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44章 怎会如此

第44章 怎会如此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深谙“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之真谛,又十分在意自个儿小命的李霄当然是早早就留了个心眼,才不会傻乎乎地让瑶光剑仙再次对他出手。

    所以在瑶光峰主的道袍袖口亮出那枚三寸飞剑时,他便心念一动,要以【无名剑意】震慑对方。

    只是,脑海里却传来了一个令他极为尴尬的提示声——

    “叮,检测到【无名石痕】所留剑意乃是蜀山道祖百年时间所悟,唯有修炼蜀山剑宗心法之士方可施展,宿主身份不与匹配……”

    这一刻,李霄心头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所扬起的尘埃足以将他的明镜台给彻底埋没。

    雾草!

    这鸟系统又坑老子?

    若不是成千上万双眼睛盯着,必须要保持高僧形象,李霄怕是真的就要破口大骂了。

    不过此时此刻,箭在弦上去不得不发!

    呵……

    因为再不发就真的来不及了。

    瑶光剑仙的那枚三寸飞剑已飞入空中,成三尺之状,并且还分出了万余柄一模一样、寒光绽露的利刃,秒秒钟就要将他砍成肉渣。

    李霄此刻心里真是充满了浓浓的愁怨,神海中立刻与系统沟通起来:“系统大哥,你这是在玩我呢!既然我无法施展此道剑意,那怎滴还拿来当作奖励,你这不是故意挖个坑害我吗?”

    系统冰冷冷道:“系统出品,必是精品。宿主可以额外消耗100万点元气值模拟此道剑意。”

    咦!

    难道还有转机?

    李霄挑了挑眉:“模拟剑意?那可杀人否?”

    系统:“可模拟剑意之表象,但无法发挥剑意之威力。”

    李霄听了差点吐血。

    好嘛!

    自己欢天喜地以为抽到了一个极品,哪知回头一看,他奶奶的熊竟是个赝品中的残次品。

    他还想着施展此道剑意,或将这飞天崖劈成两半,或将对岸那片山头削掉一截,以此震慑群雄!

    若无法发挥剑意的威力,那还有个卵用?

    完了完了,自己看来是玩脱了。此刻若不跪地求饶,恐怕要做这老女人的剑下亡魂了。

    唉,都怪自己,装批装大了……

    早知道这鸟系统如此不靠谱,他刚才就不该传送回来。起码窝在方丈室当个缩头乌龟还可以保住小命。

    李霄的心思到是转得极快。

    咳咳,大丈夫能屈能伸。

    古有韩信受胯下之辱,今有他李霄……

    好吧,李霄不断催眠自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些许羞辱怕个啥,忍忍就过去了。

    那就……

    那就干他娘的!

    原本有些绝望的李霄瞬间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因为他耳边传来了系统那悦耳动听的声音——

    “宿主无需惊慌,此道剑意乃是蜀山开派祖师无名氏所留,吓唬吓唬蜀山弟子不成问题。”

    李霄哪里还有时间犹豫,想也不想就将这道【无名剑意】丢了出来。

    100万点元气值虽然让他有些肉疼,但若能够保住自己这条狗命……啊呸,是保住小命,那自然值得。

    于是,飞天崖上一干修士看到了一幅让他们无比震惊的场景——

    场中央,瑶光剑仙的飞剑霎那间分为万余枚,黑压压的一大片几乎遮住了头顶上的月光,更是绽放着凛冽侵髓的寒意。

    而与之同时,和尚中食二指并拢,于空中很是随意地划过一道指痕,便见虚空中一道夺目金芒骤然乍起!

    随即,这万于枚飞剑仿佛耗子见了猫一样,于空中东倒西歪,纷纷坠落,顷刻间便化为了虚无。

    飞天崖岩地上,则是斜插着一枚利刃,正是瑶光的飞剑本体,只是此刻暗淡无光,甚至剑身上还隐隐约约可见丝丝裂纹。

    而和尚指尖发出的剑芒在斩落飞剑之后并未停下,印刻在了百丈之外的峭壁之上。

    当然,众人不知道的是,峭壁上的这道剑痕,与李霄完成任务所奖励的那块石头上的【无名剑意】,不管是纹路还是深度,都一模一样。

    众人更不知晓的是,就在后山布下禁止的某个石窟中,也有一道与其极其相似的剑意。

    风停尘落之后。

    众人眸光自然是全都被峭壁上的剑痕给深深吸引了过去。

    不过各人神态不一。有若有所思的,有茫然不解的,也有苦皱眉宇的……

    突然间,一人情绪激动,大声惊呼道:“啊,这是……无上剑意!”

    更有数个境界已跨入【炼神返虚初境】的修士看到这剑痕时一脸欢喜,不过这欢喜并未持续多久便转化为深深惊恐。

    便见他们纷纷口喷鲜血,遭受反噬。

    这让场上众人惶恐不安起来。

    胆小者,立刻收回了眸光。

    【剑意】这玩意儿虽然好,但若无大福缘者,反会受其害。

    只是这乃无上剑意,是他们道门的宝贝!

    即便是【合体境】修行者,若无机缘也无法参悟剑意!

    凡是领悟剑意的修士,哪一个不是名震天下?

    蜀山剑宗虽贵为人类剑道圣地,但如今也仅仅只有四人拥有剑意。

    除了当代掌门至尊之外,另外三人可是上一代的“老怪物”,至少五百岁有余!

    而一个佛门和尚又怎会道门剑意?

    这一刻,莫说是场上各大门派的修士了,即便是瑶光、离缺、剑侍三人也是大为惊骇!

    不过他们的动作可不慢,率先飞落至峭壁前。当他们抬首凝视着峭壁上这道一丈长、五指宽的剑痕时,他们的心便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起来!

    砰砰砰——

    瑶光本就受到两次反噬,此刻亲眼看到这印在峭壁上的这道剑痕,她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身躯便轰然倒塌。

    叶轻语飞扑而来,紧紧将母亲抱入怀中,哀伤道:“峰主,你怎么样了……”

    瑶光面容病态惨白,丝丝鲜血自嘴角不断溢出,体内气脉极其混乱。

    她似乎没有听到叶轻语的话,只是一个劲的在那里自言自语:“怎会如此……这道剑意与石窟里的那道一模一样。可一个小小和尚怎会有我们蜀山剑祖之剑意?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此刻的瑶光,看上去真的仿佛入了魔怔一样。

    这是叶轻语第一次看到母亲如此失态,而造成这一切的,却与释空师兄有关。

    这让夹在中间的叶轻语无比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