阳往前迈了两步,挡在她前面,像一道高墙。

    程栀看到微弱灯光下,男人鸦羽般的睫毛垂着,落下浓墨的影子。

    其实祁纪阳对她从来都是迁就。

    她不愿意提或者不愿意做的事情,祁纪阳从来都不会多说。

    但今天他这么站在她面前,挡在她前面,声音低沉,异常坚定地说了一句。

    “我觉得有关系。”

    ※※※※※※※※※※※※※※※※※※※※

    后来,根据祁纪阳回忆为什么没追到老婆。

    想了想这四五年没让的球,追悔莫及。

    小程栀:让我一下。

    祁纪阳:不让

    两个字给自己的追妻路添了好大一把火!

    哈哈哈理解大家着急!但是要慢慢循序渐进嘛!

    -

    感谢大家的投雷喂养=v=

    谢谢谢谢!

    今天秋分大家喝秋天第一杯奶茶了吗!今天留评论给你们发红包!

    ps:评论区抽一个幸运鹅请喝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