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都市小说 > 爱意回响 > 念念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爱意回响 (ie)”查找!

    《爱意回响》/文酥皮泡芙

    我对你的爱意,跨过时间,依旧回响。

    -

    国庆前的最后一个周末,街上人头攒动,地图上的拥堵提示飙红。

    程栀在这个路口堵了二十分钟。

    “程栀,你还没到吗?”白离的声音淡淡的,似乎已经习惯程栀迟到,“两小时前你说出门了,一小时前说快到了。”

    程栀抬头看了一眼前面,太阳都快要落山,只剩下一点余晖,云层被染成粉橙色。

    “路上堵了大半个小时。”程栀看着红绿灯开始跳动,“确实意料之外。”

    耳机里传来白离的笑声,“你开得太慢了吧。”

    “不然我在这个路上狂飙一百八十迈,以为我开赛车呢?”程栀说完,绿灯亮起,“先挂了,十分钟内到。”

    程栀从地下停车场出去到店里的时候,最后那点太阳也完全落山,外面的高楼灯光亮起,店里也是灯火通明。

    她刚坐下喝了一杯柠檬水,就马上对白离说:“太堵了,我简直是拿着爱的号码牌等放行。”

    菜早就上了桌,白离夹了一块递到她碗里,语气调侃:“是别人拿着爱的号码牌等你放行。”

    白离抬眸看着她,程栀今天穿了简单的长袖衬衫,长发束成了高丸子头,散落了一些零散的耳发在旁边。

    淡妆,眉眼清秀,浓密的睫毛在灯光的照耀下投下一层浅浅的阴影,高挺的鼻梁又增添了几分英气。

    灯光下,清冷又迷离。

    程栀无所谓地笑了笑,回应了一句:“那先拿着吧,我事业心很重,暂时不想谈恋爱。”

    “事业心重到国庆黄金周还要加班。”白离无奈笑道,“你那上司还刁难你呢?”

    听到白离说到这个,程栀眉头一蹙,叹气:“可别说了,上次总部会议以后她一直看我不顺眼,这次的出差任务也是,所有人国庆节都有休假,我一个人加班。”

    程栀在一家名为后花园的摄影工作室工作,主打拍摄自然、运动竞技和一小部分人像,后花园是现在国内知名的摄影工作室,跟很多大牌品牌方宣传都有合作。

    全国各个城市都有分公司,总部设置在云城,程栀的顶头上司叫陈妮。

    云城总部的摄影总监。

    而程栀前些日子才刚坐到南城分部摄影总监的位置,原本以为升职后迎来美好明天,没想到其实是噩梦的开始。

    程栀和陈妮两个人理念不合,经常发生争吵,但无奈陈妮官位摆在那里,她已经忍气吞声很多次了。

    “实在不想干了就辞职吧。”白离说,“你之前不是准备自己做工作室吗?”

    “成年人的世界真难。”程栀搅弄了一下杯子里的气泡水,“也不是想做什么就能马上做的。”

    她一直想自己单独做摄影工作室,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资金、人脉、背景缺一不可,还要担心万一失败自己还有没有退路。

    程栀无奈地耸了耸肩:“我还是先老实拍我的比赛。”

    “什么比赛?”

    “赛车。”程栀随口答,“f3方程式,好像这一场是今年最后一场了,听说是什么积分咬得紧,这一场比赛的结果很重要。”

    “算了,我也不懂。”程栀继续说,“我只负责拍照就行了。”

    她吃了几口菜,坐在对面的白离好几秒没有说话,程栀听到店里的背景音乐正在播放一首老歌。

    林志颖的《十七岁的雨季》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我们有共同的期许。”

    白离的筷子顿了顿,她抬了抬眼皮,缓缓开口,让听不出是什么语气,似乎也是淡淡的随便一提。

    “赛车吗?”

    “我上次听许让提起过,好像祁纪阳也在当赛车手。”

    程栀的动作没有半点停顿,十分自然。

    只是余光忽然扫到了自己右手上的星星手链,她淡淡地说:“噢,这样。”

    “我们很久不联系了。”

    …

    国庆节全国各地都迎来旅游热潮,特别是像安城那样的大城市,更是拥挤。

    程栀庆幸比赛的场地比较偏远,不在市区内,不然她现在根本没有办法在咖啡店寻得这一分安静。

    她看着几乎是空白的文档发呆。

    上面只输入了两个字——

    旧友。

    再也没有输入其他内容,思绪不知道飘到了哪里,手边的冰美式也只喝了两口,杯壁外面凝固的水珠顺着滑落,在杯底旁边积了一小滩水。

    程栀总有记录的习惯,到每个城市,见到的一些事物、人,都会记录,但不限于只是用相机,她通常也会在自己的公众号更新一些文字记录。

    发呆浪费了一些时间,程栀索性开始查阅着f3赛车有关的资料,虽说其实只需要她的摄影技巧,竞技类的比赛都一样拍,但她觉得自己还是需要做点功课。

    f3方程式是三级方程式汽车赛,目前仅次于f1方程式的级别,只有最为顶尖的选手,才能成为f1方程式赛车手。

    f3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已经是十分专业、望尘莫及的程度,不过如果能参加f1方程式,基本已经算是巅峰。

    和f1的积分规则基本一样,年度总冠军分为两种,车手总冠军及车队总冠军,计分方式是采用积分制,车手与车队的积分都是累积的,车队积分则以车队几位车手积分累加。

    并且在方程式比赛中,团队的荣誉大于个人荣誉。

    比赛是在世界各地各站进行,每一站不同的名次都有不同的积分,全年积分累积来评选出年度总冠军。

    今年夺冠热门的车队是kgdo和oasis这两支车队,在长达半年的各站比赛里,两支车队的积分咬得很紧,就连车队头号选手的积分都差别不大。

    而这场比赛,是全年的收官之战,并且收官站的积分,是其他站的两倍。

    这让这次的比赛显得更为精彩纷呈,当然,最令人瞩目的还是两支车队的头号选手,kgdo的b和oasis的reaper。

    两位车手在过去的比赛里,积分你追我赶,现在一个第一、一个第二,并且差距很小。

    还没来得及看完,陈妮的电话打过来,冷冰冰的命令:“程栀,今晚把上周拍那组图修出来,客户那边加急。”

    “还有,这次我们跟kgdo车队合作有车手单独的拍摄,那边有个车手很难沟通,你回头自己想想办法,这点能力总是有的吧?”

    “好了就这样,我这边还有别的事,你看着办。”

    陈妮说完就挂了电话,也不给人一点反驳的机会。

    且不说之前手上的工作还没做完,现在还是休息时间,陈妮这人真的蛮不讲理。

    很难沟通的车手?

    一般这种时候说很难沟通的,难度真的是超乎想象。

    程栀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随后马上切到自己的银行短信看了一下,看了一眼上个月的工资入账。

    为了这点钱,她决定再忍一忍。

    刚才突然被这个电话打断,程栀没有继续看下去,直接关了百度资料的后台。

    而在她没看的那一页资料上,男人穿着黑白相间的赛车服,单手拎着头盔,靠在一辆赛车旁边,下颚线流畅棱角分明,一身慵懒却又狂傲的味道,荷尔蒙的气息溢出屏幕。

    左上角写着他的名字——

    b。

    …

    从咖啡店出去那条路不太明亮,大概是因为这里比较偏远,就连街边的路灯都不太亮,城乡结合部有些许破旧古老的味道,路灯闪烁,生出几分阴森森的味道。

    程栀低着头整理着自己的包,忽然感觉到一阵风从自己脸上擦过去,伴随着发动机轰鸣的巨响。

    她皱了下眉,顺着声音看过去。

    虽然这里偏僻,但也是双向四车道,路倒是挺宽的。

    两辆跑车在她不远处的街口停下,那里有一家酒吧,是这条安静街道上最热闹的地方。

    程栀嘁了一声,自己小声吐槽了一句:“开超跑到这穷乡僻壤的酒吧来喝酒?也是挺有兴致的。”

    她往前走着,路过那两辆车的时候,有一辆红色法拉利的车窗正打开,旁边站了个人弓着腰跟驾驶座的人说话。

    “谢谢哥,还送我过来。”说话的人嬉皮笑脸的,“你也去玩玩呗,喝点饮料就成,我知道你明天有比赛…”

    不是故意偷听,只是恰好路过。

    程栀听到车内的男人声音低缓,语气寡淡:“不用了。”

    “真不去啊?”在外面的人有些失望,“那就算了,保护我方b的名声…”

    程栀听到这个名字,脚步稍微顿了半拍。

    她挑了下眉。

    b?

    刚看了资料,程栀对这个名字还是有点印象的。

    啧,夺冠热门选手,还在比赛前夕出现在这种地方。

    正红色的法拉利超跑,也是挺骚的。

    程栀笑了笑,在拐过街角的时候,回头瞥了一眼那位传说中的b,刚才资料没看完也没看到照片,既然碰到了就随便看一眼吧。

    奈何灯光实在太过于昏暗,站在外面从挡风玻璃看进去也是什么都看不清楚。

    只是勉强晃到一眼,男人的棱角在光影下十分分明,也确实是个剑眉星目的帅哥,手上夹着一只烟,正低着头点火。

    一股有钱公子哥出来放风的味儿。

    程栀什么都没记得。

    只记得了那猩红的烟头像一个小星星,不停地忽闪。

    街角的风微热,车内的男人点好烟抬了头,匆匆往前一瞥,嘴里还说着:“自己注意点,别太疯,我先…”

    话没说完,前面路口的女人走到转角,忽然侧了些头,脸在路灯的照耀下清晰了两秒。

    祁纪阳所有的话突然全都哑在了嗓子间。

    一瞬间敛声屏吸。

    “程…”某个名字呼之欲出。

    “好的哥,那我走了,你回去注意安全!”

    祁纪阳的思绪被打断。

    前面的那道人影也彻底消失在路口,不知道走向了哪里。

    手上的烟没抽完,祁纪阳有些慌神地把烟灭了,点火,踩下了油门。

    风从车窗的缝隙中灌进来。

    伴随着空气中散开的一阵很淡的花香。

    灯光明明灭灭的街道,模糊的人影走过拐角,突然略过一道红色的车影,速度很快,却连一个行人都没追上。

    路灯亮着,车内却是昏暗。

    男人紧紧地握着方向盘,因为太用力,手上的青筋微微都凸起,胸口上下起伏着。

    周围的空气开始渐渐稀薄。

    这么几年里,想过无数次,他们俩到底还会不会相遇,刚才那么匆匆一眼。

    祁纪阳觉得自己内心的某一处正在被唤醒。

    右脚蠢蠢欲动,想要直接踩下油门,拐过去追上看看到底是不是她。

    但前面路口的红绿灯十分不友好,亮起了红灯,街道再次恢复安静。

    似乎是一场梦境,和以前的每一次都一样。

    转过身就不见了。

    ※※※※※※※※※※※※※※※※※※※※

    祁纪阳:本来我的文是今年二月开,现在都排到九月了,酥皮泡芙你给我解释一下。

    程栀:(嗑瓜子)我不是很急,但是也可以要点补偿这样子。

    酥皮泡芙:(跪着键盘)别骂了!在写了!你们俩是甜文就给我知足吧!!!

    -

    好的,我终于带着小祁来鸟!!

    从来没有哪一次开新文这么紧张,真的好紧张(在冒汗),好久没整甜文了

    希望大家喜欢…(小声)

    多多留言多互动啊呜呜呜(不留言就求你们留言)

    -

    最后,国际惯例,有红包=v=

    感谢你们来看~

    -

    下一本写《棋逢对手》先蹲个预收=v=

    池娆人如其名,妖娆艳丽得要命,岀道以来就被大家称为“夺命女妖精”,男男女女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某次她紧身黑裙红唇的动图全网疯传,一众网友疯狂爆灯。

    【池娆我可以!!我弯了!!】

    【跟男人抢池娆就算了怎么现在还要跟女人抢!!】

    所有人都说,池烧这样的女人勾引起人来,没人抵抗得了。

    然而圈内还有另外与她名号对等的一个男妖精——傅忱斯

    一双凉薄勾人的桃花眼,眼下一颗泪痣,抬个眸都觉得摄人心魂。

    后来池娆接受采访,被人问起:“你觉得你跟傅忱斯,谁更配得上妖精这个名头?”

    她轻蔑笑笑,很自信:“傅忱斯算什么,当然是我呀~”

    当晚,她回家以后,夜色深沉,屋里没开灯,一道力把她翻过去抵住,吻到她呼吸不畅。

    傅忱斯问她:“难道是我吻得不够好?”

    池娆不服气,伸手拉了他的衣领,贴上去。

    “再来一次。”

    ——【爱情和比赛一样都要棋逢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