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南城的秋天气温总是降得很快,一个转眼之间,路边的树叶都开始变色。

    程栀穿了一件薄外套出门,到了店里以后觉得有些许热,又把外套脱了随手搭在手边。

    他们之前约定的时间是下午两点。

    程栀总是喜欢提前很久出门,正巧遇到换季的景色,出来随便拍拍留点纪念。

    忙完以后,她便自己先在店里点了自己爱喝的咖啡坐下等。

    下午一点多,程栀正翻看着手机上的信息,跟喻初聊着天。

    【喻初】:要是真的有合适的就跳槽呗,这不是来得正好!反正你也刚好不想在后花园继续呆下去了!

    程栀还没回复,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几下。

    门铃忽然轻声响动,咣当咣当的。

    门口两个进来的男人个子都很高,双腿修长,步子迈得快,像是急着赶场一样,两个人都一股有钱公子哥的味儿,一起走进来的时候惹得店里的人频频回头、

    程栀抬眸看了一眼,微微颔首示意,随后顺手把菜单推了过去。

    “这是程栀。”祁纪阳先来介绍人,“高中同学,是我很好的朋友。”

    程栀站起来,落落大方地伸出手:“你好。”

    裴淮看了程栀两秒,抢在祁纪阳之前自己开口了:“你好,久仰大名,我是裴淮。”

    “喝点什么?”程栀问。

    裴淮把菜单拿起来,看了一圈:“我要冰美式,祁纪阳要什么?”

    祁纪阳的声音淡淡的:“随便。”

    “你这随便就让我很难办啊…”

    祁纪阳经常都是这样,看起来最好应付其实最不好应付。

    说随便的人总是最难处理的。

    程栀忽然笑了笑,连菜单都没看,随口说了一句:“他喝薄荷苏打水就行了。”

    祁纪阳“嗯”了一声,也没反驳。

    裴淮看了两人一眼,心间有一闪而过的小异样。

    这两个人,很了解对方啊。

    明明约好的时间是两点,刚才十二点多祁纪阳就催他赶紧出门了,裴淮感觉自己还没睡醒就被祁纪阳拖着走了。

    祁纪阳说,程栀平时喜欢提前到,不要让人家女生等太久。

    裴淮一开始还不信,结果刚进来看到程栀果然已经坐在那边。

    他没有多想,拿出自己的平板准备给程栀看自己前面准备好的那些东西,忽然听到程栀说了一句。

    “这家店竟然还开着,这么多年了。”程栀的语气听起来有些怀念,“还以为在这里早就做不下去了呢。”

    程栀看着周围的陈设,跟当年几乎都还是一样,没有什么改变。

    城市发展,总是会淘汰一些老的东西。

    在安城念大学那几年,程栀每次回来,都会发现南城有些老店关门了。

    没想到,这家咖啡店竟然还在坚持着。

    裴淮把平板里的文件打开,推过来的时候,顺便说了一句:“那当然不会关门的。”

    “嗯?”程栀接了话。

    “毕竟这店是祁少爷买下来的。”裴淮挑了下眉,“就算是赚不到什么钱,赔点小钱进去,对我们祁少也无关痛痒啊。”

    程栀微微抬眸,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

    右手随意慵懒地搭在沙发上,裴淮说完这话,他也是无所谓地笑笑。

    “我挺喜欢这家店的。”

    祁纪阳手上把玩着一小盒子,语气散漫,没把这当回事儿。

    “舍不得它倒闭。”

    是他自己喜欢。

    …

    咖啡店的角落,程栀低着头认真看着裴淮的文件。

    “我这次想做一个摄影工作室的目的,是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要留下一个重要的东西,我觉得照片是可以记录一些美好的瞬间的。”裴淮认真地说。

    “当然,也有可能不美好。”裴淮戳了一下屏幕,“但是最重要的就是要记录,就像以前念书的时候老师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人的记忆真的会变得模糊。”

    程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嗯,总是需要一些具象化的东西的。”

    “但不是所有人都很愿意留下这些,有些对于拍摄要求很高的人,就不喜欢随随便便留下影像。”裴淮说着,看了祁纪阳一眼。

    祁纪阳原本就是个“陪同”,程栀甚至都想问他来干什么的。

    他完全可以不用来。

    “比如这位。”裴淮也不客气,“根据我对祁纪阳的了解,他就是一个不太喜欢拍照的人,之前车队很多拍摄,他怎么都不配合,但是听说这次还挺听话的。”

    裴淮说着,有些疑惑地吸了一口气,问:“你怎么突然就愿意配合了?来说说你的想法呢?”

    男人修长的手指从手机上挪开,随后懒洋洋地抬了下眸,也没说话,就只是看着程栀,唇微弯了一下。

    看着散漫又有些痞里痞气的。

    程栀轻咳了一声,主动承认:“因为是我拍的。”

    她顿了顿,又补上一句:“我威胁祁纪阳拍的。”

    裴淮听到答案,恍然大悟地点了下头,一副“是你啊,那没事了”的神情。

    程栀和裴淮刚打算继续讨论,原本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的祁纪阳忽然坐直,往前倾了些身。

    “不过说到底。”祁纪阳缓缓开口,“是因为你技术好。”

    他说完又往后靠在沙发上,说:“不是给朋友面子也不是真的被威胁了。”

    “程栀。”

    “你什么水平你自己不清楚?”

    别人的夸奖是直接的夸奖,祁纪阳的夸奖听起来都吊儿郎当的。

    程栀笑出声,慢悠悠的喝了口咖啡,随后说:“那谢谢你啊。”

    裴淮接话:“在祁纪阳那边看过一些你拍的人像,虽然你一直说你是拍风景的,但是我觉得你拍的人像也很好。”

    “所以,有没有考虑过要换到来人像这块儿来?”裴淮问。

    程栀捧着杯子,葱白的手指在杯壁上轻轻摩挲,她敛了下眸,有些犹豫。

    裴淮继续抛出橄榄枝。

    “我知道对于你现在的情况来说,要做出这样的选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毕竟后花园确实是国内很知名的摄影工作室了,很多人挤破头都进不去,但是你这么年轻就能当分部总监了。”

    “我这边也了解到,后花园之后要朝着更加商业的区域走,我相信程栀小姐,你也不是一个喜欢这样风格的人。”

    程栀的手稍微顿了一下。

    她确实不喜欢。

    “我们这边资金方面你也不用担心。”裴淮对这点很自信,“你和祁少这么多年的朋友,也应该知道,其实做一个这样的工作的资金投入,对我们来说根本算不上什么。”

    裴淮说完,被祁纪阳踹了一脚。

    程栀应了一句:“我知道。”

    “哎,不过说真的,我们这样的人,也就只是有点钱了。”裴淮轻叹,“但是你身上有金钱都换不到的东西。”

    裴淮提前了解了程栀的情况。

    她念大学的时候就在全国摄影大赛中拿过很多奖,现在能在后花园工作,当然也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再加上祁纪阳那边的保证。

    裴淮现在很信任程栀的能力,也非常欣赏她。

    其实早在祁纪阳给他推荐之前,裴淮就对她有所耳闻,之前是因为知道她在后花园,也就没有多打扰。

    结果,没想到竟然是朋友的朋友。

    “今天祁纪阳也在,所以我就直接说了,你如果愿意辞职跳槽来我这边,公司的股份分你百分之三十作为诚意,以后你就是公司的股东,但不需要出一分钱。”

    人才是很难求的东西。

    “我也就只能出点钱了,钱对我们来说是最好解决的东西。”

    “待遇上,只会比你在后花园拿到的更多。”裴淮说着,看了一眼祁纪阳,“我要是亏待你了,祁少也不会放过我的。”

    程栀敛着眸,没有马上回答,她舔了下唇。

    “我还是想问一个问题。”程栀抬头看着裴淮,“那你觉得人像的核心是什么?”

    她还继续捧着手上的杯子。

    “是要拍得好看,还是要拍出客户要求的那种感觉?”

    其实两个选择,都不是程栀心中真正正确的答案。

    每个摄影师都有自己的理念,倒也没有哪一种是绝对正确的,搞艺术这一行,最重要的是共鸣,而不是绝对正确。

    如果裴淮给出的答案,是她心中所想的那一个。

    那么这件事她确实可以考虑一下。

    裴淮定了定神,忽然神色严肃,他微微摇头:“都不是。”

    “嗯?”

    “是故事感。”裴淮说,“每个人活着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人生经历。”

    他说,“我想要的是那份故事感。”

    程栀沉默了好几秒,忽然轻声笑了,她把手上的咖啡杯放下。

    “嗯。”程栀把自己的微信二维码递过去,“你说的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他十分精准地给出了。

    自己想要的答案。

    …

    谈完以后已经快要到饭点,三个人一起站在门口。

    祁纪阳忽然看了裴淮一眼,“你家里晚上不是还有事?”

    裴淮:?

    “那你还不走?”祁纪阳挑眉。

    裴淮:……?

    裴淮看了一眼祁纪阳,又看了一眼站在祁纪阳旁边的程栀,沉默两秒。

    “哦对!是有这么件事儿。”裴淮拍了拍祁纪阳的肩膀,“那我先走了啊,你们老朋友就多叙叙旧。”

    程栀摆了摆手,说:“有什么好叙旧的,不就那么回事。”

    “哈哈哈哈哈哈已经相看两相厌了?”裴淮笑了,“我赶时间就先走了,微信联系。”

    “嗯。”程栀应着。

    “对了,下周有个人像摄影展览,在城北那边儿,你要是有空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顺便再聊聊工作室的事情。”

    “行。”程栀点了头,“那之后再联系。”

    裴淮倒是跑得快,似乎是真的很急,一溜烟儿就不见了人影。

    程栀看了眼手机,侧头看着祁纪阳:“我们不会真的要叙旧吧?”

    她倒是想先回去了。

    “不一起吃个饭?”祁纪阳反问。

    祁纪阳看了她两秒,忽然唇一弯,漫不经心地说了句:“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什么?”程栀微微蹙眉,“故意什么?”

    “你回南城这么久,也没跟我联系。”祁纪阳说,“看我不爽?”

    程栀:……

    “怎么,那小姑娘让你不开心了?”祁纪阳说着,手随意地搭在程栀的肩膀上,跟以前一样。

    程栀翻了个白眼,把祁纪阳的手从自己肩膀上弄下去。

    “是挺不爽的。”

    谁会喜欢没礼貌的小姑娘?

    程栀看着路前方,也没注意到男人的眸光忽然闪了一下。

    “不是我女朋友。”祁纪阳解释,“我跟她也不熟。”

    程栀“哦”了一声,神色淡淡的,一副不在意的样子。

    “那就好。”

    “不然…”

    程栀回头看着他,一脸老父亲的神情,伸手拍了一下祁纪阳的肩膀,嘁了一声。

    语气里充满鄙弃。

    “你眼光真差。”

    ※※※※※※※※※※※※※※※※※※※※

    祁纪阳:?

    祁纪阳:就这就这就这?

    祁纪阳:这都没人管这都没人管?

    -

    我得了一种,你们不留评论就会死的病。

    所以,那个那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