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28章 跳不过去啊

第28章 跳不过去啊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叶轻语这张绝色容颜上的细微神情变化倒是没能瞒得过她身边离得最近的同门师姐。

    便见一名身型颇为丰腴的年轻女子关心地问道:“轻语你怎么了,可是在担心一会的比斗?”

    叶轻语缓过神来,轻摇螓首,笑道:“轻瑶师姐,我没事,你无需担心我。”

    这位被叶轻语唤作轻瑶女子年龄比叶轻语大不了几岁,不过她的身世十分简单,可没有叶轻语那般复杂。

    她是一名孤儿,自幼便被叶轻语的母亲带上蜀山,成为了瑶光峰的一名弟子。

    她与叶轻语也算是姐妹情深了,此刻十分清楚叶轻语的处境有些不太妙,便出主意道:“轻语师妹,一会如果我能分配到与你对战的话,那我便故意输给你,如此你就有很大几率不会垫底,也就不会被剥夺内门弟子的身份了。”

    在瑶光峰的众师姐妹里,也只有这位轻瑶仙子没有欺负过轻语,平日里还都非常维护她。

    只是轻瑶自身实力也不是很强,在内门弟子里处于中下游的水平,即便有心维护,但大多时间也都是心有余力不逮。

    叶轻语拒绝了轻瑶的好意,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道:“不用了灵瑶师姐,这次大比斗我自有打算,我准备直接挑战真传弟子。”

    “啊,你这可是戏语?这比获得内门前三可要困难多了。”

    灵瑶掩嘴惊呼起来。

    她想不明白,自己这个师妹到底是不是患了失心疯呀,脑袋里怎会冒出这个不明智的想法。

    想要成为蜀山七脉的真传弟子唯有两个办法。

    第一自然便是在每年的大比试中夺取内门弟子的前三席位,这便有了成为真传弟子的资格。

    这第二条途径便是在三名任意真传弟子手中坚持百招不败。不过一般弟子几乎不可能选择这第二条路。

    真传弟子,哪个不是【炼气化神九层】境界以上的高手?

    而且一次对付三人,别说坚持百招不败了,能坚持个十招就足以吊打内门任何弟子了。

    其实这第二个法子是给某些天赋根骨极其妖孽的弟子所准备的。毕竟并不是人人都愿意等待每年的大比试。

    而此刻的叶轻语自然是有着这样的自信,她嫣然一笑:“轻瑶师姐可别小瞧我哟。反倒是你自己,可要努力一把才行。上次大比你倒列第三,也是相当危险呢。”

    灵瑶不由得轻轻哀叹了一声,神情低落道:“唉,我的天分不够,任我哪般努力修炼依然追不上师姐她们。”

    叶轻语眉间的冷艳色迅速散开,一丝俏皮之意浮现出来:“师姐可不要气馁哦,或许有个人可以帮到你。”

    “帮我,谁呀?”

    灵瑶也是被叶轻语勾起了好奇心,问道。

    叶轻语又打量了四周人群,生怕自己看漏了。只是很可惜,她仔细查看了数圈,那个人依然没有现身。

    灵瑶拉了拉叶轻语的衣袖,再次问道:“你说的到底是谁嘛,别卖关子了,难道是离缺大师兄吗?”

    作为首席大师兄,离缺自然便是所有师弟师妹敬仰崇拜的对象,灵瑶也不例外。

    叶轻语摇头道:“不是我们蜀山弟子。他今天没来,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带你去见见他吧,他真的很厉害!”

    “有多厉害?难道比大师兄还厉害?”

    灵瑶的好奇心依然不减,努唇问道。

    叶轻语知道一会自己挑战真传弟子时肯定是会暴露自己的修为,便悄悄透露道:“有没有大师兄那么厉害我不清楚,不过他却解决了我的经脉问题,如今我已踏入了【炼气化神九境】,这也是我敢挑战真传弟子的底气所在。”

    “啊……”

    灵瑶刚惊呼到一半便立刻捂住了嘴巴,待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之后,她才急急低声询问,“真的吗?这么说你的天赋又回来了?”

    “是呢,你看!”

    叶轻语观察了下四周,见众人的注意力此刻都放到了正在宣布对战人选的长老身上,她便五指轻轻虚握,一团紫色真气便于手心间悄然汇聚,霎那间又随风消散。

    而紧挨着她的灵瑶自然是感受到了这股真气的强大之处。

    灵瑶十分震惊道:“你、你、你一夜之间就从【炼精化气九层】突破到了【炼气化神九层】?”

    “是呢。确切的说,就在他帮我解决了经脉问题的霎那间,我就直接突破了。”

    叶轻语含笑点首。一想到释空师兄与自己掌心相合,叶轻语心中便流过一丝羞意。

    “那真要恭喜你了!不过你也太坏了,瞒得我好苦,害我担心了一夜。”

    灵瑶埋怨地白了叶轻语一眼。

    叶轻语解释道:“我也是没来得及嘛,昨天回来之后我可是一整夜都在巩固境界。”

    灵瑶当然不是真的埋怨叶轻语不将这么重大的事情告诉她,她心里更多的是欢喜。

    若说师姐妹中谁最了解叶轻语,那便非她莫属。

    自家这个师妹看似除了修炼之外,对其它任何事情都漠不关心,甚至连一些关于她的闲言碎语都无动于衷。

    但灵瑶知道,叶轻语是受了很大的委屈,若换做别人,早就向师长们哭诉了。而叶轻语却没诉过一句苦。傲骨天成她,是不屑与人争抢什么。

    故此在这一刻,灵瑶很为叶轻语感到开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着叶轻语大显身手,将那些曾经羞辱过她,欺负过她的同门的脸打得啪啪响。

    灵瑶拉住叶轻语的手,颇为激动道:“太好了!我那天赋非凡绝伦的师妹终于又回来了!不过我真的很好奇你说的那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个连师尊都解决不了的难题竟被他这般轻易解决了?”

    叶轻语嘴角微微扬起一丝弧度,绝美的脸颊上便如有苞蕾绽放,分外迷人。

    而她的思绪则是迅速飞跃过茫茫人群,随风飘向了山腰间的那座寺庙里,飘到那个可以说是给了她“重生”的男人身上。

    然而叶轻语却不知道她以及她的大师兄离缺都陷入了一个很大的误区。

    李霄可不是释觉老方丈。

    未入【炼气化神境】的他可没有飞天遁的本事,又如何上得来飞天崖?

    所以李霄很是苦逼。

    站在天枢峰的峭壁之上,望着对面被云雾包裹住的飞天崖,他倒是大致估算了两地的距离,足足有五十丈。而两峰之间,则是不见底的深渊。

    他的修为虽有【炼精化气九层】,但“凡”与“仙”在这一刻的差距便立刻体现出来了。

    他根本没法一跃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