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47章 钱多多上门

第47章 钱多多上门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翌日,寅时三刻。

    远方天际处被夜穹染成的灰蒙色正在逐步褪去,这座被千万层云雾笼罩的蜀山即将引来黎明的第一缕曙光。

    于紫云竹席上入定的李霄缓缓睁开眼眸,嘴角勾抹出一丝笑意。

    如今的他已无需神识外放便能轻易感知到以自身为中心方圆十里之地的动静。

    他打开木门,惬意地伸了个懒腰,将眸光投向了寺外。

    山间寺庙那布满青苔的大门前,一道胖乎乎的身影正徘徊于石阶之上。

    大凡修行者不说仙风道骨,但至少也会保持匀称的身材。故此在修行界拥有如此肥胖身材之人与仙品灵根拥有者一样都是凤毛麟角。

    钱多多那滚圆滚圆的肚皮实在是太有辨识度了。

    他伸着手指,一副想要敲门但又不敢敲的样子,倒是将他犹豫不决的心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他当然明白,这天还未亮就上门,确实太过失礼。

    但他还是来了!

    因为李霄拐走了他的那只肥鹤。

    若是丢了鹤,独自一人回宗门,那师尊铁定是饶不了他的。

    更何况若没有肥鹤当坐骑,那回青云宗就不知要多花几倍的时间了。

    他思索再三,最终还是咬咬牙,准备上门讨要肥鹤。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于寺庙内传了出来:“钱施主,寺庙大门昨夜起便未关闭,特意为你开着,你直接推进来便是。”

    “释空大师这么早便已起身?那晚辈可要进来了。”钱多多猛然抬头,眸中充满了欣喜之色。

    这是和尚的声音!

    既然和尚早就知道他回来,并且还愿意见他,那是不是就表示人家愿意归还他的小白鹤?

    其实经过昨日飞天崖上的那场大风波之后,钱多多哪里还敢与和尚平等交论?自然是以晚辈相称。

    连蜀山七峰之一的瑶光峰峰主,堂堂【合道境】超级大佬都败在了和尚手中,他青云宗的一个小小剑修,哪能得罪的起人家?

    一个不好,惹怒了人家,给自家宗门带去灭门之祸,那他便是青云宗的千古罪人了。

    所以此番前来,他其实也是有些心惊胆战。

    得到李霄的允许之后,钱多多便迅速推开大门走了进来。

    李霄则是伫立在青石铺地的大殿长廊上,笑盈盈地望着钱多多。

    钱多多见状,浑身便起了个哆嗦。

    若说是之前,和尚的这个笑容会让人觉得很有亲和力,又如清晨的雨露,可静人心魂。

    可是知晓了和尚那强大的实力之后再看到这样的笑容,钱多多便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在这和善的笑容之下可是隐藏着一头能够活吞人的大恶魔!

    钱多多硬着头皮小跑过去,在李霄面前拱了拱手,脸上则是露出了一个微显谄媚的笑容:“释空大师真是早啊。原来这里便是释空大师的若兰寺,寺外山景如梦如幻,寺内殿宇神圣庄严,果真是一仙品福地也!”

    李霄嘴角微微抽搐。

    虽知这胖子挺逗的,与寻常的修炼者不一样,浑身上下反倒是带着一股浓浓的江湖老油条的味道。

    但现在这般像极了狗腿子的模样,还是让李霄一时半会有些难以接受。

    不够嘛,这个钱多多,还真是……嗯,还真是有眼力,竟一下子就看穿了若兰寺的本质!

    呵。

    那句很装逼的古文怎么说来着?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有了他的若兰寺,即便不是宝地也将变成宝地。

    为了博得李霄的好感,钱多多自然是继续捧吹:“大师啊大师,您瞒得我真是好苦呢!您昨夜于蜀山之巅大显神威,威震天下三千道门,其势不可挡也。恐怕再有几日,大师之名、若兰寺之名,便要鹊起剑南道,直至威震天下了。”

    钱多多拍他马屁的感觉让李霄爽心爽肺,不过在“那一世”见识过各种马屁精的李霄当然不会迷失在这番恭维之中。

    他打了个佛揖,脸上露出悲怜之色:“阿弥陀佛,不知钱施主来此有何贵干?莫非是要给佛祖敬香吗?也罢,虽说施主你乃道门弟子,但我佛门讲的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只要你有一颗虔诚向佛之心,自会被佛祖接纳。施主便去功德殿上香吧,给佛祖磕几个头,佛祖定会保佑你的!”

    咳咳……

    钱多多差点就被自个儿的口水给生生呛住了。

    在世俗这复杂的江湖中混过多年的他深知拍马屁的妙用,他还想着先将释空大师马屁拍的舒服了,然后再不经意间提出接小白鹤回家一事。

    如此,便不会得罪对方。

    哪知这个和尚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竟直接提出让他堂堂道门剑修去给佛祖磕头?

    这让钱多多内心纠结极了。

    拜还是不拜?

    跪还是不跪?

    若说只是面子问题,那么钱多多会毫不犹豫就将这面子给扔掉。

    这可是关系到阵营问题。一旦拜下去,可能终生就无法回青云门了呢。

    在大是大非面前,钱多多的认知还是很清晰的。

    但是!

    话又说话来,这个和尚可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人家也许只需挥一挥衣袖,他们青云宗就会灰飞烟灭。

    这该如何是好?

    是要点骨气,义正言辞的拒绝,还是腿脚稍微软一下,先过了这关在说?

    钱多多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

    李霄其实也只是稍微试探一番。

    见状,便知道这个钱多多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够坚持自己的秉性的。

    他淡然笑道:“阿弥陀佛,钱施主莫要忧虑,贫僧只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让你一个道门弟子给佛祖磕头,确实为难你了。”

    钱多多听闻和尚此言,紧绷的心弦总算是得意松弛。

    他一脸委屈地望着李霄,道:“释空大师,我的心其实真的很小,受不得惊吓。”

    李霄点点头,这才进入正题:“钱施主这番前来我若兰寺,是为的那只小白鹤吧?”

    “是的是的,释空大师您也知道,那只肥鹤乃是我青云宗护山灵鹤的子嗣,我若不将它带回去,师尊可饶不了我。”

    钱多多说完,便一脸期盼地望着李霄。

    当然,他此刻的心跳也是明显加快,深怕李霄一口回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