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楼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能还俗 > 第24章 邀请

第24章 邀请

 热门推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我真的不能还俗 (ie)”查找!

    酒过三巡……额,应该是水过三巡之后,俩人在互吹中也算是有些熟络起来。

    离缺觉得释空和尚虽说与自己岁数相差了一大截,但也挺对自己的脾气,颇有一种忘年交的感觉,只是他心里依然还存在着一个疑惑。

    释空是十六年前被老方丈释觉带入寺中的,厄尔那时不过一个幼婴,哪怕是打娘胎里开始修炼,满打满算也不过十七年罢了。

    十七年时间,即便是拥有人人羡慕的顶级五行灵根,恐怕修炼至【炼气化神境】也就顶天了吧?

    然而现在以他神魂出窍之状,却勘不透和尚的真实修为。甚至在与和尚的“推杯换盏”中,他还故意绽放出一丝神威,可和尚语气神态毫无变化,依然与他谈笑风生,这就让他相当好奇了。

    离缺倒也是直肠子,不喜将问题藏着捏着,否则也不会等不了天明就直接闯入若兰寺了。

    于是他便直言问道:“释空老弟,若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十六年前被释觉大师带上山的,而我今夜刚刚跨入【炼神反虚九层】,却无法看透你的修为……”

    直问人修为境界,就相当于揭人家的老底了。若不是真正熟悉之人,谁也不会向对方透露这些秘密。

    李霄闻言倒是没有感到什么不悦。

    通过之前的一番交谈,他也算是大致了解到离缺的直爽性子。

    不过李霄又不傻,怎会将自己老底透露给人家。

    一来双方并没有熟到可以分享这个秘密的程度;二来,离缺修的是道,与他毕竟不是同一路人。

    至于想要将这个人人称颂的蜀山首席大弟子忽悠进佛门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先别说他有没有这个本事影响离缺的道心,改变人家的立场,就单单拦在他面前的蜀山剑宗就不可能答应。

    渡一个叶轻语入佛门倒不是什么大事情,毕竟蜀山弟子众多,千百年来也有一些弟子会放弃修道,转修其他。

    但离缺乃是首席大师兄,代表的是蜀山剑宗的脸面,若是改换门庭,那蜀山可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哟呵,连自家最得意的弟子都看不住?被别人给挖了墙角,看来蜀山也不过如此嘛。

    不说蜀山遗臭万年,但绝对会贻笑大方。

    李霄想着不能透底,可人家都这样问了,若是不回答,岂不是显得自己心虚?

    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行。

    思绪稍加一转,他便立刻有了对策。

    李霄淡然一笑:“离道友既然是以神魂状态与贫僧把酒言欢,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贫僧也愿以神游天地之法陪道友领略一番此山间美妙夜景如何?”

    神游天地!

    离缺瞳眸猛然一缩!

    虽说大概也能料到释空和尚的实力绝对不会弱,但在和尚讲出自身能够神游天地时,离缺依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和尚才十六岁啊,真的跨入了【炼神返虚之境】?

    想想他自己踏入【炼神返虚之境】的时候是二十五岁,而这已经是天赋异禀,整个天下间的年轻一辈中能与他修炼速度差不多的不超过五指之数!

    离缺此刻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危机绕上心头。

    多少年了,也就只有在面对那个与他并称为“绝代双骄”的昆仑山青雀时他才感受到这番压力。

    李霄话音一落便运转了《大梦心经》,神魂立刻出窍。

    而在这一刻,李霄倒也发现了神魂状态带来的好处。

    虽说离缺也是显现出了神魂原形,但李霄的真实境界毕竟只有【炼精化气】,依靠肉眼是无法看清对方真实面容的。

    而以神魂状态,便完全感知出离缺的真实模样。

    离缺性子倒也阔达,在震惊之后也就彻底放开了。

    是呢……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谁规定了只有他比别人优秀,而别人就不能超越他了?

    不过李霄毕竟是依靠了《大梦心经》,与离缺货真价实的神魂出窍相比还是有所差别的。

    以他目前《大梦心经》第一层的实力,所活动的范围只有以他肉躯为中心的方圆十里之地。

    故此为了不让自己露相,李霄便立刻行动起来。

    他一个念头闪过,神魂便原地消失不见。

    而离缺眸中再次绽起浓浓的讶异之色。

    这个和尚,真是愈发看不透了呢!

    他只觉眼前微微一模糊,释空瞬间就脱离了他的感知范围,当他缓过神来之后,人家便已出现在了后山的藏经楼之顶。

    当然,离缺也是不甘落后,眨眼间就飞到了藏经楼顶。

    然后,俩个大男人便仰首凝望着无垠苍穹。

    一个长发飘逸,面容俊朗,道门之扛纛者,可谓天下少女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完美无缺;另一个光头蹭亮,细皮嫩肉,能不能迷倒少女不知道,但一定能撩动成熟女子的芳心。

    天公倒也作美,子夜之后便是正月十三,那挂在天际中央的银月格外圆亮。月华如瀑,直泻大地,在参天古木的遮掩下,好似给若兰寺披上了一件朦胧纱衣。

    李霄长叹一声:“离缺道友,天亮之后便是你们蜀山大比,听闻今日会有许多修行者前来观看?”

    离缺颔首笑道:“我也正是为此事而来。天亮之后,我会让人给你送去请柬,邀你参会,来看看我蜀山弟子的精神面貌,也顺便给我那些不争气的师弟师妹们指点指点。”

    “哈哈,道友也太看得起贫僧了吧?他们皆是天之骄子,贫僧哪有资格指点他们?”

    李霄哑然一笑。

    自己对于道家的修炼之法一窍不通,一旦指点,岂不就露相了?

    离缺自然以为李霄这是谦逊之词,便笑道:“释空老弟莫要妄自菲薄,你之实力远超同龄人,指点他们绰绰有余,更何况单凭你那首佛偈,就有这个资格!”

    一首佛偈,令他蜀山数千弟子刹那顿悟,这怕是连他掌门师尊亲自出马也做不到。

    “哈哈,那明日贫僧一定准时到场。”

    李霄当然不会再去推辞什么。

    答应过叶轻语的,他可不会食言。而现在又有了离缺的正式邀请,那就更好了。

    离缺的身份可不是叶轻语能够比的。

    即便现在的离缺实力和辈分没有蜀山的长老们高,但论身份地位绝对不比师长们差,甚至都能与蜀山各大峰主平起平坐。

    毕竟他可是未来蜀山乃至整个正统道门执牛耳!

    到时候若真要他来指点……那就避重就轻,给大伙儿上一趟佛法课。