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风从外面灌了进来,程栀听到手上的手链叮当作响。

    她看到那人朝自己走过来,跟当年,他把手链送给她的时候几乎无差。

    五年前。

    祁纪阳穿着篮球队的队服,一只手抱着篮球,另外一只手把玩着首饰盒,走近了一些,像抛篮球一样,把那个首饰盒扔给她。

    “送你的生日礼物,好好珍惜啊,这款式我让人给我参考过的,绝对不过时的好吧。”

    少年意气,随意潇洒。

    “你这意思是让我一直戴着?”程栀走近就是给人脑门一个暴栗,“说不定毕业以后我们就不怎么联系了呢。”

    祁纪阳那时候睨了她一眼,伸手勾着她的肩膀,把人往自己身上揽了一下。

    “瞎说什么呢,好兄弟永不散场。”他的语气十分坚定,“我们怎么可能不联系啊?”

    “我说万一。”

    “万一?”

    “万一真的不联系了,难道我还得戴着?”

    “当然可以。”

    这么多年,她真的一直戴着,从来没有取下来过。

    在祁纪阳靠近自己的前两秒,程栀终于回过神来,飞快地把自己的手背到身后,在所有人都没看到的背后,把那条手链取了下来塞进包里。

    祁纪阳的每一步都走得很坚定,没有任何犹豫。

    朝着她的方向。

    程栀的呼吸稍微平静了一些,站在原地没动,两个人的眼神对上,除了有些诧异和惊喜意外,好像也看不到其他情绪。

    几秒后。

    祁纪阳站在她面前,左手还抱着头盔,两个人站在原地定了很久,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连一句好久不见都没有。

    终于,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手,虽然一句话没有,但十分默契击了掌、撞了撞拳头。

    还是很默契,和那时候一样,属于他们俩的,打招呼的方式。

    手刚放下去,程栀听到祁纪阳轻声开了口,尾音微微上扬着,他说:“好久没见,动作都有些生疏了。”

    “是。”

    比赛刚刚结束,旁边的声音依旧嘈杂。

    祁纪阳刚刚动了下唇,准备说些什么,他的话根本没机会说,就被人叫走了。

    “b来一下领奖台!”

    “都弄好了吧?准备颁奖了。”

    发车区还是略显混乱,很多人在里面来来往往,程栀看到祁纪阳被人叫走,终于松了口气。

    这种完全料想之外的不期而遇,像是一场梦境。

    程栀换了个镜头,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下相机有没有哪里出了问题。

    刚才取手链的时候太过于匆忙,直接松了手,也没有想那么多,还好自己把相机挂在脖子上,不然就已经掉在了地上摔了。

    孙宗这时候走过来招呼她:“程栀!这边颁奖需要拍一下!”

    程栀抬起头,应了一声:“好的马上来!”

    …

    颁奖台。

    站在一号位的男人,手里拿着属于他的奖杯,高高地举起。

    意气风发。

    一匹难以被驯服的、充满野心的狮子。

    程栀一遍遍按下快门,耳边灌入周围的欢呼声,镜头下的男人站在最中心的位置。

    所有的灯光、掌声、欢呼、荣誉。

    都是属于他的。

    祁纪阳在众多的镜头里,直直地看向了她的镜头,眼神毫不动摇。

    程栀继续按着快门,眼神敛了一下。

    祁纪阳啊。

    真是和当年一模一样,一点都没变。

    就连跟她打招呼的时候,那股洒脱桀骜的味道都是一样的。

    颁奖结束,各个车队开始整理收拾,祁纪阳下来就走到程栀旁边。

    “一会儿还有别的事吗?”祁纪阳回头看了一眼其他人,“晚点我们车队聚餐,一起吃个晚饭?”

    程栀收拾着相机,还没回答,倒是孙宗看到他们俩在说话。

    “你们俩认识啊?”孙宗有些惊讶,这俩人看起来很熟的样子。

    祁纪阳还认识摄影师?

    程栀“嗯”了一声,解释:“我们是高中同学。”

    他们岂止是认识。

    是高中那几年里,关系最为亲密的好朋友。

    孙宗听完哈哈一笑,拍了下祁纪阳的肩膀,说:“原来你们认识,那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程栀小姐是这次跟我们合作的摄影师。”孙宗说,“你对别的摄影师不愿意被拍,那老朋友的面子总得给吧?”

    祁纪阳没反驳,就算是默认。

    程栀当然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很难搞定的b竟然会是祁纪阳,还想着是不是要想先b成为朋友才行。

    现在看来,都不需要走这个步骤了。

    程栀拍了拍自己的相机包,她挑了下眉:“祁大少爷,这么久没见,见面礼,配合一下工作吧?”

    车队其他人听到这一句配合工作,都转过头来。

    哟。

    这么多年就没有人让祁纪阳松过口。

    数秒的沉默,众人看到祁纪阳,很随意的点了下头。

    “行。”

    …

    比赛的地方比较偏僻,他们聚餐的地点选在安城另外一个繁华的商圈。

    酒店的停车场停着好几辆跑车,当属数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最为显眼,程栀想起那天看到那辆车的时候,她还在想是哪位有钱公子哥那么有兴致。

    大半夜的开个骚红色超跑出来放风。

    现在想想,也确实是祁纪阳做得出来的事情。

    他本来就是个很张扬的人。

    程栀走在祁纪阳旁边,听着他把玩车钥匙的声音。

    祁纪阳睨了她一眼,“坐我的车没问题吧?”

    “当然。”

    “好多年没见了。”祁纪阳忽然说了一句,“大学毕业以后就到摄影工作室入职了?”

    “嗯。”

    “现在顺利吗?”祁纪阳又问。

    刚好走到车前,祁纪阳替她开了车门,一只手放在上面垫着,防止她磕到头。

    程栀上车以后才回答上个问题:“挺好的,没什么问题,本来遇到了个难题…”

    “什么难题?”

    “说kgdo的b很难搞定。”程栀轻笑,“我正在头疼要怎么办,结果发现原来你就是b。”

    祁纪阳点了火,语气悠悠的:“发现是我,所以觉得不是难题了?”

    程栀微微点头。

    “你还真是有信心啊。”祁纪阳看着前面,侧脸被路灯映着,“就这么坚信我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

    程栀嗤之以鼻:“不愿意我就威胁你呗。”

    “反正以前也是威胁我是么?”

    一句话唤醒了一段回忆。

    程栀高中的时候就很爱摄影,买了个小相机以后就整天到处拍,她用的最多的模特就是祁纪阳。

    要是祁纪阳不愿意…

    ——“祁纪阳,下次老师上课抽你回答问题我就不提醒你了哈。”

    ——“祁纪阳,你打完篮球没人给你买水了哦。”

    ——“祁纪阳,你到底还想不想抄我的作业了!”

    各自陷入回忆,沉默了好几秒。

    祁纪阳突然说了一句:“毕竟是以前,我们可是四年都没有联系了,你觉得自己还能跟以前一样威胁到我?”

    “嗯?”程栀说,“这样的话,那今天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微信好友也别加了。”

    祁纪阳:…………………

    “当我没说。”

    -

    饭桌上闹哄哄的,所有人都对程栀和祁纪阳之间的关系很好奇。

    “你们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吧?”有人问到,“毕竟很少见到b对别人这么好,也是要关系很好才行了啊。”

    “是。”程栀承认。

    “这么好的朋友,你们怎么做到四年都不联系的?”

    程栀的手微微顿了一下,随后说:“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因为毕业之后大家走向了不同的方向,生活方式、圈子、朋友都完全不一样了。”程栀一副坦荡洒脱的样子,“大家走着走着就渐渐失去联系才是人生常态。”

    提问的人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也是,有的人确实只能陪我们走一段路,再好的朋友也扛不住人生的洪流啊。”

    不过,再次重逢的时候,和旧友见面的时候。

    有些曾经的感觉就会马上回到身上,仿佛那么多年没联系对他们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影响,依旧是那么自然和默契。

    聊着天的空隙,祁纪阳夹了一块牛肉,先是放在自己碗里,认真细致地把上面的香菜碎都挑掉。

    比给草莓挑籽还要麻烦。

    终于弄干净以后,他顺手就把自己碗里清理好的牛肉放在了程栀碗里。

    动作娴熟自然。

    “哟。”这时候有人起哄,“头一次看到我们大少爷对别人这么细心照顾。”

    “我就说祁纪阳夹一块牛肉不吃干什么呢,搁自己碗里整了那么久,原来在帮人姑娘挑香菜。”

    “哈哈哈哈祁纪阳你这跟对女朋友似的。”

    话音落下,场面寂静了好几秒。

    程栀刚说完谢谢,正咬着那块牛肉,刚好在看白离发来的信息。

    【对了,要不我让阿让把祁纪阳微信推过来?你们可以借此机会联系一下。】

    这边场上尴尬了几秒,祁纪阳抢先开口解释:“别瞎说,我和程栀关系铁到什么程度?”

    祁纪阳说着,余光扫了一眼程栀,她微微低头认真吃着菜,浓密的睫毛盖住了眼神,白皙的后颈肌肤裸露在外面。

    他看了一眼程栀空荡荡的手腕。

    上面什么也没有。

    “如果她是男生,我们俩能一起洗澡穿同一条裤子的关系。”

    如果是男生…

    但因为她是女生,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

    程栀:我知道你是冠军比较有排面,我也知道祁大少爷比较高贵,但是,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知道吗?

    祁纪阳:我选的手链就那么丑?嫌弃?

    sppf:那个,祁少,给我买个iphone12,我不嫌弃你!!!!!!!

    -

    酥皮泡芙看了看余额,还有点晋江币。

    评论,红包,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