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回到南城以后,程栀终于休了两天假。

    国庆节之后刚开始上班,其他人都拖着疲惫的身体十分不情愿地回去上班,程栀则是在家里悠闲地过了两天。

    朦胧的下雨天,看了两部电影。

    回去上班的第一天,总部那边就说要开个视频会议,主持会议的是副总裁。

    “之前就说过,国庆后公司会有一个大的调整,最近可能会有很多会议,现在各个分部先汇报一下工作。”

    公司要调整业务的事情,早在半年之前就有通知了,只是现在国庆后,才终于准备开始实施。

    最先发言的是陈妮。

    她作为云城总部的总监,当然最为有话语权。

    “我在国庆之前把各个分部现在的工作统筹了一遍,基本已经给所有分部总监安排过最近一段时间的工作了,并且为了准备国庆后的调整,整个国庆假期内我基本都在对大家的工作进行调整。”

    程栀一边听着一边出神,陈妮在这种会议上其实总说不到什么有营养的话。

    并且还喜欢把所有功劳都揽在自己身上。

    其实事情都是下面其他人做的。

    程栀手上握着一支笔,垂着眸在纸张上随便乱涂乱画,写了几个零散的词。

    调整、改变、本心…

    等到各个分部汇报好工作准备散场,程栀忽然被副总裁叫住。

    “南城分部的程栀。”

    程栀愣了一下:“在的。”

    “之前听说你国庆加了七天班?”

    “是的。”

    “是跟kgdo车队的那个合作项目?”

    “是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擅长的方向并不是这边。”副总裁的手轻轻点了两下,“不过照片我已经看过了,kgdo那边也特地专门联系过我,说你拍得不错。”

    程栀听到前半句的时候呼吸都收紧了,现在又松了口气。

    “不错,继续努力。”

    能在这种公司高层总会议上得到夸奖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可惜好景不长,还没有开心几秒,副总裁又接上一句:“以后有什么事情,好好听陈妮安排,好好做。”

    程栀:……

    副总自然是不知道陈妮和程栀之间的那些小九九,按照公司的制度,不能越级。

    陈妮始终是她的直系上司。

    工作安排和其他的事情,依旧只能听陈妮的安排。

    程栀嗯了一声,说:“好的,谢谢副总。”

    他们这种公司跟别的公司有些不一样,别的公司总监基本就是管理人员不用做事,但是在摄影工作室是需要做很多事情的,与其说是总监,更像是个组长。

    头衔好听罢了。

    散会后,程栀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始今天的工作,倒是陈妮的消息先来了。

    【陈妮】:[文件]这些都是你今天要做完的事情哈,你前两天休假耽误了不少工作,赶紧把工作进度跟上不要拖后腿。

    程栀点开一看,这工作量,她确定跟准时下班无缘了。

    一天做完?

    这可是正常情况下别人三天的量。

    程栀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在聊天框里输入着:陈总监,我前两天休假补的是国庆假期,别人休七天我休两天并不过分吧?您这样的工作量安排……

    她还没输入完,又收到一条。

    【陈妮】:副总都说了让你加油~程栀你要好好做呢~

    程栀:……

    阴阳怪气。

    …

    忙工作的时候时间过得很快,程栀从电脑中抬头起来的时候,外面天都已经黑了,办公室其他人早就下班离开,程栀这才看了一眼时间。

    马上十点了。

    她摁开手机,本来准备继续再做一项,她看到自己的行程安排,瞄到一眼“去医院看外婆”。

    程栀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关了电脑直接走人,也不管手上的工作有没有做完了。

    反正这些工作今天怎么加班都是做不完的。

    从办公室走出去,程栀有些愤愤不平地给喻初发着微信。

    【程栀】:陈妮确实有病,今天开会副总裁夸了我一句,她阴阳怪气我一阵然后甩我脸上一堆做不完的工作。

    【程栀】:本来公司改革调整这件事就让我有些不舒服,还摊上这么个上司。

    【程栀】:要不是为了生活,谁愿意继续在这个鬼地方呆着?

    程栀刚进入后花园的时候,也天真的觉得这里是一个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

    一开始虽然很累,还经常跑到外地的深山林子里去拍景,但程栀觉得那是自己在后花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了。

    现在后花园致力发展商业路线,以前保留的那么一些味道都开始渐渐消失了。

    这次的调整会大改。

    改掉程栀最喜欢的部分。

    所以说想辞职,并不只是因为陈妮的刁难,而是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她好像看不到更光明的未来。

    也不是自己想要的未来。

    外面的天色漆黑,太阳早就已经落山,可有的人依旧还在忙碌。

    程栀开好车,在路口等红绿灯,看到旁边的写字楼还有好几层灯火通明,仿佛还能看到上面在忙碌的身影。

    她握紧方向盘,轻轻地叹了口气。

    如果是个富二代什么都不用操心就好了。

    -

    越繁华的城市,明暗就越分明,有人深夜还在为了生计劳累加班,当然就会有人早就已经在休闲放松。

    市中心新开的卡丁车俱乐部。

    冲过终点的男人长腿一迈,轻松地从车上下来,他取下头盔,熟练地拿着,回头看了一眼后面还没跟上的人。

    过了好一会儿,第二辆车终于跟上来也过了终点。

    车上的人下来,看着旁边惬意的男人,说:“祁少爷,你一个专业赛车手跑来跟我们玩什么这种卡丁车啊?对你来说不是开玩具车?”

    祁纪阳笑了声,没回答,伸手拉了人一把。

    裴淮看着一脸轻松肆意的祁纪阳,搭着他的肩膀往前台走。

    “南城开一家卡丁车俱乐部你就破一次人家的记录,你这算不算什么记录收集癖啊?”

    本来就是普通人和业余爱好者玩的东西,哪儿能比得上祁纪阳这样的专业车手。

    “算是吧。”祁纪阳回答到。

    记录保持着是要登记名字的,就像功勋墙一样,只要没有人破纪录,他的名字就会一直挂在那里。

    “你好,请问要登记什么名字?”

    “我写给你。”

    祁纪阳拿了旁边的纸币写下了一个名字递过去。

    结束以后,工作人员说要拍照留影,祁纪阳拒绝了,他和裴淮两个人一起离开,裴淮搭着祁纪阳的肩膀,忽然问了一句。

    “我想做个摄影工作室,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祁纪阳微微皱眉,“这么突然?”

    “嗯。”裴淮看着前路,“之前我爷爷走的时候,家里翻了个底朝天竟然没找到什么他合适的照片可以贴在墓碑上。”

    “他也是一个很不爱拍照的人,但也不是真的不喜欢,只是我爷爷挑剔,觉得要是拍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裴淮说着,又拍了一下祁纪阳:“这一点倒是跟你很像啊。”

    祁纪阳睨了他一眼:“孙子乖。”

    裴淮:?

    “认真说的。”裴淮语气严肃,“所以我突然就觉得,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些影像挺重要的。”

    裴淮说,“这件事我考虑很久了,资金什么都到位了,现在就差个首席摄影师了,你认识的人多,有没有什么推荐的人?”

    祁纪阳的脚步忽然顿了顿。

    他看着前面忽闪忽闪的灯光,声音低沉:“我的确…”

    “认识一个很厉害的。”

    -

    医院。

    安静的夜里只有护士推着推车经过时滚轮响动的声音。

    此时,程栀抱着手臂,神色晦暗,跟庄兰馨在外面低声说话。

    “妈,外婆都病得这么严重了,他也不说拿一分钱出来?”程栀眉头紧皱着。

    “哎,你那个舅舅能有什么钱啊…”

    “虽然我是还有点钱,但后面的后续治疗,我一个人的钱也填不满,你知道的,治病这件事本来就是个无底洞。”

    程栀也不是吝啬,只是她确实没多少钱了。

    “我知道,我和你姨妈一直在想办法,让你担心了。”庄兰馨伸手抚了一下程栀的背。

    “不给钱的话,人总要来医院照顾的吧?你和姨妈两个人哪儿撑得住…”

    程栀的话还没说完,手机忽然嗡嗡震动,来了个电话。

    “我接个电话。”她说。

    程栀走到尽头去接电话,尽量不吵到其他人。

    她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名字。

    祁纪阳。

    那天从安城回来,两个人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微信信息都没发一个。

    反正四年没联系的时间都过来了,现在可能都习惯不联系了。

    程栀缓了缓,这才接了电话。

    “程栀。”男人的声音低沉,“我有件事跟你说。”

    “什么?”

    听着挺严肃的。

    祁纪阳说,“我朋友想做个摄影工作室,差个首席摄影。”

    简单的一句话,程栀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程栀应了一声,“但是我现在也还在后花园工作…”

    “你先不要这么快确定。”祁纪阳匆忙接话,似是很怕程栀继续拒绝。

    程栀沉默了几秒,听到那边的男声,慢悠悠的但又很坚定。

    “我不会害你的。”

    程栀愣了会儿,一声轻笑:“我知道。”

    “所以,这件事我们可以再谈谈。”祁纪阳说,“哪天有空?我们还是出来见个面吧。”

    “电话里直接说不行吗?”程栀问。

    有些电话里能说清楚的事情,就没必要麻烦所有人都抽空见面了。

    “嗯,说不清。”祁纪阳回答。

    程栀这才说:“行,那周末吧,这周六下午我有空。”

    “那地址我微信发你。”

    “好。”

    电话挂断,祁纪阳很快就把地址发了过来。

    这是他们俩的第一条聊天记录。

    程栀看着那个地址,敛了一下眸,漆黑中更是看不清神色。

    她记得那家店。

    是六年前她最喜欢的咖啡店。

    ※※※※※※※※※※※※※※※※※※※※

    祁纪阳,我劝你,想见面就直说。

    扯什么说不清呢!!!

    -

    之前一直忘记了!感谢大家的投雷和灌溉!

    谢谢谢谢!破费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