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33章 闪亮登场

第33章 闪亮登场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这位一心只修剑道、两耳不闻外事的剑侍虽也知晓叶轻语腰间悬挂的佩剑极其厉害,但真没想到竟会是他们蜀山遗失了整整三百载的镇妖神剑。

    这一刻,他不得不对叶轻语的身份产生了怀疑。

    这个叶轻语,绝对不止当代内门弟子那么简单!

    整个蜀山剑宗知晓叶轻语身世之人绝不超出五指之数,当然不包括这个剑侍在内。

    离缺虽知,但也不会随意将其透露给剑侍,即便剑侍对他的忠心日月可鉴。

    他脸上挂着淡淡的略显溺爱的笑容:“正是我们蜀山至宝【青云神剑】。如此……我这小师妹的胜算应该还能再加几成吧?”

    其实离缺也知叶轻语的困境,只是作为知晓内幕的蜀山大师兄,他却不能站出来维护整个小师妹。不然,他可吃不消瑶光峰那位峰主师叔的滔天怒焰。

    剑侍感叹道:“青云一出,谁敢争锋?看来这次接受叶轻语挑战的三名真传弟子怕是要丢脸丢大了。”

    “哈哈哈,看看那群真传师弟一脸毫不在乎,甚至有些还露讥讽的样子,给他们一个教训也好。”

    离缺倒是显得兴致浓浓,嘴角挂着若隐若现的笑意。

    他倒也挺期待接下来的比试,想要看看恢复天赋后的小师妹再动用【青云】会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而就在这时,感知力笼罩着整个天涯发的他发现有人闯入了空域。

    他立刻从叶轻语身上收回视线。

    不过当他转首仰望侧方天空,发现来者到底是何人时,便有些哭笑不得。

    在大比开始时,他还特意问过剑侍,可有将请柬送至释空方丈手中。

    剑侍表示清晨时分便亲自登门送达。

    而这就让离缺有些纳闷了。这此大比试都已过去一大半了,可释空和尚却还不出现。

    食言?

    应该不会。

    难不成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却没想到,这家伙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只肥鹤,慢悠悠地飞来,而他身后还带着一个大胖子。

    这一幕看上去真的很是滑稽,让他有些忍俊不禁。

    而当李霄骑鹤飞入飞天崖,便引得了众多道士的侧目,实乃这两人一鹤之组合太奇特了。

    离缺扬手一指,笑道:“释空方丈总算是来了。剑侍,你快去将他引至此处。”

    原本以释空的修为与身份,是没资格进入飞天崖观摩蜀山弟子大比,更没资格与离缺这个蜀山大师兄平起平坐。

    但经过昨夜一番“畅谈”之后,即便强如离缺也是被释空那一手“神魂出窍”给震住了,再加上那首偈语,离缺自然便误以为释空也是【炼神返虚境】的修士,便以平等身份与其交往。

    所幸离缺不知道释空的真实修为,否则定会吐血大呼上当。

    剑侍自然不会违背主人的命令,他正准备御剑飞天,哪知释空和尚那边竟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肥鹤真的是尽力了,尤其是驮着俩人飞跃云海。

    便见它拼了老命般扑腾了几下,想要保持平衡,但最终还是承受不住背上的那份重量,“噗嗤”一声便朝着下方坠去。

    李霄其实也已感受到了肥鹤的极限,但他想着也就一点点距离了,应该可以坚持住吧,哪知他还是高估了肥鹤的耐力。

    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摔个狗啃屎,于是便立即往前方猛然一跃。

    因为于半高空坠落,便发出了重重的落地声响,好在李霄也有【炼气化神九层】的修为,倒也没出什么糗。

    而钱多多早已习惯了肥鹤的不靠谱,他也是有所准备,见状便拈了个【风诀】,在一袭清风的撑飘下,倒是稳稳落地。

    唯有这只肥鹤,直接摔了个晕头转向。

    而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便都落在了他们身上。

    饶是钱多多脸皮够厚也架不住这么多双眼睛的打量,他向人群拱了拱手,豪气万丈道:“在下青云门首席大弟子钱多多,来得有些晚,打扰到诸位的雅兴了,还往望诸位道友多多包涵。”

    场上,主持大会的蜀山长老此刻也是一脸懵逼。

    这次蜀山盛会,自然是邀请了很多大门大派的道友前来观摩。他们或御剑飞行,或施展飞行法宝,又或驾驭坐骑而来,哪个不是儒雅风流,仙气飘飘?

    可观眼前这个胖子,这气质与谈吐可是携带着一股浓浓的江湖味。

    而这体型更是令他难以置信。

    大凡修士皆不是贪嘴之人,更是会将体内多余脂肪炼化,保持苗条身形,可眼前这个青云门弟子为何这般肥胖?

    而且,他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修士会以这种出乎意料的方式降落飞天崖。

    不过既然能来此地,自然是经过大殿那边的认可。来者便是客,虽说这客人来的有些晚,出场方式也与众不同,但蜀山乃是超级大派,该有的礼数还是有的。

    于是乎,长老便做了个道揖,说道:“原来是青云门道友,道友驾鹤光临,还请先入座。不知这位是……”

    说到这,长老自然是将眸光投向了李霄这个场上唯一的和尚。

    李霄打了个佛揖,淡道:“阿弥陀佛,贫僧若兰寺释空,应离缺道友之邀而来,打扰了。”

    什么!

    这位便是道出那首佛偈的释空高僧?

    长老深深动容。

    昨夜的蜀山可是热闹非凡,有数多弟子走火入魔的,也有众多弟子顿悟的。

    而这一切,都与这位释空和尚脱不了关系。

    之前那位外门弟子陈羽,历年大比的最好成绩也才排在第十,而今日却直夺外门第一。

    当然,也有一部分道士认为释空和尚年纪轻轻,怎么可能说出佛偈大道?

    定是若兰寺以前的大和尚所留,只是被释空和尚占为己有罢了。

    不过这种观点站不住脚,很快就被人推翻了。

    近年来,若兰寺最出名的也就是释觉方丈,不过释觉在世时,也未听说过他有什么至理佛偈。

    所以大家更加相信,释空小和尚一定是因为释觉大师圆寂而悟出了这句佛偈。

    言归正传。

    场上。

    与李霄不过三丈之距的叶轻语的绝色容颜上写满了讶异。

    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释空师兄竟会以这种方式闪亮登场……

    不过在地上打扑哀鸣的肥鹤又是怎么回事?

    似乎伤得不轻呢。

    她记得自家门派豢养的灵鹤可没有这么肥的。

    至于眼前这位青云门弟子,她也觉得很是陌生,想必是第一次前来观摩他们蜀山弟子大比。

    只是“青云门”这门派的名字,怎么听来有些……

    想到此处,叶轻语的芊芊细手便落在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上。

    青云剑,青云门,难不成有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