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50章 资本家的堕落生活

第50章 资本家的堕落生活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城外,春雨连绵,铅云垂地,厚压压的如同一只受伤低吼的猛兽,让人心情压抑,狂躁不安。

    城内,却是另有一番气象。

    踩在厚实的青石砖上,零星青苔从缝隙中倔强钻出,迎接雨水的洗礼。望着脚下似乎没有尽头的大街,李霄怀着好奇的心开始东张西望起来。

    长街两旁,各种商铺小摊、酒肆茶楼鳞次栉比,还未入夜,便已早早悬挂起各种形象图案的大灯笼,照亮了整条大街。

    耳边时不时传来街摊小贩卖力吆喝声,吸引着数对撑着油纸伞在雨中漫步的青年眷侣徘徊不前,偶尔发出的少女嗤笑声也是引得路人频频回头想一探究竟。

    更是有阵阵悦耳丝竹之声,从酒肆、阁楼倚栏处悠悠传来,旋律悠扬,配合着异域歌姬优美的歌喉,令人闭目倾听,流连忘返。

    哪怕低头匆忙赶路的巡逻城卫也为之稍稍驻步停留欣赏,而后突然想起自己方有任务在身才恋恋不舍地离去。

    一场细润的早春之雨,一场惊险刺激的刺杀,都无法阻止大嬴王朝锦官城里的暖韵风流。

    农夫走卒、仗剑侠客、才子佳人……孜孜不倦地上演着一场接一场幕戏。

    微雨中的老马打着响鼻,有气无力地朝前迈步,驾车的李霄则是转首望向了长街一侧离自己不太远的阁楼。

    阁楼上,那群倚栏招袖卖笑、莺莺燕燕的姑娘们真的是太吸引人了。

    李霄知道,只要自己踏出那一步,少说也能转化个十数万的元气值。

    有几个姑娘似乎也注意到了一个少年郎在长街一头,正仰首望着她们。

    大胆的姑娘们便对他挥了挥绣帕,抛了抛媚眼,用那酥酥麻麻的声音招呼道:“楼下的客官,还不赶紧上二楼坐坐?奴奴为你斟好了杏花酒,咱们一醉方休哟。”

    “嘻嘻嘻,小玉真是饥不择食哩,人家模样虽然俊俏,但还是个未破身的小和尚,你也下得了手哇?你瞧瞧,小和尚被你说的耳根子都通红通红了。”

    “咯咯咯,小玉姐太欺负人了。喂,楼下那位细皮嫩肉的小和尚,要不你来姐姐这,姐姐的怀抱能让你还立刻俗,只要你品尝了这红尘间最美妙的趣事,定叫你流连忘返,舍不得姐姐的怀抱哩。”

    一声声泼辣大胆的打趣,真的是让李霄有些招架不住。

    他赶紧将视线挪开。

    这个上楼容易,但是下楼可就难了,定会被这群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吃得一干二净。

    李霄心中默念着心经,让心湖中的涟漪平静下来。

    随即,一丝丝面食香味从拐角处的酒楼传来,不断刺激着食客们的食欲。

    李霄不由自主地揉了揉鼻子,肚子不争气的“咕隆咕隆”发出了抗议。

    若是在这场微寒的春雨中吃上一碗热乎乎、香喷喷的阳春面,那滋味一定也是美极了。

    哪怕是作为脱离了【肉身凡胎】的修行者,即便能够吸引天地灵气而无须进食,但若能满足这口腹之欲那也是极其美哉!

    牵着萎靡不振的老马,还未跨进酒楼,迎客的店小厮便已经早早的露出热情洋溢的笑容恭候多时。

    李霄瞥了一眼,只能拉着马车硬着头皮略过了酒楼。

    嗐!

    得赶紧回府才是。

    老黄又挣扎着从车厢内探出半截身子,枯木般的老脸上皱起幸福的笑容:“少爷呐,咱们锦官城的繁华程度可不比上都差。你这是十六年来头一次入城,可千万别被迷糊了眼睛。再有一盏茶时间就要到府了,我想侯爷一定也是等急了,咱们可别再耽误时间了。”

    老黄虽有伤在身,但也挡不住心底不断上涌的喜意。

    整整十六年了,少爷终于下山回府了!

    先前马车进入城门不久,便遇上了蜀侯府派来在城门附近打探消息的下人们。

    他们虽不认得少爷,但都知道少爷是一个十六岁的和尚。

    而李霄的光头那么醒目两眼,又是在必经之路上,自然是一下子就被下人们给认了出来。再加上老黄也掀开车帘露了个脸,故此李霄的身份便得以确认。

    随后,那些个下人便欢天喜地往蜀侯府飞奔而去,赶紧将少爷归来一事报告给侯爷领赏去。

    离乡心思思。

    近乡情怯怯。

    被老黄这么一提,李霄的心情又开始有些复杂起来。

    一会就要面对自家那个“便宜老爹”了。而“爹”一字,他真的是有些难以开口。

    不过该来的还是要来,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逃避是无用的。

    收拾好心情,抵御着大街两旁的各种诱惑,李霄认真赶车。

    没过多久,便抵达了蜀侯府。

    临近元宵佳节,又迎世子归来,双喜临门,蜀侯府自然是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蜀侯府大门已是早早打开。一名绫罗锦衣绸带,腰压琥珀玉坠,但双鬓已霜,略显老态的中年男子正在大门口很是心急地来回踱步,不过虽然心情急切,但脸上的笑意却根本无法掩藏。

    而当他看到一辆略显破旧的马车于大门前缓缓停下,继而一个少年郎跃出,显现出那道他无日不牵肠挂肚的身影时,他已老泪纵横。

    “我的儿啊,你可算回家了。”

    李国寿此刻哪里还顾忌侯爷的威严,他深情一呼,便急步跑了上去,一把将李霄拥入了怀中。

    李霄则是有些尴尬,双手不知该往哪里搁。这个陌生又熟悉的中年男,很是有些盛情难却啊。

    不过随着李国寿的身躯不断发颤,李霄也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真情实意。

    或许是身体原主人的意志在作怪,又或者这个男人让李霄的确有了家与亲人的感觉,李霄喉咙努了努,喊了声:“父亲,孩儿回来了。”

    “好好好,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为父心中甚至欣慰。”

    李国寿放开李霄,不过双手依然拉着李霄的衣袖,上下打量个不停,眸中尽露慈祥之色。

    “老爷,老奴幸不辱使命,终于将少爷接回来了。”

    老黄也从车马里爬出来,虽说还是病怏怏的,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但他心里高兴呐。

    李国寿自然很感激这位在他府上服役了数十年的老奴,便上前拍了拍老黄的肩膀,欣慰笑道:“老黄,也是辛苦你了。”

    老黄咧嘴傻乐:“这都是老奴应该做的。老爷,咱们先进府再说吧啊,这一路过来老奴不幸病倒,多亏了少爷驱车赶路,不然就要在城郊过夜了。少爷饥肠辘辘,可不能饿坏少爷的身子。”

    “来来来,儿子,跟爹一起回府。你那三姐知道你回来,可是亲自下厨呢。”

    李国寿一手扶着老黄,一手拉着儿子,大笑着便迈步入府。

    门口迎簇的下人们则很识趣分成三部分,一部分将马车拉去安置,一部分恭恭敬敬地跟随在侯爷身后待命,另一部分则急忙跑去请大夫过来为老黄看病。

    李国寿亲自将李霄带入了东厢房的主卧间,捏了捏胡须,感慨道:“霄儿这次回来可就要还俗了。这里今后便是你的院子,你看看还缺些什么,只要老爹能够弄来的,都给你弄来。”

    蜀侯府不小。

    李霄高祖乃是大胤皇朝开过皇帝的亲兄弟,为大胤一统天下贡献了赫赫战功,被封为蜀王,虽说到了他老爹李国寿这一代已降级为世袭罔替的蜀侯,但府邸并未搬迁。

    故此,现今的蜀侯府所在之地依然还是曾经的蜀王府邸。

    当然,这是先帝特允的,也算是补偿蜀侯一系,不算僭越违制。否则朝堂上的一大堆言官御史还不直接将蜀侯参得连底裤都不剩。

    李霄这一路过来,可是碰到了好些下人。

    嗯……

    尤其是那些时不时就偷偷打量他的小丫鬟们。年轻都在十六以内,各个都是【略有姿色】品级以上的姿容,那体香缭绕的,可是给李霄提供了不少的元气值。

    “唉,都是爹不好,让你吃了十六年的苦。”

    看着儿子光溜溜的脑袋,李国寿愈发觉得儿子这些年受了不少的委屈。

    “父亲,其实也不苦,我那释空大师兄对我很好。这些年,孩儿也是不断打磨身体,现在可以说是百病不侵了。”

    李霄则是摇头笑道。

    或许原来的“李霄”确实吃了苦,但穿越而来的李霄可是收获颇丰。

    这时,数个下人提着热气腾腾的木桶来来往往,不断给房间内的沐浴大桶里注入热水。

    没一会儿,整个房间里弥漫起来水雾。

    李国寿拍了拍儿子的肩膀:“霄的身子骨的确强壮了许多呢。不过这一路过来,你也是淋了雨,现在就去沐浴吧,等好了便出来一起用膳,爹去前院等你。”

    就在李国寿走后,李霄准备脱衣洗澡时,两个长得娇小可人、眉清目秀,估摸只有十三岁的小丫鬟怯生生地走了进来,一个直接上前想要为李霄更衣,另一个则是伸手试探浴桶里的水温。

    两个女孩子面容红霞,不知是被热气熏得,还是因为羞意而染晕的。

    她们羞答答地说道:“少爷,让奴婢为你沐浴。”

    望着两只小萝莉,李霄感动极了。

    大资本家的奢侈堕落生活,他终于可以享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